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七回 探地穴辛勤憐弱女 摘鬼臉談笑馘淫娃

    上回書表的是那個不知姓名穿紅的女子,在能仁寺掃蕩了廟里的兇僧,救了安公子的性命,正待向安公子講他前番在悅來店走的情由,此番到這廟里的原故,只聽得一片哭聲,口叫“皇天救命”!他便詫異道:“奇呀!這廟里的和尚被我殺得盡凈,廟外又前是高山,后是曠野;遠無村落,近無人家。況又是深更半夜,這哭聲從何而來?”安公子說:“哭了這半日了,方才還像是拌嘴似的來著,我只道是街坊家呢。”

    女子說:“豈有此理!此處那有個街坊?事有蹊蹺。”說著,又聽得哭起來。

    那女子便走到當院里,順著那聲音聽去,好似在廚房院里一般。他忙忙的掖好了刀,來到那月光門里,只聽得哭聲越近,竟是在堆柴炭的那一間房里。走到那破窗戶跟前一看,只見堆著些柴炭,并無人跡,看了看那門,卻是鎖著。他便用手扭斷了鎖進去,只見挨北墻靠西也有個小門關著,靠東柴垛后面合著裝煤的一個大荊條筐,上面扣著一口破鐘,也有水缸般大小。他心里想道:“這口鐘放得好蹊蹺!”因把那破鐘揭起,放在一邊;再掀開筐一看,果見一個人,黑魆魆的作一堆兒,蹲在那里喘氣。

    列公,你道這人為何在此?原來這廟里和尚作惡多端,平日不公不法的事,也不止安公子這一件。就筐子里這個人,也是這日午間來打尖的。那和尚把他關鎖在屋里,扣在大筐底下,并說不許作聲,但要高聲,一定要他性命,就交給那個禿子合那瘦的和尚換替照應。這人在筐里悶了半日,忽聽得外面一陣喧鬧,次后卻聽不見些聲息,連那兩個和尚也不來查看他。他一時急悶,饑渴難當,不由的一聲哭喊,被這位好事的姑娘聽見,就尋聲救苦的搜尋出來。那人還只道是和尚來了,嚇得不敢作聲。女子道:“你這人不要害怕,我是來救你。

    你快些隨我出來,到這月色燈光之下,我問你個端的。”

    說著,自己先走進了廚房。那人聽得是個女子聲音,才慢慢的站起來。戰兢兢的隨后跟了來。那女子正在那里撥那盞油燈,聽他跟了來,回頭一看,見他年紀約莫五十余歲,是個鄉下打扮,才待合他說話,不想那人奔向前來,叫了聲:“我的孩兒!我只道今生不能合你相見,原來你還好端端的在此!只是你媽媽怎么不見?”女子一聽,心里詫異,說:“這是那里說起?”因說道:“你想是悶糊涂了,認錯了人!”那人揉了眼睛一看,才曉得是自己認差了,慌得他連忙跪下,道:“姑娘,是我小老兒眼瞎了。姑娘,你是何人,前來救我?”女子說:“你且莫問我,你且把你的姓名原故說來。”那人說:“這話說來話長。姑娘,既承你救了我這條草命,怎的領我去見見我那女兒、老伴兒才好。”女子忙問道:“你的妻女在那里?”

    那人說:“那大師傅推推搡搡的把我推出來,就鎖我在這里,誰知道他弄到那里去了?”女子道:“喂,既這等,我方才把這廟里走了個遍,怎的不曾見個人來?”那人聽了,又哭起來。道:“天哪!這一定是沒了命了!”女子道:“你且莫哭,你耐性在這里歇歇兒等候,不可亂走,等我務必給你尋來才罷。”

    那人聽了,又磕下頭去。及至起來,那女子早一路刀光出去了。

    卻說安公子正因女子尋那哭聲不見回來,心中在那里盼望。忽然聽得女子進來,隔著排插說道:“姑娘,你聽,這隔壁又拌起來了。”女子側耳凝神的聽了一會,那聲音竟是從里間屋里來。他便進到里間,留神向桌子底下以至床下看了一番,連連的搖頭納悶。

