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九回 憐同病解囊贈黃金 識良緣橫刀聯嘉耦

    這回書緊接上回,講得是十三妹向安公子、張金鳳并張老夫妻把己往的原由來歷交代明白,邁步出門,朝外就走。安公子一見慌了,只慌得手足無措。卻不好上前相攔。張老夫妻二人更是沒了主意,也只說得個“姑娘不要忙”。只有張金鳳乖覺,他見十三妹才把話說完,掖上那把雁翎寶刀,頭也不回,抬身就走,他便連忙搶了兩步,搶到十三妹面前,回身迎頭一跪,雙手抱住十三妹兩腿,說:“姐姐那里去?你此時是去不得的了噯!”

    安公子同張老夫妻見了,便也一同上前圍著不放。十三妹道:“這又奇了,你們的事是撥弄清楚了,我的話也交代明白了,你們如何還不放我去?”張金鳳道:“我是斷斷不放姐姐去的!”十三妹道:“既如此,你且起來。”張金鳳雙關緊抱,把臉靠住了那姑娘的腿,賴住不動,說:“要姐姐說了不去,我才起來。”十三妹用手把他扶起,說:“你且起來,我才說去不去的話。”說著,扶起張金鳳,大家重復歸坐。

    只見十三妹笑向大家,指著張老夫妻道:“他二位老人家罷了,你們兩個枉有這等個聰明樣子,怎么也恁般呆氣!你們道我真個要去么?你看,這等的深更半夜,古廟荒山,雖說救了你兩家性命,這個所在被我鬧得血濺長空,尸橫遍地,請問,就這樣撂下走了,叫你們兩家四個無依無靠的人怎么處?就便你們等到天亮,各自逃生,大路上也難免有人盤問。這豈不是沒救成你們倒害了你們了么?就算我是個冒失鬼,鬧了個煙霧塵天,一概不管,甩手走了,你們想想,難道炕上那個黃布包袱我就這等含含糊糊的丟下不成?就算我也丟下不要了,你們只看墻上掛的我這張彈弓——我這張彈弓是銅胎鐵背、鏤銀砑金、打一百二十步開外、不同尋常兵器,從我祖父手里傳流到今,算個傳家至寶;我從十二歲用起,至今不曾離手,難道我也肯丟下他不成?”

    張金鳳道:“既如此,姐姐為何忽然說要去呢?”十三妹道:“一則,看看你二人的心思;二則,試試你二人的膽量;三則,我們今日這樁公案,情節過繁,話白過多,萬一日后有人編起書來,這回書找不著個結扣,回頭兒太長。因此我方才說完了話,便站起來要走,作個收場,好讓那作書的借此歇歇筆墨,說書的借此潤潤喉嚨。你們聽聽,有理無理?”

    十三妹說明這段話,不但當時在場的大家聽了,把心放下,就連現在聽書的也都說“有理”。

    卻說安公子經了這一番喧鬧,又聽了這半日長談,早把那黃布包袱忘在九霄云外。如今因十三妹提到,他才想起,連忙爬到炕上,雙手抱起來,送到十三妹跟前,放在桌兒上,說:“姑娘,這是你交給我看守著的那個包袱。我聽你說的要緊,方才鬧得那等亂哄哄的,我只怕有些失閃,如今幸而無事,原包交還。姑娘,請收明了。”姑娘道:“借重費神,只是我不領情。這東西與我無干,卻是你的。”安公子詫異道:“‘這分明是姑娘你方才交給我的,怎生說是我的東西起來?”

    十三妹道:“你聽我說。方才在店里的時候,你不說你令尊太爺的官項須得五千余金才能無事么?如今你囊中止得二千數百兩,才有一半,聽起來,老人家又是位一塵不染、兩袖皆空的。世情如紙,只有錦上添花,誰肯雪中送炭?那一半又向那里弄去?萬一一時不得措手,后任催得緊,上司逼得嚴,依然不得了事。那時豈不連你這一半的萬苦千辛也前功盡棄?所以今日晌午我在悅來店出去走那一蕩,就是為此。我從店中別后,便忙忙的先到家中,把今晚不得早回的原由稟過母親,一面換了行裝,就到二十八棵紅柳樹找著我提的那位老英雄,要暫借他三千金,了你這樁大事。若論這位英雄的家當,慢說三千金,就是三萬金,他一時也還拿得出來;若論他同我的氣義,莫講三萬金,便是三十萬金,他也甘心情愿,我也用得他的。所以他聽見我說個‘借’宇,就立刻照數的盤出來,問我送到那里,我說:‘不必遣人運送,給我捆載停妥,就捎在我驢兒上帶去罷。’倒虧他的老成見識,說道:‘這三千金通共也不過二百來斤,怕不帶去了!但是東西狼犺,路上走著也未免觸眼。’因問我:‘是本地用、遠路用?如本地用,有現成的縣城里字號票子;遠路用,有現成的黃金,帶著豈不簡便些?’我聽他說得有理,就用了他二百兩足色黃金,大約也夠三千銀光景了。”說著,解開那包袱,又把兩封紙包拆開,只見包著二百兩同泰號朱印上色葉金。

