•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尚書

    尚書》又稱《》、《書經》,為一部多體裁文獻匯編,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史書。分為《虞書》、《夏書》、《商書》、《周書》。戰國時期總稱《書》,漢代改稱《尚書》,即“上古之書”。因是儒家五經之一,又稱《書經》。現存版本中真偽參半。一般認為《今文尚書》中《周書》的《牧誓》到《呂刑》十六篇是西周真實史料,《文侯之命》、《費誓》和《秦誓》為春秋史料,所述內容較早的《堯典》、《皋陶謨》、《禹貢》反而是戰國編寫的古史資料。今本《古文尚書》總體認為是晉代梅賾偽造,但也存在爭議。2008年,北京清華大學自海外校友手中獲贈一批戰國竹簡,證明了《古文尚書》確為偽造。[1]

    目錄

    歷史源流

    尚書一詞最早見于《墨子》:“故尚者夏書其次商周之書”[2]。《尚書》是上古史的意思,“尚書者,上古帝王之書,或以為上所為,下所書,故謂之《尚書》。”[3]。《漢書·藝文志》說:“左史記言,右史記事。”,《尚書》就是收集左史所記的言論或命令[4]。實際上,《尚書》不僅記言,也有史實。

    《緯書》記載古代《尚書》凡3240篇,至孔子刪定為120篇[5],遂被儒家列為經典之一,《尚書》又稱《書經》,為五經之一。《尚書》又分成古文《尚書》與今文《尚書》,西漢末造,開始有所謂今古文之爭,古文學派日盛,官派的今文學派主流地位備受挑戰[6]。今古文之爭一直延續到清朝末造。

    今文尚書

    《尚書》本是上古檔案資料的匯編,孔穎達說:“尚者,上也,言此上代以來之書,故曰尚”[7],馬融說: “上古有虞氏之書,故曰尚書。”[8],按《漢書·藝文志》的說法,孔子將其整理編纂,形成了有百篇的《尚書》。秦始皇焚書時,秦朝博士伏生(伏勝)將《尚書》藏于壁中,后兵禍大起,伏生流亡,重新安定下來時,發現所藏“亡數十篇”僅剩下二十九篇(緯書說二十八篇)。后朝廷派遣晁錯去聽伏生(當時已九十多歲)講授,以當時使用及流通的官方文字隸書來紀錄,記錄下來的本子就稱為《今文尚書》[9]

    伏生將他對《尚書》的解釋傳授給歐陽生(歐陽和伯)與張生,張生將之傳授至歐陽高、夏侯勝(大夏侯)、夏侯建(小夏侯),為今文尚書授受之三家。漢武帝設置五經博士,立歐陽氏為學官;漢宣帝石渠議奏之后,三家皆立為學官。另外,有河間女子獻《太誓》(《泰誓》)一篇,被并入伏生所傳之二十九篇中,或說其中包括書序一篇,故亦有數伏生所出壁中尚書為二十八篇之說。

    東漢之十四博士包括了歐陽氏、大小夏侯三家,今日可以從熹平石經殘石與復原去推測歐陽氏本的面貌。

    古文尚書

    《古文尚書》有多種來源,共同的特征是出自兩漢私家所藏壁中書。

    • 孔安國本:司馬遷在《史記·卷121·儒林列傳》中提到孔氏家中有“古文尚書”,孔子十一世孫孔安國“以今文讀之,因以起其家(任官),逸書得十余篇”。
    • 孔壁本、魯恭王本、中古文本:《漢書·藝文志》提到:“古文尚書出孔子壁中。武帝末,魯共(恭)王壞孔子宅...而得古文尚書。”孔安國取得這本子,與官方已有的《今文尚書》二十九篇對照,多出十六篇[10],異文七百多處。孔安國后代或學生將此本交給了官方[11],劉向稱之為“中古文”,史記中的孔安國本應該就是指這一本。
    • 張霸一百零二篇尚書本。東萊張霸將《尚書》的二十九篇重新整合,又以《左傳》、《尚書序》作為首尾,共計一百零二篇,史稱《一百零二篇尚書》。