    列公,你道他為何在桌子、床下尋找起來?原來外間窮山僻壤,有等慣劫客商的黑店,合不守清規的廟宇,多有在那臥床后邊、供桌底下設著地窨子,或是安著地道。往往遇著孤身客人,半夜出來劫他的資財,不就害人性命,甚至關藏婦女在內。外省的地平又多是用木板鋪的,上面嚴絲合縫蓋上,輕易看不來。這些勾當大約一樁也瞞不過這女子。就便這能仁寺廟里的和尚平日怎的不公不法,他也略知;只是與自己無干,不值得管這閑事。及至方才合那個瘦子、禿子兩個和尚交手,聽了那一段不三不四的,早料定這廟中除了劫財害命,定還有些傷天害理的勾當作出來,因急切要救安公子,且不能兼顧到此。如今聽了那個老頭兒的一番話,早又動了他一個俠烈心腸,定要尋出那母女二人的所在,看是個甚么情由。滿屋里尋了一會,不見個蹤跡,急的怒氣填胸,說道:“今日就上天入地,一定要尋著他才罷!”說著,滿屋里端相一會。看著北面那一槽隔斷,安的有些古怪。進了那小門一看,只見并無一物,止一條黑夾道子,從那間柴炭房北墻后面,直通到兩間廚房的西北墻角那個門去。

    從那門縫里便看得見廚房燈光,也不像有甚么原故。踅身回來再找,只見那屋里放著的兩個平頂柜,北邊一頂搭著鎖,南邊一頂柜門虛掩。順手開了那柜門,見里面擱著一頂舊僧帽,合些茶碗、茶盤隨手動用的東西,一層塵土,像是不大開的光景。看完,又到北邊那頂柜子跟前,把鎖頭開開一看,心中大喜,說:“在這里了!”原來這頂柜子里面中腰不安抽屜,下面也沒榻板,那后面的背板,一扇到底,抹的油光水滑,像是常有人出入的樣子。

    那柜門一開,早聽得隔著背板一人說道:“我勸你的不是好話?張嘴就講罵,動手就講打。等大師傅回來,你瞧我給你告訴不給你告訴!告訴了,要不了你的小命兒,我見不得你!”又一個道:“那怕你這禽獸告訴!我此時視死如歸,那個還要這性命!”又聽得一個蒼老聲音說道:“事情到了這里,我們還是好生求他,別價破口。”這女子聽了,那里還按納得住?一面把那把刀掖在背后,一面伸手就把那柜子背板一拍,拍的連聲山響。只這一拍,聽得里面嘩啷嘩啷的一陣鈴響,就有個人接聲兒說:“來了!”又聽他一面走著,一面嘟囔道:“我告訴你,大師傅可是回來了。我看你可再罵罷!”外面聽了,連連的又拍了兩下。

    又聽得里面說:“來了,你老人家別忙啊!這個夾道子還帶是漆黑,也得一步兒一步兒的慢慢兒的上啊。”說著,那聲音便到了跟前,接著聽得扯的那關門的鎖鏈子響,又一陣鈴聲,那扇背板便從里邊吱嘍開了。

    那女子對面一看,門里閃出一個中年婦人,只見他打半截子黑炭頭也似價的鬢角子,擦一層石灰墻也似價的粉臉,點一張豬血盆也似價的嘴唇,一雙肉胞眼,兩道掃帚眉,鼻孔撩天,包牙外露;戴一頭黃塊塊的簪子,穿一件元青扣縐的衣裳,卷著大寬的桃紅袖子,妖氣妖聲、怪模怪樣的問了那女子一聲,說:“我只當是我們大師傅呢!你是誰呀?”說著,就要關那門。

    那女子探身子輕輕的用指頭把門點住。那婦人說:“你只不叫關門,你到底說明白了你是誰呀?”那女子道:“你怎的連我也不認得了?我就是我么!”那婦人道:“可一個怎么你是你呢?”女子道:“你不叫我是我,難道叫我也是你不成?”