    安公子還不曾答話,那張老看了,說:“這樣值錢的東西,二百二百的幫人,真可少見!又想的這樣周到!姑娘,你不要真是個菩薩轉世罷?”張老婆兒一旁看了,也不住的點頭咂嘴,說道:“只聽說金子是件寶貝,鍍個冠簪兒啊、丁香兒啊,還得好些錢呢,敢是真有這么大包的。你看看,黃澄澄的,怪愛人兒。阿彌陀佛!”那張金鳳雖是個鄉村女子,卻天生得不落小家氣象,且此時一心只有個十三妹姐姐,余事都不在心上,不過遠遠的看了一看,暗暗的敬服十三妹,略無多言。

    只有安公子承這位十三妹姑娘保了資財,救了性命,安了父母,已是喜出望外。如今又見他這番深心厚意,宛轉成全,又是歡忻,又是感激。想起自己一時的不達時務,還把他當作個歹人看待,又加上了一層懊悔,一層羞愧。只管滿臉是笑,不覺得那兩行眼淚就如涌泉一般,流得滿面啼痕。只聽他抽抽噎噎的向那姑娘道:“姑娘,我安驥真無話可說了。自古道‘大恩不謝’。此時我倒不能說那些客套虛文,只是我安驥有數的七尺之軀,你叫我今世如何答報!”說著便嗚嗚的哭將起來。張老夫妻看了,也不住的在一旁擦眼抹淚,連張金鳳也不覺滴下淚來。

    十三妹道:“大家不必如此。公子,你也且住悲痛,不須介意。要知天下的資財原是天下公共的,不過有這口氣在,替天地流通這樁東西。說這是你的,那是我的,到頭來究竟誰是誰的?只求個現在取之有名,用之得當就是了。用得當,萬金也不算虛花;用得不當,一文也叫作枉費。即如這三千金,成全了你一片孝心,老人家半世清名,這就不叫作虛花枉費。不但授者心安,受者心安,連那銀子都算不枉生在天地間了。何況這幾兩銀子,我原說一月必還,又不是白用他的。這一月之內,自有那‘沒主兒的錢’送上門來,替你還他,連我也不過作個知情底保的中人。這手來,那手去,你又何必這等較量錙銖?”安公子聽了,只得領受,收好不提。

    再講那十三妹這番解囊贈金,又了卻一樁心事,便要商議打發他兩家男女上路的話。只是看看這四個人之中,一個是瘦怯怯的書生,一個是嬌滴滴的女子,那張老夫妻雖然年紀大些,又是一對鄉愚,經了這番大難,一個個嚇得神魂不定,坐立不安,這上路的事情,一時從何商起?想了一想,便對大家說道:“如今諸事已妥,就該計議到你們的上路了。但是要計議大事,先得定了心神,才得周到細密。如今我要不先把你們的心安了,神定了,就說萬言也是無益。大約此時你們心里第一件,怕這一院子死和尚;第二件,怕有外人來闖破這場人命官司,性命干連;第三件,惹了這場大禍便走了,日后破案,也難免罣誤。我告訴你們:這三樁事都不要緊。人生在世,不過仗著天地的一口氣,及至死了,是個忠臣孝子,義夫節婦,超出輪回,這口氣便去成神;是個平人,這口氣再入輪回,便去作鬼;到了這班混帳和尚,人死燈滅,就想作個鬼也不能。這是第一樁不必怕。再講到這個地方,我方才表過的,前是高山,后是曠野,遠無村,近無鄰,這樣深更半夜,絕沒人來;就便這和尚再有些伙黨找了來,仗我這口刀,多了不能,有個三五百人兒還搪住了。這是第二樁不必怕。至于慮到日后的罣誤官司,我若見不透日后的怎樣收場,也不肯作眼前的這番事業。這是第三樁不必怕。這話不是空談得的,少一時自然要還你們一個憑據。可不知你們四位信得及信不及?”