    《古文尚書》開始傳習于民間,勢力較小。漢平帝時,劉歆對比了古文和今文區別之后,傾向古文學,建議朝廷把各種古文經書都立于國學,引起了古文和今文的大論戰。東漢時,完整的孔安國本已失,杜林漆書這一古文本出現,其篇數和今文尚書篇數相同皆二十九篇,沒有孔安國藏的多出的十六篇。賈逵、馬融、鄭玄等經學大家為之作注和提倡,學習者逐漸增多,在學術界逐漸取得優勢。

    西晉永嘉之亂時,晉朝所藏圖書遭到嚴重損失。歐陽高、大小夏侯三家的《今文尚書》全部喪失,這使得從伏生流傳下來的《今文尚書》失傳,這樣鄭玄所注的杜林漆書就成為了當時主要的版本。東晉元帝時梅賾獻上一批經文,其中有58篇的自稱傳自于孔安國的古文尚書。唐代學者對此深信不疑,采用其作為官方版本,孔穎達也用其撰成《尚書正義》,并刻入開成石經中,這使得這部書代替了鄭玄注本,最終使得來自孔壁本的古文尚書完全失傳。

    偽古文尚書

    從宋朝開始朱熹、吳棫等人對于梅獻古文的真實性開始懷疑,吳棫認為伏生《尚書》詰屈聱牙,而《孔傳尚書》多出的二十五篇《晚書》卻簡單易懂,朱熹也說“孔壁所出《尚書》如《禹謨》……等篇皆平易,伏生所傳皆難讀,如何伏生偏記得難底,至于易底全不記得?此不可曉”。

    清代閻若璩以三十年光陰寫成《尚書古文疏證》八卷,用“以虛證實,以實證虛”的考證方法,列舉一百二十八條證據,認定梅獻尚書中多出的二十五篇是后世偽作,其余三十三篇真偽雜糅,從此,通行本《尚書》中有二十五篇為偽書的說法,通稱為“偽古文尚書”說,遂成定論。同時代的毛奇齡寫了《古文尚書冤詞》反駁閻若璩的說法,然“百計相軋,終不能以強詞奪正理”[12]。閻說仍被大多數學者接受,故今日稱這一本子為偽古文尚書,但究竟是不是偽書,如果是偽造,作偽者是誰,至今仍是千古之謎[13]

    近來中國學者張巖、劉義峰、離揚等人重新檢討閻若璩的證據,認為《古文尚書》并非全部是偽書。然而即使如張巖所論,亦無法完全證明《古文尚書》并非全部是偽書,臺灣學者林慶彰教授之學生何銘鴻即撰文引戰國楚簡為對照,論述楚簡文字基本上還是比較接近于《今文尚書》的文字,《古文尚書》即使不是偽書,卻極有可能是后人編纂而成。

    清華簡尚書

    2008年7月,清華大學獲贈兩千余戰國竹簡,是由校友趙偉國從境外拍賣所得捐贈給清華,經過專家鑒定,這批“清華簡”屬于戰國中晚期,距今大約2300—2400年左右,應出土于楚國境內。內中發現有多篇《尚書》,都是焚書坑儒以前的寫本。有些篇有傳世本,如《金縢》、《康誥》、《顧命》等,但文句多有差異,甚至篇題也不相同,更多的則是前所未見的佚篇。例如《尚書》中的名篇《傅說之命》,即先秦文獻引用的《說命》,和傳世偽古文就并不相同。

    據了解,到目前為止,有三分之一的“清華簡”已被初步瀏覽。目前相關單位公布其內容的有二:《保訓》及周武王時期的樂詩。《保訓》原無篇題,由專家根據篇文內容而定名,內容記載的是周文王臨終對其子發(即周武王)的遺言。樂詩為周武王于文王宗廟舉行“飲至”典禮中,飲酒時所賦詩歌,疑為《樂經》原文。

    主要內容

    《尚書》記載的內容,上起堯、舜,下至春秋時期的秦穆公,包括了夏、商、周三代。陳夢家《尚書通論》第一章先秦引書篇統計《論語》、《孟子》、《左傳》、《國語》、《墨子》、《禮記》、《韓非子》、《荀子》、《呂氏春秋》等九本先秦經典引用尚書一百六十八處。《尚書》對中國古代歷史和政治思想的研究有重要作用。