    婦人道:“我不懂得你這繞口令兒啊,你只說你作甚么來了?誰叫你來的?你怎么就知道有這個門兒?”那女子原是個聰明絕頂的,他就借著那婦人方才的話音兒說道:“我是你們大師傅請我來的。你不容我進去,我就走。”婦人道:“我們大師傅請你來的,請你來作甚么?”女子道:“請我來幫著你勸他呀!”那婦人聽了,這才裂著那大薄片子嘴笑道:“你瞧,‘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咧!那么著,請屋里坐。”他這才把門開開。女子道:“你先走。”只見他一面先走,口里說道:“你瞧,大師傅可又找了個人兒勸你來了。人家可比我漂亮,我看你還不答應!”

    女子讓他走后,一腳跨進門去,只見里面原來是個夾墻地窨子。那門里一條夾道,約莫有二尺來寬,從北頭砌就樓梯一般一層層的臺階下去,靠西一帶磚墻,靠東一層隔斷板子,中間方窗,南頭有個小門,從門里直透出燈光來。女子看了,先把那扇背板門摘下來,立在旁邊,才一步步的下臺階來。走到臺階盡處,進了那個小門,一眼就看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在里面。他那形容合自己生的一模一樣,倒像照著了鏡子一般,不覺心里暗驚道:“奇怪,都道是‘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怎生有這等相像的!”定了一定,把那地窨子里周遭一看,下面一樣的方磚墁地,上面模著一尺來見方的通連大木,大木上搪著一塊一塊的石板,料想這石板上便是那間堆柴炭的屋子。四圍一看,西面板壁門窗,南北東三面卻是磚墻,西北角留個進風出氣的氣眼。屋里正北安一張大床,床東頭直上擺著三四個箱子,床西腳底下掛著個簾兒。靠西壁又是一張獨睡床,靠東墻南首一架衣裳隔子,北首一桌兩杌,靠南墻一張春凳。那女子便坐在那條凳上,旁邊坐著個老婆兒,想是他的母親。那老婆兒也是個村莊打扮。那女孩兒穿一件舊月白宮綢夾襖,系一條青串綢夾裙,頭上略略的有些釵環,下面被裙兒蓋著,看不出那腳的大小。但見他雖則隨常裝束,卻是紅顏綠鬢,俏麗動人。雖是鄉間女兒,露著慧性靈心,溫柔不俗。只是哭得粉光慘淡,鬢影蓬松,低頭坐在那里垂淚,看著好生令人不忍。

    這穿紅的女子看罷,走到他跟前,平平的道了一個萬福,說道:“這位姑娘,一個女孩兒人家,既把身子落在這等地方,自然要商量個長法兒。事款則圓,你且住啼哭,休得叫罵。”

    這句話還不曾說完,只見那穿月白的女子站起身來,惡狠狠的向他面上啐了一口,道:“呀呸!放屁!這是甚么所在,甚的勾當,還有何商量?你怎么叫我不要啼哭叫罵?我看你也是人家一個女孩兒,你難道就能甘心忍受不成?你快快給我閉了那張口,再要多言,可莫怨我女孩兒家粗魯!”那老婆兒忙拉道:“兒阿,不要這樣,這位姑娘說的是好話。”那女子又厲聲道:“甚么好話!他不過與強盜通同一氣。我倒可惜他這等一個好模樣兒,作這等的無恥不堪的行徑,可不辱沒了‘女孩兒’三個字!”