    張老聽了,先說道:“姑娘的話也有個不信的?可是說的咧!不過怕來個人兒闖見,鬧饑荒。鬼可怕他作啥呀?我們作莊稼的,到了青苗在地的時候,那一夜不到地里守莊稼去,誰見有個鬼耶?”安公子接著說道:“是啊!鬼神者,二氣之良能也。以二氣言,則鬼者,陰之靈也;神者,陽之靈也。以一氣言,則引而伸者為神,返而歸者為鬼,其實一物而已。

    怕他則甚!怕他則甚!只是姑娘到底怎樣打發我們上路?”十三妹也沒工夫合他掉那酸文,說道:“你且不要忙。如今你們為難的事是都結了,我此刻卻有件為難的事要求你諸位。”

    話未說完,安公子先跳起來,道:“姑娘,你有甚么為難的事,只管說!慢講‘上山捉虎,下海擒龍’,就便‘赴湯蹈火,碎骨粉身’,我安龍媒此時都敢替你去作!”那十三妹把眼皮兒挑了一挑,說道:“如此,好極了,你就先把這一院子死和尚給我背開他。”安公子聽了,皺著眉,裂著嘴,搖著頭道:“這樁事卻難。”十三妹道:“既這樣,可詐甚么關兒呢!”

    因回頭向張老夫妻道:“這事得求你二位老人家。”張老道:“這背死尸小老兒卻也來不得的呢。”姑娘笑道:“豈有此理,難道咱們還管給他打掃地面么!”那老婆兒問道:“倒底作啥耶?”姑娘道:“我從晌午起,鬧到這時候兒了,這如今便再有這等的五六十里地,我還趕得來,就再有那等的三二十和尚,我也送的了,但是我從吃早飯后到此時,水米沒沾唇,我可餓不起了。想來你們四位也未必不餓。”那老婆兒道:“哎,這大半日,誰見個黃湯辣水來咧!就是這早晚那去買個饃饃餅子去呢?”姑娘道:“不用買,我方才到廚房里,見那里煮的現成的肉,現成的飯,想來是那班和尚的夜消兒,咱們何不替他吃了,也算一場功德。”張老夫妻聽了道:“這敢是好。”

    說著,趁著月色,老兩口連忙到廚房里去整頓。

    到了廚房,見那燈也待暗了,火也待乏了,便去剔亮了燈,通開了火。果見那連二灶上靠著一個鈷子,里頭煮著一蹄肘子,又是兩只肥雞。大沙鍋里的飯因坐在膛罐口上,還是熱騰騰的,籠屜里又蓋著一屜饅頭。那案子上調和作料,一應俱全。二人正在那里打點,只見安公子也跑來幫著抓撓。張老兒道:“公子,你不能,小心看燙了手!你去等著吃去罷。”

    安公子看了看,卻也沒處下手,只得走開。才回到正房,十三妹便問道:“你又作甚么來了?”安公子道:“那里用不著我。”

    十三妹道:“你看人家,那樣大年紀都在那里張羅,你難道連剝個蒜也不會么?”安公子道:“剝蒜我會。”說著,忙忙又跑了去,不提。

    卻說那十三妹見他三人都往廚房去了,便拉了張金鳳的手來到西間南炕坐下,這才慢慢的問他幾歲上留的頭,幾歲上裹的腳,學過活計不成,有了婆家沒有。問了半天,怎奈那十三妹只管一長一短的問,那張金鳳只有口里勉強支應的分兒,卻緊皺雙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十三妹心中納悶,說:“妹子,你如今禍退身安,正該歡喜,怎么倒發起怔來了?”這句話一問,那張金鳳越發臉上青黃不定,索性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起來。把個十三妹急得,拉著他問道:“你不是嚇著了?氣著了?心里不舒服呀?”張金鳳只是搖頭。

    十三妹納了半天的悶兒,忽然明白了,說:“我的姑奶奶!你不是要撒尿哇?”張金鳳聽了這句,才說道:“可不是!只是此刻怎得那里有個凈桶才好?”十三妹說道:“這么大人了,要撒尿倒底說呀,怎么憋著不言語呢!還這么鑿四方眼兒,一定要使個凈桶。請問一個和尚廟,可那里給你找馬子去?快跟了我來罷!”說著,攙著張姑娘到東里間,替他四處一找,一時也找不出個撒尿的家伙來。一眼看見那和尚的洗臉盆在盆架兒上放著,里頭還有半盆洗臉水,十三妹姑娘連忙拿到房門口兒,潑在當院子里,進來便把那洗臉盆放在靠床沿跟前,催著他小解。張金鳳見了,這才忙忙的袖手進去解下裙子,退了中衣,用外面長衣蓋嚴,然后蹲下去鴉雀無聲的小解。一時完事,因向十三妹道:“姐姐不方便方便么?”十三妹道:“真個的,我也撒一泡不咱。”因低頭看了一看,見那臉盆里張姑娘的一泡尿不差甚么就裝滿了。他便伸手端起來,也潑在院子里,重新拿進房來小解。這位姑娘的小解法就與那金鳳姑娘大不相同了,渾身上下本就只一件短襖,一條褲子,莫說裙子,連件長衣也不曾穿著。只見雙手拉下中衣,還不曾蹲好,就嘩拉拉鏘啷啷的撒將起來。張金鳳從旁看著,心里暗暗的說道:“看他俏生生的這兩條腿兒,雪白粉嫩,同我一般,怎么會有這樣的武藝、這樣的氣力?真也令人納罕!”