    《尚書》以古奧難讀著稱,其中“誥”體文獻特別生澀難懂,每一句話、每一個詞,往往都有多種解說,《漢書·儒林傳》謂:“一經之說至百余萬言”;像是“曰若稽古”僅四字,卻有多種解釋方式,據稱達三萬言[14],鄭玄解釋為“稽古同天,言堯同于天”,王肅解為“順考古道而行之”。都言之成理。因此韓愈稱:“周誥、殷盤,詰屈聱牙。”[15]司馬遷寫《史記》時,把《尚書》的原文翻譯了一遍,如《尚書·堯典》中有“欽若昊天”的話,《史記·卷001·五帝本紀》便寫為“敬順昊天”。揚雄亦言:“昔之說《書》者序以百,……《虞夏之書》渾渾爾,《商書》灝灝爾,《周書》噩噩爾。”[16]國學大師王國維稱《尚書》所不能解者近半[17]

    《虞書》記載中國上古唐、虞時代的歷史。顧炎武《日知錄》卷二:“竊疑古時有《堯典》無《舜典》,有《夏書》無《虞書》,而《堯典》亦《夏書》也。”《日知錄集釋》載孫氏志祖之言曰:“按《左傳?文十八年》明云《虞書》,數舜之功曰‘慎徽五典’云云;安得謂之‘有《夏書》無《虞書》’乎?竊意古人蓋以二典為《虞書》,《大禹謨》以下為《夏書》也。”《夏書》的《禹貢》記載了禹治水以后全國的地理面貌,歷代研究者極多,《甘誓》一篇已出現于戰國時期《墨子》的著作中,《左傳》中已出現過《虞書》。《周書》記載周朝的建國初年的重要文獻,尤其是周公本人的記載最多。

    孟子曾說《尚書·武成》一篇的紀事不可盡信,所謂“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無敵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18]

    歷代研究、注釋《尚書》的著作極多,梅鷟作《尚書考異》,閻若璩作《尚書古文疏證》,惠棟作《古文尚書考》都堪稱傳世之作。清代學者孫星衍歷時二十余年完成《尚書今古文注疏》,是比較好的注本,孫星衍則表示“必多疏漏謬誤之處”。近人曾運干的《尚書正讀》和牟庭的《同文尚書》亦是不錯的讀本。顧頡剛及其弟子劉起釪的研究著作《尚書校釋譯論》是集大成之作。

    體裁

    尚書正義談到有兩種分類法:

    六種說:典(如《堯典》)、謨(如《皋陶謨》)、訓(如《伊訓》)、誥(如《大誥》)、誓(如《牧誓》)、命(如《文侯之命》);來自“可能是孔安國所撰”的古文尚書序。

    十種說:典、謨、訓、誥、誓、命、征、貢、歌、范;來自孔穎達監修的《尚書正義》。

    篇目

    -(偽)古文尚書今文尚書
    虞書1堯典1堯典
    2舜典
    3大禹謨--
    4皋陶謨2皋陶謨
    5益稷
    夏書6禹貢3禹貢
    7甘誓4甘誓
    8五子之歌--
    9胤征--
    商書10湯誓5湯誓
    11仲虺之誥--
    12湯誥--
    13伊訓--
    14太甲上--
    15太甲中--
    16太甲下--
    17咸有一徳--
    18盤庚上6盤庚
    19盤庚中
    20盤庚下
    21說命上--
    22說命中--
    23說命下--
    24高宗肜日7高宗肜日
    25西伯戡黎8西伯戡黎
    26微子9微子
    周書27泰誓上--
    28泰誓中--
    29泰誓下--
    30牧誓10牧誓
    31武成--
    32洪范11洪范
    33旅獒--
    34金縢12金縢
    35大誥13大誥
    36微子之命--
    37康誥14康誥
    38酒誥15酒誥
    39梓材16梓材
    40召誥17召誥
    41洛誥18雒誥
    42多士19多士
    43無逸20毋逸
    44君奭21君奭
    45蔡仲之命--
    46多方22多方
    47立政23立政
    48周官--
    49君陳--
    50顧命24顧命
    51康王之誥
    52畢命--
    53君牙--
    54冏命--
    55呂刑26呂刑
    56文侯之命27文侯之命
    57費誓25鮮誓
    58秦誓28秦誓