    列公,這《兒女英雄傳》已演到第七回了,這位穿紅的姑娘的談鋒、本領、性格兒,眾位也都領教過了。大約他自出娘胎,不曾屈過心,服過氣,如今被這穿月白的女子這等辱罵,有個不翻臉的么?誰知兒女英雄作事畢竟不同。他見了這穿月白的女子這等的貞烈,心里越加敬愛,說:“這才不枉長的合我一個模樣兒呢!”隨即向后退了一步,把臉上的唾沫星子擦了擦,笑著嘆了一聲,道:“姑娘,你受這等的委屈,自然該急怒交加,我不怪你。只是我要請教,難道只這等啼哭叫罵會子,就沒事了不成?你再想想。”穿月白的女子道:“還想些甚么?我不過是個死!”穿紅的女子聽了,笑道:“螻蟻尚且貪生,怎么輕輕兒的就說個‘死’字?”穿月白的女子道:“我不像你這等怕死貪生,甘心卑污茍賤,給那惡僧支使。虧你還有臉說來勸我!”

    那個討厭的女人見他一句一罵,看不過了,拿著根潮煙袋,指著那穿月白的女子說道:“格格兒[格格兒:有地位的滿人家對女孩子的稱呼],你可別拿著合我的那一銃子性兒合人家鬧!你瞧瞧,人家脊梁上可掖著把大刀呢!”那穿月白的女子道:“那怕他一把刀!就是劍樹刀山,我也不怕!”穿紅的女子正要打疊起無限的低情屈意,安慰那穿月白的女子,又被這討厭的婦人一岔,他便回頭喝道:“這又與你何干?要你來多嘴!”那婦人道:“一個人鼻子底下長著嘴,誰還管著誰不準說話嗎?”穿紅的女子道:“就是我管著你不準說話!”說著,就回手身后摸那把刀。那婦人見這樣子,便有些發毛,一扭頭道:“不說就不說,你打諒我愛說話呢。我留著話還打點閻王爺呢!”

    那女子才轉身來,向著那老婆兒道:“老人家,我看你這令愛姑娘一團的烈性,萬種的傷心,此時就有甚么樣的話,大約也合他說不進去。老人家,你問他一聲,我們且離了這個地方,外面見見天光,可好不好?”老婆兒聽了,向他女兒道:“聽見了,兒啊?這位姑娘敢是好意!”那穿月白的女子道:“甚么地方我不敢去?就走!看他又把我怎的!”說著,站起來就走。那個婦人見了,扯住他道:“你站住!人家大師傅叫我在這兒勸你,可沒說準你出這個門兒。你那兒走哇?‘守著錢糧兒過’啵!你又走羅!”

    那穿紅的女子聽了,拔下那把刀來,用刀背把他的胳膊一攔,向那母女二人道:“你娘兒兩個只顧走。”那母女見了也有些害怕,只得就走。那穿紅的女子用刀指著那婦人道:“你也出去!”那婦人道:“又要我作甚么呀?”口里只顧說,他卻連忙拿了他的煙袋、潮煙、火紙,跟了出來。那穿紅的女子也隨即拿了燈,緊跟著出了那地窨子門。他恐怕那婦人到西間去,看見安公子又得費一番唇舌,便站在當門,讓那母女二人在那張木床上坐下,說道:“姑娘少坐,等我請個人來給你見見。”說著,便拉了那婦人,腳不沾地的進了北邊那隔斷門,正不知他那里去了。

    那穿月白的女子納悶道:“這個人來的好生作怪!方才我乍聽了那混帳女人的話,只道他果然是和尚找來勸我的。及至我那等拒絕他,他不著一些惱,還是和容悅色宛轉著說,看他竟是一片柔腸,一團俠氣。怎的此時又把那混帳東西拉了去,難道是又去請那個和尚去了不成?果然如此,好叫人不得明白。”那老婆兒也是呆呆的發悶。

    正盼望,只見那女子同了那婦人拿著個火亮兒,從夾道子里領了一個人來,望著他母女說道:“你娘兒們且見見這個人再講。”那穿月白的女子抬頭一看,那里是和尚?原來是他父親!他父女、夫妻一見,“呀”的一聲,就攜手大哭起來。