    說話間,十三妹站起整理中衣,張金鳳便要去倒那盆子。十三妹道:“那還倒他作甚么呀?給他放在盆架兒上罷。”

    且住!說書的,這十三妹既是一位正氣不過的俠女,你為何這等唐突他起來?列公,非唐突也。一則,是這位姑娘生性豪爽,一片天真,從不會學那小家女子遮遮掩掩,扭扭捏捏;二則,兩個女孩兒在一處,本沒有甚么避諱;三則,姑娘的這泡尿大約也是憋急了,這叫作“鳳火事兒,斯文不來”。

    閑話休提。且說那張金鳳整好衣裙,仍同十三妹回到西間坐下,此時氣兒也緩過來了,臉兒也有紅似白的了。兩個人才掩上房門,一問一答的談起心來。談到婆家那里,張姑娘又低了頭,含羞不語。十三妹道:“這男婚女嫁是人生大禮,世上這些女孩兒可臊的是甚么,我本就不懂!好妹妹,我是個急性子人,你有話爽爽快快的說,不許慪我。”張金鳳只得紅著臉說了一句:“還沒有呢。”十三妹道:“我問你一句話,可不怕你思量。我聽見說,你們居鄉的人兒都是從小兒就說婆婆家,還有十一二歲就給人家童養去的,怎么妹妹的大事還沒定呢?”張金鳳道:“這也有個緣故。只因我爹媽膝下無兒,想要招贅;又因我叔叔臨危再三囑咐說:‘一定要揀一個讀書種子。’因此還不曾定。”

    十三妹道:“噯喲!這鄉村地方兒,可那里去找個真讀書種子呢?就有,也不過是個平等鄉愚,如何消受得妹子你起?”

    說著,低頭想了一想,又道:“妹子,既如此,姐姐給你做個媒,提一門親,如何?”張金鳳聽了,低下頭去,又不言語。

    十三妹站起來,拍著他的肩膀兒說:“不許害羞,說話。”張金鳳悄聲道:“姐姐,你叫我怎樣個說法?此時爹媽是甚么樣的心緒?妹子是甚么樣的時運?況這途路之中那里還提得到此?”十三妹道:“你這話,我聽出來了,想是不知我說的是個甚么人家兒,甚么人物兒。我索性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要給你提的,就是你方才見的這個安公子。你瞧瞧,門戶兒、模樣兒、人品兒、心地兒,大約也還配得上妹妹你罷?”

    這張金鳳再也想不到十三妹提的就是眼前這個人,霎時間羞得他面起紅云,眉含春色,要住不好,要躲不好,只得扭過頭去。怎當得十三妹定要問他個牙白口清,急得無法,說道:“姐姐,這事要爹媽作主,怎生的只管問起妹子來?”十三妹道:“自然要他二位老人家作主,何消說得,只是我先要問你個愿意不愿意?”那張金鳳此時被十三妹磨的,也不知嘴里是酸是甜,心里是悲是喜,只覺得胸口里像小鹿兒一般突突的亂跳,緊咬著牙,始終一聲兒不言語。倒把個十三妹慪的沒法兒了。因說道:“我看這句話大約是問不出你來了。你瞧,我也認得幾個字兒。”說著,走到堂屋里,把那桌子上茶壺里的茶倒了半碗過來,蘸著那茶在炕桌上寫了兩行字。張金鳳偷眼一看,只見寫的一行是“愿意”兩個字,一行是“不愿意”三個字。只聽十三妹笑道:“妹妹,來罷!你要愿意,就把那‘不愿意’三個字抹了去,留‘愿意’兩個字;你要不愿意,就把那‘愿意’兩個字抹了去,留‘不愿意’三個字。

