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金樓子
    蕭繹

    卷四·戒子篇五

    東方生戒其子以上容,首陽為拙,柱下為工,飽食安步,以仕易農。依隱玩世,詭時不逢。詳其為談,異乎今之世也。方今堯舜在上,千載一朝,人思自勉,吾不欲使汝曹為之也。

    后稷廟堂金人銘曰:“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勿謂何傷,其禍將長;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崔子玉座右銘曰:“無道人之短,無說已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恩慎勿忘。”凡此兩銘,并可習誦。杜恕家戒曰:“張子臺視之似鄙樸人,然其心中不知天地間何者為美,何者為惡。敦然與陰陽合德。作人如此,自可不富貴,禍害何因而生?”

    馬文淵曰:“聞人之過失,如聞親之名。親之名可聞而口不可得言也。好論人長短,忘其善惡者,寧死不愿聞也。龍伯高敦厚周慎,謙約節儉,吾愛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憂人之憂,樂人之樂。父喪致客,數郡畢至,吾愛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之。效伯高不得,猶為謹敕之士,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者也。效季良不得,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狗者也。“裴松之以為援此戒,可謂切至之言,不刊之訓。若乃行事得失,已暴于世。因其善惡,即以為戒云。然戒龍伯高之美言,杜季良之惡行,吾謂托古人以見意,斯為善也。

    王文舒曰:“孝敬仁義,百行之首,而立身之本也。孝敬則宗族安之,仁義則鄉黨重之。行成于內,名著于外者矣。未有干名要利,欲而不厭,而能保于世,永全福祿者也。欲使汝曹立身行己,遵儒者之教,履道家之言,故以元默沖虛為名,欲使顧名思義,不敢違越也。古者{般金}盂有銘,幾杖有戒,俯仰察焉。夫物速成而疾亡,晚就而善終。朝華之草,戒旦零落,松柏之茂,隆冬不衰。是以大雅君子惡速成,戒闕黨也。夫人有善,鮮不自伐;有能,寡不自矜。伐則掩人,矜則陵人。掩人者人亦掩之,陵人者人亦陵之也。

    陶淵明言曰:“天地賦命,有生必終。自古圣賢,誰能獨免?但恨室無萊婦,抱茲苦心,良獨惘惘。汝輩既稚小,雖不同生,當思四海皆為兄弟之義。鮑叔敬仲,分財無猜。歸生伍舉,班荊道舊。遂能以敗為成,因喪立功。他人尚爾。況共父之人哉?穎川陳元長,漢末名士,身處卿佐,八十而終。兄弟同居,至于沒齒。濟北?稚春,晉時積行人也。七世同居,家人無怨色。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汝其慎哉!

    顏延年云:“喜怒者,性所不能無。常起于褊量,而止于宏識。然喜過則不重,怒過則不威。能以恬漠為體,寬裕為器,善矣。大喜蕩心,微抑則定;甚怒傾性,小忍則歇。故動無響容,舉無失度,則為善也。欲求子孝,必先為慈;將責弟悌,務念為友。雖孝不待慈,而慈固植孝;悌非期友,而友亦立悌。夫和之不備,或應以不和,猶信不足焉,必有不信。倘知恩意相生,情理相出,可以使家有參柴,人皆由損。枚叔有言:”欲人不聞,莫若不言;欲人不知,莫若勿為。御寒莫如重裘,止謗莫若自修。《論語》云:“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

    單襄公曰:“君子不自稱也,必以讓也。惡其蓋人也。吾弱年重之中朝,名士抑揚于詩酒之際,吟詠于嘯傲之間。自得如山,忽人如草。好為辭費,頗事抑揚,末甚悔之,以為深戒。”

    向朗遺言戒子曰:“貧非人患,以和為貴。汝其勉之,以為深戒。酒酌之設,可樂而不可嗜。聲樂之會,可簡而不可違。淫華怪飾,奇服麗食,慎毋為也。

    曾子曰:“狎甚則相簡,莊甚則不親。是故君子之狎足以交歡,其莊足以成禮也。”

    子夏曰:“與人以實,雖疏必密;與人以虛,雖戚必疏。帥人以正,誰敢不正;敬人以禮,孰敢不禮。使人必須先勞后逸,先功后賞。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必使長者安之,幼者愛之,朋友信之。是以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近,至于遠也。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可不慎乎!