    那老頭兒道:“兒啊,千虧萬虧,虧了這位姑娘救了我的性命!不然此時早已悶死了!”那穿月白的女子此時才知那穿紅的女子全是一片屈己救人之心,正要下拜,只聽他說道:“你們且不必繁文,大家坐好了,把你們的一往情由說明,我自有個道理。”他父女、夫妻就在木床上坐下,穿紅的女子便在靠窗戶杌子上坐下。那婦人也要挨著他坐,他喝聲道:“你另找地方坐去!”那婦人道:“這可是新樣兒的!游僧攆住持,我們的屋子,我倒沒了座兒了。”說著蹲下,在那柜子底下掏出一個小板凳兒來,塞在屁股底下坐了,一聲兒不言語,噗哧噗哧只吃他的潮煙。

    亂過了這一陣,那老頭兒才望著穿紅的女子說道:“姑娘,我小老兒姓張,名叫張樂世,鄉親叫順了嘴,都叫我張老實。我是河南彰德府人,在東關外落鄉居住。哥兒兩個,兄弟張樂天,是學里的秀才,去年沒了,剩了我一個人,同了我這老伴兒帶著女兒過日子。我這女兒叫作張金鳳,今年十八歲了,從小兒他叔叔教他念書認字,甚么書兒都念過,甚么字兒都認得,學得能寫會算,又是一把的好活計。我這老婆子是京東人,他有個哥哥,在京東幫人作買賣。要講我家,還算有碗粥喝,只因我們河南一連三年旱澇不收,慌亂的了不得,這些鄉親不是這家借一斗高粱,就是那家要幾升豆子,我那里供給得起?說聲‘沒有’,他們就講強奪硬搶。我合老婆兒說,這個地方兒可住不住了。我們商量著,把幾間房幾畝地典給村里的大戶,又把家家伙伙的折變了,一共得了百十兩銀子,套上家里的大車,帶上娘兒兩個,想著到京東去投奔親戚,找個小買賣作。不想今早走岔了路,走到這條背道上來。走了半日,肚子里餓了,沒處打尖,見這廟門上掛著個飯幌子,就在這里歇下。這廟里的師傅們把我們讓到這禪堂來,吃了他一頓素飯,臨走我拿了兩掛兒東錢,合六百六十六個京錢給他,他家當家的大和尚擺手說:‘一頓飯也值得收你的錢?我化你個善緣罷。’我說:‘我一個鄉老兒,你可化我個甚么呢?’他說:‘不化你東,不化你西,只化你盤頭大閨女。’我說:‘這地方兒,我那里給你買木魚子去呢?’他就指著女兒說道:‘你這不是現成的一個盤頭大閨女么?’女兒聽了,站起來就走。我們兩口兒也搶白了他幾句。待要出門,那大師傅就叉著門不叫我們走。這大嫂也不知從那里來,把他娘兒兩個拉住。那大師傅就把我推推搡搡推到那間柴炭房里去,扣在大筐底下。往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說著,向他老婆兒道:“后來是怎的?你告訴這位姑娘。”

    那老婆兒哭眼抹淚的說道:“阿彌陀佛!說也不當家花拉的,這位大嫂一拉,就把我們拉在那地窨子里。落后那大師傅也來了,要把我們留下。說了半日,女兒只是拾頭撞腦要尋死。也是這位大嫂說著,讓那大師傅出去,等他慢慢的勸我女兒。姑娘,你想想,這件事可怎么點得頭呢!正鬧得難解難分,姑娘你就進來了。”