    這沒甚么為難的了罷?”說著,便去拉張金鳳的手。

    那張姑娘那里肯伸手去抹那字?只是怎禁得十三妹的勁大,被拉不過,只得隨手一陣亂抹,不想可巧恰恰的把個‘不’字抹了去。十三妹嘻嘻的笑道:“哦!單把個‘不’字兒抹去了,這的是‘愿意’、‘愿意’,是不是?果然如此,好極了。這件事交給姐姐,保管你稱心如意!”這張金鳳姑娘被十三妹纏磨了半日,臉上雖然十分的下不來,心上卻是二十分的過不去。只在這“過不去”的上頭,不免又生出一段疑惑來。

    你道這是甚么緣故?這張金鳳原是個聰明絕頂的人,他心里想著:“要論安公子的才貌品學,自然不必講是個上等人物了。尤其難得的是眼見他的相貌,耳聽他的言談——見他相貌端莊,就可知他的性情;聽他言談儒雅,就可知他的學問,更與那傳說風聞的不同。然雖知此,一個人既作了個女孩兒,這條身子比精金美玉還尊貴,縱然遇見潘安、子建一流人物,也只好‘發乎情,止乎禮’。但是‘止乎禮’是人人有法兒的,要說不準他‘發乎情’雖圣賢仙佛,也沒法兒。所苦的是這“情”字兒,雖到海枯石爛,也只好擱在心里,斷斷說不出口來。便是女孩兒家不識羞說出口來,這事也不是求得人的,也不是旁人包辦得來的。不想今日無端的萍水相逢,碰見了這個十三妹,第一件,先從泥里救了我的性命,第二件,便從意外算到我的終身。這等才貌雙全的一個安公子,他還恐怕我有個不愿意,要問我個牙白口清,還不許不說,這個人心地的厚,腸子的熱,也算到了頭兒了。只是他也是個女孩兒,俗語說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若說照安公子這等的人物他還看不入眼,這眼界也就太高了,不是情理;若說他既看得入眼,這心就同枯木死灰,絲毫不動,這心地也就太冷了,更不是情理;若說一樣的動心,把這等終身要緊的大事、百年難遇的良緣,倒扔開自己,雙手送給我這樣一個初次見面旁不相干的張金鳳,尤其不是情理。這段緣故,叫人實在不能不疑。莫非他心里有這段姻緣,自己不好開口,卻‘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先說定了我的事,然后好借重我爹媽給他作個月下老人,聯成一床三好,也定不得。若果如此,我不但不好辜負他這番美意,更得體貼他這片苦心,才報的過他來。只是我怎么個問法兒呢?”

    這張姑娘只管如此心問口、口問心的一番盤算,臉上那種為難的樣子,比方才憋著那泡尿還露著為難。忍不住,趕著十三妹叫了一聲:“姐姐!”說道:“姐姐,妹子雖則念了幾年書,也知道了古往今來的幾個人物,幾樁公案,只是有一個故典心里始終不得明白,要請教姐姐。”十三妹早聽出他話里有話,笑問道:“你且說來我聽。”張金鳳道:“記得那《大乘經》上講的,我佛未成佛以前,在深山參修正果,見那虎餓了,便割下自己的肉來喂虎;見那鷹饑了,便刳出自己的腸子來喂鷹。果然如此,那我佛的慈悲,真算得愛及飛禽走獸了;只是他自己不顧他自己的皮肉肝腸,這是個甚么意思?”

    列公,這句話要問一個村姑蠢婦,那自然就一世也莫想明白了。這十三妹本是個玲瓏剔透的人,他那聰明正合張金鳳針鋒相對。聽了這話,冷笑了一聲,接著嘆了一口氣,說:“妹子,你可記得《漢書》有兩句話道的最好,道是:‘可為知者道,難為俗人言’。你我雖是傾蓋之交,你也算得我一個知己了。但是作姐姐的心事更自不同,只可為自己道,難為知者言。總而言之一句話:慢說跟前這樣的美滿良緣,大約這人世上的‘姻緣’二字,今生于我無分!”張金鳳聽了這段話,更加狐疑,還要往下問,只聽安公子在院子里說道:“嚄,嚄,好燙!快開門!”說著,只見他捧著一盤子熱騰騰的饅頭,推門放在桌子上。他姐妹兩個就連忙把話掩住不提。

    緊接著張老夫妻把煮的肘子、肥雞,連飯鍋、小菜、醬油、蒜片、飯碗、匙著,分作兩三蕩都搬運了來,分作兩桌。

    安公子同張老在堂屋地桌上,張金鳳母女同十三妹在西間炕桌上。張老又把菜刀、案板也拿來,把那肘子切作兩盤分開。

    十三妹道:“那兩只雞不用切了,咱們撕了吃罷。”安公子聽見,就要下手去撕。十三妹想起他那兩只手是方才擰尿褲襠的,連忙攔他道:“你那兩只手算了罷!”安公子聽了,說:“等我洗洗去。”說著,跑到東屋里,在那洗臉盆里就洗。十三妹嚷道:“用不著你多事!你不用在那盆里洗手!”安公子說:“不怕,水不涼,這是我才剛擦臉的,還溫和呢!”把個張金鳳急的又是害羞,又是要笑,只得掉過頭去。十三妹轉毫不在意,如同沒事人一般,只說了句:“你就洗了手,我也不準你動!”