    處廣廈之下,細氈之上,明師居前,勸誦在后。豈與夫馳聘原獸同日而語哉!凡讀書必以五經為本,所謂非圣人之書勿讀。讀之百遍,其義自見。此外眾書,自可泛觀耳。正史既見得失成敗,此經國之所急。五經之外宜以正史為先譜牒,所以別貴賤,明是非,尤宜留意。或復中表親疏,或復通塞升降,百世衣冠,不可不悉。

    任彥升云:“人皆有榮進之心,政復有多少耳。然口不及,跡不營,居當為勝。”王文舒曰:“人或毀己,當退而求之于身。若己有可毀之行,則彼言當矣;若已無可毀之行,則彼言妄矣。當則無怨于彼,妄則無害于身。又何反報焉。且聞人毀己而忿者,惡丑聲之加己,反報者滋甚,不如默而自修也。”顏延年言:“流言謗議,有道所不免。況在闕薄,難用算防。應之之方,必先本己。或信不素積,嫌間所為;或性不和物,尤怨所聚。有一于此,何處逃之。日省吾躬,月料吾志,斯道必存,何恤人言。任假每獻忠言,輒手懷草,自在禁省,歸書不封,何其美乎!入仕之后,此其勖哉!昔孔光有人問溫室之樹,笑而不答,誠有以也。”

    高季羔為衛之士師,刖人之足。俄而衛有蒯聵之亂,刖者守門焉。謂季羔曰:“于此有室!”季羔入焉。既追者罷,季羔將去,問刖者曰:“今吾在難,此正子報怨之時,而子逃我何?”曰:“曩君治臣以法,臣知之。獄決罪定,臨當論刑,君愀然不樂見于顏,臣又知之。君豈私于臣哉!天生君子,其道固然。此臣之所以待君子。”孔子聞之曰:“善哉為吏,其用法一也。”

    歸義隱蕃為豪杰所善,潘承明子翥與之善。承明問曰:“何故與輕薄通,使人心震面熱?廣陵陽竺,幼而有聲,陸遜謂之必敗,令其兄子穆與其別族。季豐年十五,賓客填門,乃曰神童,而遂無周身之防,果見誅夷。相國掾魏諷有盛名,同郡任覽與諷善,鄭袞謂:“諷奸雄,心以禍終,子宜絕之。”諷果敗焉。王仲回加子以?賈楚,朱公叔寄言以絕交,此有深意,最宜思之。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白山 | 三亚 | 天门 | 扬中 | 鄂尔多斯 | 益阳 | 浙江杭州 | 临沧 | 承德 | 平凉 | 姜堰 | 海北 | 玉溪 | 霍邱 | 北海 | 宜昌 | 北海 | 承德 | 汝州 | 呼伦贝尔 | 衢州 | 塔城 | 十堰 | 陕西西安 | 泰兴 | 肇庆 | 馆陶 | 安吉 | 澳门澳门 | 渭南 | 包头 | 凉山 | 南充 | 无锡 | 丽水 | 吐鲁番 | 枣阳 | 新余 | 神农架 | 商洛 | 青州 | 锡林郭勒 | 防城港 | 衡水 | 正定 | 镇江 | 沧州 | 本溪 | 南京 | 保定 | 台湾台湾 | 恩施 | 汕头 | 池州 | 南安 | 邵阳 | 顺德 | 温岭 | 德宏 | 鄂州 | 海南 | 安顺 | 任丘 | 淮安 | 永康 | 和县 | 吉林长春 | 澄迈 | 林芝 | 运城 | 吉林 | 咸阳 | 陕西西安 | 金华 | 宁德 | 锡林郭勒 | 咸宁 | 青海西宁 | 义乌 | 吉安 | 保亭 | 松原 | 柳州 | 漯河 | 广饶 | 香港香港 | 香港香港 | 南平 | 南京 | 和田 | 梅州 | 林芝 | 克孜勒苏 | 达州 | 玉环 | 鄢陵 | 濮阳 | 汉中 | 黄南 | 乐清 | 阿拉尔 | 大庆 | 安顺 | 蓬莱 | 防城港 | 如东 | 长葛 | 潍坊 | 白银 | 蚌埠 | 河池 | 张掖 | 枣庄 | 包头 | 永新 | 盐城 | 汕尾 | 海安 | 贺州 | 鹤岗 | 厦门 | 舟山 | 湘西 | 昭通 | 保定 | 澳门澳门 | 徐州 | 株洲 | 抚顺 | 邵阳 | 邹平 | 宣城 | 榆林 | 邯郸 | 台湾台湾 | 库尔勒 | 浙江杭州 | 九江 | 云浮 | 九江 | 肥城 | 玉溪 | 永州 | 乐平 | 海丰 | 景德镇 | 鄂州 | 新泰 | 阿拉尔 | 娄底 | 海北 | 青州 | 海西 | 鄂尔多斯 | 和田 | 台湾台湾 | 海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新余 | 伊犁 | 淮安 | 石狮 | 涿州 | 宣城 | 营口 | 吐鲁番 | 金坛 | 垦利 | 通辽 | 嘉峪关 | 甘孜 | 佛山 | 达州 | 忻州 | 松原 | 鹤岗 | 吴忠 | 河池 | 新沂 | 台湾台湾 | 吉林 | 恩施 | 龙口 | 徐州 | 南充 | 南平 | 石河子 | 绵阳 | 桂林 | 河南郑州 | 呼伦贝尔 | 防城港 | 亳州 | 运城 | 鄂州 | 宜都 | 汕尾 | 四平 | 余姚 | 西双版纳 | 肇庆 | 深圳 | 临夏 | 毕节 | 杞县 | 潮州 | 辽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