    那穿紅的女子道:“且住。你們是甚么時候進去的?那和尚是甚么時候出來的?你這令愛姑娘可曾受他的作踐?”那婦人道:“月亮爺照著嗓膈眼子呢!人家大師傅甜言密語兒哄著他,還沒說上三句話,他就把人家抓了個稀爛,還作踐他呢!說得他那么軟餑餑兒似的!”那穿紅的女子也不理他。只見那老婆兒連連搖手說:“姑娘要說受他甚么作踐,倒沒有價。”那穿紅的女子點了點頭兒,說:“這話我都明白了。既然如此,少時我見了那大師傅,央及央及他,叫他放你一家兒逃生如何?”那張金鳳只是低頭垂淚。那老兩口兒聽了,連連的作揖下拜,說道:“果然如此,我們來生來世就變個驢變個馬報姑娘的好處!再不我們就給你吃一輩子的長齋都使得。”那穿紅的女子說:“這話言重。”才回頭要向那婦人搭話,只聽他自己在那里咕囔道:“放啊?我們還留著祭灶呢!”

    那穿紅的女子見他這等的語言無味,面目可憎,那怒氣已是按納不住,無奈得問問他的來歷,只得冷笑了一聲,向他道:“就讓你說,你把你是怎樣一樁事情,也說來我聽聽!”

    那婦人道:“我還說話嗎?我只打量你們把我當啞吧賣了呢!”

    說著,又伸著脖子抽了兩口潮煙,磕了煙袋,滅了火紙。他才站起來,滿地張牙舞爪的說道:“說這不當著他們倆老的兒么,你也不是外人,我討個大,說咱們姐兒們今兒碰在一塊兒,算有緣。”

    那穿紅的女子說:“你站住!別合我論姐兒們,我是我,他是他,你是你!”那婦人道:“親香點兒倒不好?我今兒怎么碰見你們姐兒們,都是這么撅巴棍子似的呢!”那穿紅的女子催他說道:“你說罷,別累贅!”他才接著說道:“我賤姓王。呸,我們死鬼當家兒的,他們哥兒八個,我們當家兒的是第老的[第老的:排行最小的一個]。人家都知道掙錢養家,獨他好吃懶做,喝酒耍錢,永遠不知道顧顧我,我全仗著人家大師傅一個月貼補個三吊五吊的。趕他死了,我說這還守個甚么勁兒呢?我可就跟了這廟里的大師傅來了。要提起人家大師傅來,忒好咧!真別辜負了人家的心!你們瞧,我這腦袋上都是鍍金的,這件衣裳是買了整匹的花兒洋縐現裁的,我這褲子汗塌兒都是綢子的,總說了罷,算萬道絲兒把我裹著呢!吃的更不用講了,天天的肥雞大鴨子。你想,咱們配么?”那女子說道:“別‘咱們’!你!”婦人道:“哦,就是我。我到了這廟里沒半年,人家大師傅花的那錢,打我這么個銀人兒都打出來了!就是一樣兒,活重些兒。”

    那女子問道:“你這樣好吃好穿,還有甚么重活叫你作呀?”婦人道:“你不知道,我們這廟里爺兒五六個呢。大師傅是個當家的,二師傅是個帶發兒修行,好本事,渾實著的哪。還有個小大師傅、小二師傅,小大師傅打的一都的好拳,小二師傅是個掃腦兒,也不搦。

    還有個三兒。你等回來大師傅來了,你都見的著的。他們爺兒五哇,洗洗汕汕,縫縫聯聯,都得我,我一個人兒張羅的過來嗎?可巧今兒早起他們娘兒們來了,我們大師傅就要把他們留下,我樂的甚么似的!誰知大師傅那么耐著煩兒俯給他,他還不愿意。人家拿出來的大紅綢子,他也不要;還有五兩的中錠,整個兒的大元寶,他也不要。末后,大師傅翻箱倒籠找出小拇指頭兒壯的一支真金鐲子來,想著要給他帶在手上呢,他伸手喀嚓的一下子,把人家的脖子抓了個長血直流的!你瞧他歹毒不歹毒!”

    那女子問道:“這之后便怎么樣呢?”那婦人道:“怎么樣?人家大師傅拔出刀來就要殺他呀!你打量怎么著?我好容易救月兒似的才攔住了。我說:‘人生面不熟的,別忙,你老等我勸勸他。’誰知越勸倒把他勸翻了,張口娼婦,閉口蹄子!”