    說話間,那張老婆兒已經把兩只肥雞撕作兩盤子放好。他老兩口兒餓了一天,各各飽餐一頓,張姑娘、安公子也吃了些,只有十三妹姑娘風卷云殘吃了七個饅頭,還找補了四碗半飯,這才放下筷子道:“得了,我這肚子里是一點兒不為難了。咱們打仗啊?上路啊?商量罷。”張老道:“等我把家伙先揀下去,歸著歸著。”十三妹道:“還管他歸著家伙嗎!你老人家倒是沏壺茶來罷。”張老一面去沏茶,安公子幫著張老婆兒忙著把家伙都撤去,都堆在廊下。一時,茶來了,大家漱口喝茶。張姑娘同母親這才在窗臺兒上各人找著自己的煙荷包、煙袋,吃了一袋煙。大家照舊在堂屋里歸坐已畢。

    十三妹對眾人說道:“飯兒是吃在肚子里了,上路的主意我也有了,就是得先合你兩家商量。你兩家四位里頭,一邊是到下路去的,一邊是到上路去的,兩頭兒都得我護送。我縱有天大的本事,我可不會分身法兒。我先護送你們那一頭兒好?”安公子道:“姑娘先許的送我,自然是送了我去。”十三妹道:“這是你的主意。人家爺兒三個呢,在這廟里餓著,等人命官司?”安公子道:“不然。他有爺兒三個,還怕路上沒照應不成?”十三妹道:“夢話!這里弄了這樣一個‘大未完’,自然得趁天不亮走,半夜里難免不撞著歹人。即或幸而無事,你瞧,這爺兒三個,老的老,少的少,男的男,女的女,露頭露腦,走到大路上,算一群逃難的,還是算一群拍花的呢?遇見個眼明手快作公的,有個不盤問的嗎?一盤問,有個不出岔兒的嗎?你算是沒事了,你也想想,這句話說的出口呀!”說畢,也不合他再談。回頭問著張老夫妻說:“你二位老人家的意思怎么樣?”

    二人還未及答言,張金鳳是個有心事的,他可把正話兒反說著,便對十三妹道:“姐姐原是為救安公子而來,如今自然送佛送到西天。我爺兒三個托安公子的一點福星,蒙姐姐救了性命,已經是萬分之幸,不見得此去再有甚么意外的事;即或有事,這也是命中造定,真個的,叫姐姐管我們一輩子不成?”十三妹也不搭言,又回轉頭來向著安公子道:“你聽聽人家,這才叫話。你聽著臉上也下得來呀?”心里也過的去呀?”把個安公子問的諾諾連聲,不敢回答。

    只見十三妹欠身離坐,向張老夫妻道:“這樁事卻得你二位老人家作主。要得安然無事,除非把你兩家合成一家,我一個人兒就好照顧了。”張老道:“怎么合成一家呢?”十三妹道:“如今且把上路的話擱起,我的意思,要先給我這妹妹提門親,給你二位老人家招贅個女婿,可不知你二位愿意不愿意?”張金鳳聽了,站起來就走。十三妹離坐一把拉住,按在身旁坐下,說:“不許跑。”把個張姑娘羞的無地自容,坐又不是,走又不能,只得聽他父親說道:“姑娘,我一家子的性命都是你給的,你說甚么有個不愿意的!只是這個地方,這個時候,那里去說親去呀?”十三妹道:“遠不在千里,近只在目前。”因指著安公子道:“就是他。你二位相看相看,中意不中意?”張老跳起來到:“姑娘,這是啥話!他是個官宦人家,我是個鄉老兒,怎么攀配得起?罪過!罪過!”十三妹道:“這話你們不用管,只說愿意不愿意?”張老聽了,瞅著老婆兒,老婆兒瞅著女兒,一時老兩口兒大不得主意起來。十三妹道:“不用問你們姑娘,‘在家從父,嫁從夫’,愿意不愿意,由不得他作主。

    ”老婆兒道:“好還怕不好喂!只是俺們拿啥賠送呢?”十三妹道:“這話你們也不必管。

    就只成不成的一句話,不用猶疑。”張老心里敁敠了半日,說道:“姑娘,這話這么說罷:我們公母倆是千肯萬肯的咧,可是倒蹈門兒的女婿我們才敢應聲兒呢。再這話,也得問問安公子。”十三妹道:“這事在我。”因含笑先拍了張金鳳一把,說:“姑奶奶,我喝定了你的謝媒茶了!”這才叫了聲“安公子”,說道:“你大概沒甚么推辭罷?”