    注釋

    1. ^“清華簡”證實:古文《尚書》確系“偽書”
    2. ^《墨子·明鬼下》
    3. ^王充:《論衡·正說篇》
    4. ^也有史料將左、右二字顛倒起來,即左史記事,右史記言,《禮記?玉藻》稱“動則左史書之,言則右史書之”。《文心雕龍?史傳》:“古者,左史記事者,右史記言者。”
    5. ^孔穎達《尚書正義》引《緯書》謂“孔子求書,得黃帝玄孫帝魁之書,迄于秦穆公,凡三千二百四十篇。斷遠取近,定可為世法者百二十篇:以百二篇為《尚書》,十八篇為《中候》。去三千一百二十篇。”
    6. ^皮錫瑞指出:“劉歆議立諸經,至漢末而諸經盛行,今文博士所傳無一家存者。……既有鄭君大師,又遭漢末喪亂,晉復不竟,五胡亂華,永嘉之亂,《易》亡梁丘、施氏、高氏;《書》亡歐陽、大小夏侯;《齊詩》魏世已亡,《魯詩》不過江東,《韓詩》雖存,無傳之者;孟、京、費《易》,亦無傳人;《公》、《谷》雖在若亡。于是今文之傳絕矣。”
    7. ^《尚書序》
    8. ^《尚書正義》卷一
    9. ^《今文尚書》之名,宋翔鳳《尚書敘說》以為起于東晉;觀孔穎達《禮記正義》,只能確定說唐代已通行“今文尚書”之名矣。
    10. ^《漢書卷三十·志第十·藝文志》:“孔安國者,孔子后也,悉得其書,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
    11. ^閻若璩《尚書古文疏證·卷二》“予嘗疑安國獻《書》,遭巫蠱之難,計其年必高,與馬遷所云蚤卒者不合。信《史記》蚤卒,則《漢書》之獻《書》必非安國;信《漢書》獻《書》,則《史記》之安國必非蚤卒。然馬遷親從安國游者也,記其生卒,必不誤者也。竊意天漢后,安國死已久,或其家子孫獻之,非必其身,而苦無明證。越數載,讀荀悅《漢紀·成帝紀》云:‘魯恭王壞孔子宅,得古文《尚書》,多十六篇。武帝時,孔安國家獻之。會巫蠱事,未列于學官。’于安國下增一“家”字,足補《漢書》之漏。”
    12. ^四庫全書總目?經部書類二》
    13. ^王鳴盛說不是王肅就是皇甫謐(《尚書后案·辨孔穎達疏》)
    14. ^桓譚《新論》記今文家小夏侯學派的秦恭解說“曰若稽古”四字至三萬言,“秦近君能說《堯典》篇目兩字之誼,至十余萬言;但說'曰若稽古',三萬言。”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勉學》批評這些博士:“鄴下諺曰:博士買驢,書券三紙,未有驢字。”。
    15. ^韓愈:〈進學解〉
    16. ^揚雄:《法言·問神》
    17. ^王國維《與友人論〈詩〉、〈書〉中成語》:“《詩》、《書》為人人誦讀之書,然于六藝中最難讀。以弟之愚暗,于《書》所不能解者,殆十之五,于《詩》亦十之一二。”
    18. ^《孟子·盡心下》