    說著,又對那穿月白的女子道:“你瞧,娼婦頭上戴這個?身上也穿這個?你怎么說呢?”那穿紅的女子問他道:“這等說,你還不曾勸動他。少停你們大師傅回來,你怎么對他呢?”那婦人笑嘻嘻的道:“你聽啊!如今不是我們大師傅找了你來了么?我瞧你這嘴來又得,你勸他,他沒個不答應的。你算,我們廟里他們爺兒五哇,除了二師傅,他是在外頭跑海走黑道兒的,三兒小呢,可巧剩他爺三個、咱們姐兒三個,咱們鬧個‘劉海兒的金蟾墊香爐——各抱一條腿兒’。你瞧,這高不高?”

    那穿紅女子本就一腔子的忿氣,聽這婦人說的這等無恥不堪,那里還忍耐得住?只見他一言不發,回手拔出那把刀來,刀背向地,刀刃朝天,從那婦人的下巴底下往上一掠,唰一聲,早變了個血臉的人,不曾聽他一聲兒,咕咚往后便倒。

    這一倒,但見個東西翻在半空里,從半空打了一個滾兒,吧,掉在地下。大家一看,原來把那婦人的前臉子削下來了,落在平地還是五官亂動。那穿紅的女子不禁持刀大笑,說:“這個東西,怪不得他如此不堪無恥,原來他帶著個鬼臉兒呢!”

    那老兩口兒見了,嚇得體似篩糠的道:“姑娘,你怎的把他殺了?可不嚇煞了人!”倒是那張金鳳一見,十分痛快,說道:“殺得好!這等禽獸一般的人,留他在世上何用!”那老兩口兒道:“兒啊,你那里知道,他是那大師傅的心上人。他回來見殺了他的人,你我都是沒命的了。這越發不好了!”那穿紅的女子笑道:“我看你們說來說去,不過是怕那個大師傅,你們跟我見見那大師傅去。”那張金鳳聽見要見和尚去,他便有些不愿意。穿紅的女子笑道:“方才我聽你刀山咧、劍樹咧,死呀活呀的,倒像傻沖打的似的,怎么此刻完了本事了?不妨,跟我來!”說著,拉了他的手就走。那老兩口兒也只得跟出來。及至出了房門一看,只見那月光之下,滿院橫倒豎臥七長八短的一地死和尚。把個老婆兒嚇得跌了一跤,幸喜窗戶擋住不曾跌倒,老頭兒嚇得閉口無言。那張金鳳怔了一回,說道:“呀!如今世上那有這等的一個出眾英雄,來作這等的驚人事業?”那穿紅的女子聽了他這話,酒窩兒一動,蛾眉兒一挑,用兩個指頭指著鼻子笑著說道:“不敢欺,就是我!”當下姑娘臉上的那番得意,漫說出將入相,八座三臺,大約立刻叫他登基坐殿,成佛升天,他也不換!

    閑話休提。卻說他把話說完,便把那父女、夫妻三人讓進房來,自己重新進屋里,一刀把那婦人的鬼臉兒扎起來,往院子一丟,又把那尸首提起來,也向那西墻角一扔,說聲:“跟了你大師傅去罷!”那張金鳳看了,定了會神,這才大悟轉來,說:“哦!我曉得了。你那里是甚么勸我,竟是來救我一家兒的性命的一位恩深義重的姐姐。姐姐請上,受我全家一拜!”連那老兩口兒也跪在塵埃,拜個不住。忙得那穿紅的女子說:“啊呀呀!你二位老人家快快請起,不可折了我的壽數!”他老兩口兒起來,那女子又去拉張金鳳。那張金鳳跪著不肯起來,說道:“請問姐姐姓甚名誰?家鄉何處?住在那里?怎的就曉得我在此地遭這場大難,前來搭救?望姐姐說個明白。我張金鳳生必銜環,死當結草!”那穿紅的女子說道:“這話才叫作‘說也話長’。”說著,便把張樂世張老頭兒讓在堂屋西邊春凳上,張老婆兒母女二人讓在東邊春凳上。他自己卻在北面靠桌上首杌子上坐下,把那把刀放在桌兒里邊靠墻。大家這才側耳凝神,聽他說他的來歷。只見他滿臉堆歡,不慌不忙,未從開口,先將身子往西一探,向那西間的南炕叫了一聲:“安公子!”這正是