    誰想安公子起初見這位姑娘且不商量上路,百忙里要給張金鳳說親,已經覺得離奇;及至聽見說到自己身上,更加詫異。心里一想:“這可又是件糟事!我從幼兒的毛病兒,見個生眼兒的娘兒們,就沒說話先紅臉,再要聽見說媳婦兒,那更了不得了。今日同這二位混,混了半夜,好容易臉不紅了,這時候忽然又給說起媳婦來!就說媳婦兒也罷,也有這樣‘當面鼓,對面鑼’的說親的嗎?這位媒人的脾氣兒還帶著是不容人說話,這可怎么好?我看這事比方才那和尚讓酒還累贅!”

    這小爺正在那里心里為難,聽十三妹如此一問,他趕緊站起,連連的擺手說:“姑娘,這事斷斷不可!”十三妹道:“哦,不可?想是你嫌我這妹妹丑?”安公子道:“非也。從來‘娶妻娶德,選妾選色’。那戰國的齊宣王也曾娶過無鹽,蜀漢的諸葛武侯也曾娶過黃承彥之女,都是奇丑無對的。究竟這二位淑女相夫,一個作了英主,一個作了賢相,丑又何妨!況且這張家姑娘是何等的天人相貌,那里還說到得個‘丑’字?不為此!”

    十三妹道:“既不為此,想來是你嫌我這妹妹窮?”安公子道:“更非也。自古‘濁富莫如清貧’。我夫子也曾說過:‘富貴貧賤皆須以道得之。’這‘貧富’二字原是市井小人的見識,豈是君子談得的?窮又何妨!也不為此!”

    十三妹道:“也不為此,想來是你嫌我這妹妹家里沒根基?”安公子道:“尤其非也。

    姑娘,你這等一位高明人,難道連那‘瑤草無塵根’的這句話也不曉得?這‘根基’兩個字不在門庭家世上講,要在心地品行上講的。你只看張家姑娘這等的玉潔冰清,可是沒根基的人做得來的?不為此!不為此!”

    十三妹道:“你這話我聽出來了,一定是你已經定下親事了!這又何妨?像你這等的世家,三妻四妾的盡有,也沒有甚么‘斷斷不可’的去處呀。”安公子急的搖頭道:“不曾,不曾,我并不曾定下親事。”十三妹笑道:“既不曾定親,問著你,你這也‘飛也’,那也‘飛也’,盡著飛來飛去,可把我飛暈了。倒是你自己說說罷!”

    安公子才說道:“姑娘,我安驥此番拋棄功名,折變產業,離鄉背井,冒雨沖風,為著何來?為的是父親身在縲紲之中。我早到一日,老人家早安一日。不想我在途中忽然的主仆分離,到此地又險些兒性命不保,若不虧姑娘趕來搭救我,雖死也作個不孝之鬼。如今得了殘生,又承姑娘的厚贈,恨不得立刻就飛到父親跟前才好,那里還有閑工夫作這等沒要緊的勾當?況且父親的待我,雖然百般愛惜,教訓起來卻是十分嚴厲。今日這樁事若不稟命而行,萬一日后父親有個不然起來,我何以處張金鳳姑娘?又何以對姑娘你?姑娘,這事斷斷不可!”

    十三妹聽安公子的話,說得有里有面,近情近理,待要駁他,一時卻駁不倒。無如此時自己是騎著老虎過海——可真下不來了。只得勉強冷笑一聲,說:“我的少爺,你這可是看鼓兒詞看邪了。你大概就把這個叫作‘臨陣收妻’。你聽我告訴你:你要說為老人家的事,如今銀子是有了,我既說過保你個人財無恙,骨肉重逢,這話自然要說到那里作到那里。你要說定親這件事‘沒要緊’,自古‘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況且俗語說的‘過了這個村兒,沒這個店兒’,你要再找我妹妹這么一個人兒,只怕你走遍天下,打著燈籠也沒處找去。

    你要說慮到老人家日后有個不允,據我聽你講起你家太爺的光景來,一定是一位品學兼優閱歷通達的老輩,斷不像你這樣古執不通。慢說見了我妹妹這等德言工貌的全才,就聽見我這等的癡傻呆呆的作事,都沒有個不允的理,你放心。況且,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了,只有成的理,沒有破的理。你以為可,也是這樣定了;你以為不可,也是這樣定了!你可知些進退?”