    參考資料

    • 閻若璩:《尚書古文疏證》
    • 惠棟:《古文尚書考》
    • 梁啟超:《清代學術概論》
    • 梁啟超:《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 錢穆:《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虞書·堯典虞書·舜典虞書·大禹謨虞書·皋陶謨夏書·禹貢夏書·甘誓夏書·五子之歌商書·湯誓商書·仲虺之誥商書·湯誥商書·伊訓商書·太甲上商書·太甲中商書·太甲下商書·咸有一德商書·盤庚上商書·盤庚中商書·盤庚下商書·說命上商書·說命中商書·說命下商書·高宗肜日商書·西伯戡黎商書·微子周書·泰誓上周書·泰誓中周書·泰誓下周書·牧誓周書·武成周書·洪范周書·旅獒周書·金滕周書·大誥周書·微子之命周書·康誥周書·酒誥周書·梓材周書·召誥周書·洛誥周書·多士周書·無逸周書·君奭周書·蔡仲之命周書·多方周書·立政周書·周官周書·君陳周書·顧命周書·康王之誥周書·畢命周書·君牙周書·冏命周書·呂刑周書·文侯之命周書·費誓周書·秦誓

    共有評論(0條)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南平 | 安顺 | 天水 | 昌吉 | 鄢陵 | 乳山 | 荆州 | 武威 | 海拉尔 | 巴彦淖尔市 | 庄河 | 许昌 | 吉林长春 | 哈密 | 宁德 | 朝阳 | 许昌 | 邹城 | 台中 | 贺州 | 临沧 | 台湾台湾 | 锦州 | 陕西西安 | 阳泉 | 万宁 | 澳门澳门 | 塔城 | 丹东 | 吉林 | 金昌 | 六盘水 | 崇左 | 双鸭山 | 南平 | 济宁 | 黄南 | 宁国 | 黄冈 | 海安 | 伊犁 | 宜宾 | 江苏苏州 | 大庆 | 鄂尔多斯 | 铜陵 | 山南 | 辽宁沈阳 | 桐乡 | 乌海 | 武安 | 安徽合肥 | 克拉玛依 | 驻马店 | 仁怀 | 来宾 | 龙口 | 酒泉 | 潍坊 | 乐清 | 义乌 | 东莞 | 淮北 | 无锡 | 琼海 | 柳州 | 普洱 | 滨州 | 泰州 | 天门 | 庄河 | 神农架 | 东营 | 五指山 | 任丘 | 阿拉尔 | 聊城 | 信阳 | 齐齐哈尔 | 庆阳 | 巴音郭楞 | 新疆乌鲁木齐 | 三河 | 铜陵 | 衡水 | 上饶 | 永康 | 江门 | 景德镇 | 金昌 | 阿克苏 | 江门 | 双鸭山 | 常德 | 禹州 | 台中 | 中卫 | 仁怀 | 三亚 | 白沙 | 滨州 | 海北 | 保定 | 鸡西 | 晋中 | 如东 | 博尔塔拉 | 永康 | 东海 | 鹤壁 | 台山 | 阿勒泰 | 博尔塔拉 | 德州 | 安徽合肥 | 德宏 | 连云港 | 泸州 | 枣阳 | 通化 | 和田 | 盐城 | 烟台 | 顺德 | 嘉兴 | 长治 | 驻马店 | 任丘 | 泰州 | 安徽合肥 | 象山 | 鹤壁 | 海拉尔 | 防城港 | 襄阳 | 辽阳 | 张北 | 长葛 | 桐城 | 章丘 | 昌吉 | 营口 | 高密 | 通辽 | 朔州 | 辽阳 | 昭通 | 遂宁 | 丽江 | 滁州 | 遵义 | 克孜勒苏 | 果洛 | 五家渠 | 顺德 | 衡水 | 潮州 | 义乌 | 宁国 | 新乡 | 临海 | 嘉善 | 顺德 | 达州 | 湘潭 | 河北石家庄 | 阿拉善盟 | 七台河 | 眉山 | 吐鲁番 | 诸城 | 文昌 | 咸宁 | 新乡 | 常州 | 桐乡 | 运城 | 池州 | 达州 | 南阳 | 江门 | 神木 | 垦利 | 荆门 | 江西南昌 | 海安 | 宁夏银川 | 明港 | 泗阳 | 灌南 | 安阳 | 汕头 | 大庆 | 宝应县 | 喀什 | 乌兰察布 | 上饶 | 仙桃 | 绵阳 | 长兴 | 乌海 | 哈密 | 遵义 | 钦州 | 云南昆明 | 招远 | 乌兰察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