    人生第一開心事,辛苦功成閑話時。

    要知那姑娘說出些甚么言詞,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德州 | 邵阳 | 潍坊 | 大理 | 曲靖 | 平潭 | 澄迈 | 攀枝花 | 黑河 | 芜湖 | 桐城 | 海安 | 佳木斯 | 菏泽 | 广西南宁 | 承德 | 韶关 | 雄安新区 | 清徐 | 洛阳 | 亳州 | 贵州贵阳 | 天水 | 西双版纳 | 湖北武汉 | 琼中 | 新余 | 永康 | 南充 | 汕头 | 芜湖 | 南通 | 吕梁 | 建湖 | 宿州 | 河南郑州 | 台中 | 江西南昌 | 桐乡 | 龙口 | 丽江 | 梧州 | 泗洪 | 长兴 | 常州 | 曹县 | 石嘴山 | 黔南 | 池州 | 宁夏银川 | 台北 | 七台河 | 洛阳 | 偃师 | 万宁 | 萍乡 | 荆门 | 迪庆 | 泰州 | 大连 | 通辽 | 昭通 | 建湖 | 池州 | 保亭 | 保定 | 唐山 | 项城 | 吕梁 | 诸城 | 如皋 | 九江 | 那曲 | 揭阳 | 茂名 | 吉林 | 黔西南 | 宁德 | 邳州 | 黄冈 | 石嘴山 | 南充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方 | 黄南 | 孝感 | 临沂 | 甘孜 | 广安 | 鸡西 | 鞍山 | 吉林长春 | 浙江杭州 | 台湾台湾 | 乐山 | 山西太原 | 三沙 | 如皋 | 盐城 | 海丰 | 神木 | 惠州 | 遵义 | 张掖 | 昭通 | 公主岭 | 宝应县 | 岳阳 | 丹阳 | 临猗 | 屯昌 | 濮阳 | 宜都 | 益阳 | 邳州 | 澄迈 | 鹤岗 | 雄安新区 | 余姚 | 泉州 | 通化 | 上饶 | 佛山 | 赣州 | 启东 | 庄河 | 霍邱 | 松原 | 克拉玛依 | 大兴安岭 | 迪庆 | 大庆 | 黄石 | 宿州 | 招远 | 滨州 | 韶关 | 绵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泰安 | 禹州 | 汉川 | 武安 | 和县 | 延安 | 吉安 | 衢州 | 张掖 | 荆州 | 吉安 | 保亭 | 项城 | 河南郑州 | 澳门澳门 | 中卫 | 郴州 | 平顶山 | 吉安 | 百色 | 来宾 | 日照 | 咸宁 | 娄底 | 济南 | 云浮 | 运城 | 燕郊 | 聊城 | 阳春 | 临汾 | 金华 | 张家界 | 公主岭 | 常德 | 三亚 | 达州 | 安康 | 建湖 | 济宁 | 渭南 | 巴彦淖尔市 | 孝感 | 阿拉善盟 | 鄂尔多斯 | 衢州 | 三河 | 蚌埠 | 普洱 | 湘西 | 来宾 | 沧州 | 汕头 | 焦作 | 玉环 | 阳春 | 神农架 | 乐清 | 广州 | 仁怀 | 朝阳 | 东阳 | 大连 | 赵县 | 阿坝 | 株洲 | 荆州 | 泰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