    張老夫妻一旁看了,自然不好搭話,張金鳳更是萬分的作難。不想死心眼兒的遇見死心眼兒的了,只見安公子氣昂昂的高聲說道:“姑娘,不可如此!‘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我安驥寧可負了姑娘,作個無義人,絕不敢背了父母,作個不孝子。這事斷斷不能從命!”

    十三妹聽了,登時把兩道蛾眉一豎,說:“不信你就講的這等決裂!很好,你既不能從命,我也不敢承情,算我年輕好事,冒失糊涂。我是沒得說了,只怕有個主兒,你倒未必合他講的過去!”安公子道:“憑他甚么主兒,難道還好強人所難不成!便是這等,我也不妨合他去講。”十三妹聽了這話,滿臉怒容,更不答話,一伸手,從桌子上綽起那把雁翎寶刀來,在燈前一擺,說:“就是我這把刀!要問問你這事倒底是可喲,是‘不可’?還是‘斷斷不可’?”說話間,只見他單臂一揚,把刀往上一舉,撲了安公子去,對準頂門往下就砍。這正是:

    信有云鬟稱月老,何妨白刃代紅絲?

    要知安公子性命如何,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平顶山 | 邳州 | 宝应县 | 六盘水 | 鹤岗 | 黔东南 | 吐鲁番 | 桐城 | 安顺 | 信阳 | 保亭 | 海南 | 衡水 | 项城 | 贵港 | 桓台 | 黔西南 | 厦门 | 唐山 | 贵港 | 汕尾 | 甘肃兰州 | 鸡西 | 如皋 | 三门峡 | 丽水 | 黔南 | 防城港 | 铁岭 | 如皋 | 张北 | 辽宁沈阳 | 威海 | 仁怀 | 中卫 | 东莞 | 白城 | 长兴 | 吉林 | 衡阳 | 聊城 | 随州 | 昌都 | 乐平 | 仙桃 | 平潭 | 衡水 | 靖江 | 玉环 | 阿坝 | 绵阳 | 克孜勒苏 | 慈溪 | 常州 | 琼中 | 百色 | 长治 | 廊坊 | 永州 | 临猗 | 荣成 | 新泰 | 丹东 | 滁州 | 鸡西 | 如东 | 淄博 | 乌兰察布 | 邹城 | 眉山 | 海西 | 台湾台湾 | 遵义 | 宿州 | 烟台 | 济南 | 芜湖 | 韶关 | 淮安 | 滨州 | 黄冈 | 承德 | 鞍山 | 保山 | 博罗 | 曲靖 | 安徽合肥 | 三河 | 周口 | 宜昌 | 贵港 | 醴陵 | 云南昆明 | 巴音郭楞 | 张家界 | 张掖 | 三河 | 海西 | 澄迈 | 海北 | 韶关 | 池州 | 沧州 | 温州 | 山东青岛 | 汝州 | 承德 | 库尔勒 | 商丘 | 鹤壁 | 南阳 | 招远 | 曹县 | 嘉善 | 泰州 | 邯郸 | 昭通 | 南阳 | 开封 | 宣城 | 宿迁 | 忻州 | 佛山 | 江门 | 定西 | 玉溪 | 迁安市 | 灌南 | 武威 | 芜湖 | 海东 | 沛县 | 海南 | 盐城 | 安康 | 大庆 | 红河 | 红河 | 五指山 | 黔南 | 日喀则 | 海拉尔 | 神农架 | 怒江 | 长葛 | 株洲 | 湛江 | 连云港 | 阿拉善盟 | 万宁 | 库尔勒 | 乌海 | 德宏 | 万宁 | 西双版纳 | 玉溪 | 楚雄 | 汕尾 | 白城 | 清远 | 德宏 | 嘉善 | 台南 | 青州 | 商丘 | 济南 | 枣阳 | 长葛 | 台南 | 乳山 | 清远 | 安顺 | 丽江 | 南阳 | 靖江 | 荆门 | 韶关 | 巴彦淖尔市 | 青海西宁 | 安岳 | 凉山 | 湖北武汉 | 巢湖 | 永州 | 霍邱 | 通辽 | 白沙 | 甘南 | 燕郊 | 朔州 | 石狮 | 克孜勒苏 | 赣州 | 巴彦淖尔市 | 汉中 | 聊城 | 昌都 | 呼伦贝尔 | 仁寿 | 自贡 | 正定 | 江西南昌 | 基隆 | 白银 | 锦州 | 蓬莱 | 亳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