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六回 雷轟電掣彈斃兇僧 冷月昏燈刀殲余寇

    這回書緊接上回,不消多余交代。上回書表得是那兇僧把安公子綁在廳柱上,剝開衣服,手執牛耳尖刀,分心就刺。

    只聽得噗的一聲,咕咚倒了一個。這話聽書的列公再沒有聽不出來的,只怕有等不管書里節目妄替古人擔憂的,聽到這里,先哭眼抹淚起來,說書的罪過可也不小!請放心,倒的不是安公子。怎見得不是安公子呢?他在廳柱上綁著,請想,怎的會咕咚一聲倒了呢?然則這倒的是誰?是和尚。和尚倒了,就直捷痛快的說和尚倒了,就完了事了,何必鬧這許多累贅呢?這可就是說書的一點兒鼓噪。

    閑話休提。卻說那兇僧手執尖刀,望定了安公子的心窩兒才要下手,只見斜刺里一道白光兒,閃爍爍從半空里撲了來,他一見,就知道有了暗器了。且住,一道白光兒怎曉得就是有了暗器?書里交代過的,這和尚原是個滾了馬的大強盜,大凡作個強盜,也得有強盜的本領。強盜的本領,講得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慢講白晝對面相持,那怕夜間腦后有人暗算,不必等聽出腳步兒來,未從那兵器來到跟前,早覺得出個兆頭來,轉身就要招架個著。何況這和尚動手的時節,正是月色東升,照的如同白晝。這白光兒正迎著月光而來,有甚么照顧不到的?

    他一見,連忙的就把刀子往回來一掣。待要躲閃,怎奈右手里便是窗戶,左手里又站著一個三兒,端著一旋子涼水在那里等著接公子的心肝五臟,再沒說反倒往前迎上去的理。

    往后,料想一時倒退不及。他便起了個賊智,把身子往下一蹲,心里想著且躲開了頸嗓咽喉,讓那白光兒從頭頂上撲空了過去,然后騰出身子來再作道理。誰想他的身子蹲得快,那白光兒來得更快,噗的一聲,一個鐵彈子正著在左眼上。那東西進了眼睛,敢是不住要站,一直的奔了后腦杓子的腦瓜骨,咯噔的一聲,這才站住了。那兇僧雖然兇橫,他也是個肉人。這肉人的眼珠子上要著上這等一件東西,大概比揉進一個沙子去利害,只疼得他“哎喲”一聲,咕咚往后便倒。當啷啷,手里的刀子也扔了。

    那時三兒在旁邊正呆呆的望著公子的胸脯子,要看這回刀尖出彩,只聽咕咚一聲,他師傅跌倒了,嚇了一跳,說:“你老人家怎么了?這準是使猛了勁,岔了氣了。等我騰出手來扶起你老人家來啵。”才一轉身,毛著腰要把那銅旋子放在地下,好去攙他師傅。這個當兒,又是照前噗的一聲,一個彈子從他左耳朵眼兒里打進去,打了個過膛兒,從右耳朵眼兒里鉆出來,一直打到東邊那個廳柱上,吧噠的一聲,打了一寸來深進去,嵌在木頭里邊。那三兒只叫得一聲:“我的媽呀!”鏜,把個銅旋子扔了;咕咭,也窩在那里了。那銅旋子里的水潑了一臺階子,那旋子唏啷嘩啷一陣亂響,便滾下臺階去了。

    卻說那安公子此時已是魂飛魄散,背了過去,昏不知人,只剩得悠悠的一絲氣兒在喉間流連。那大小兩個和尚怎的一時就雙雙的肉體成圣,他全不得知。及至聽得銅旋子掉在石頭上,鏜的一聲響亮,倒驚得蘇醒過來。你道這銅旋子怎的就能治昏迷不省呢?果然這樣,那點蘇合丸、聞通關散、熏草紙、打醋炭這些方法都用不著,倘然遇著個背了氣的人,只敲打一陣銅旋子就好了。

    列公,不是這等講。人生在世,不過仗著“氣”“血”兩個字。五臟各有所司,心生血,肝藏血,脾統血。大凡人受了驚恐,膽先受傷;肝膽相連,膽一不安,肝葉子就張開了,便藏不住血;血不歸經,一定的奔了心去;心是件空靈的東西,見了渾血,豈有不模糊的理?心一模糊,氣血都滯住了,可就背過去了。安公子此時就是這個道理。及至猛然間聽得那銅旋子鏘啷啷的一聲響亮,心中吃那一嚇,心系兒一定是往上一提,心一離血,血依然隨氣歸經,心里自然就清楚了。這是個至理,不是說書的造謠言。

    如今卻說安公子蘇醒過來,一睜眼,見自己依然綁在柱上,兩個和尚反倒橫躺豎臥血流滿面的倒在地下,喪了殘生。

    他口里連稱:“怪事!”說:“我安驥此刻還是活著呢,還是死了?這地方還是陽世啊,還是陰司?我這眼前見的光景,還是人境啊,還是……”他口里“還是鬼境”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完,只見半空里一片紅光,唰,好似一朵彩霞一般,噗,一直的飛到面前。公子口里說聲:“不好!”重又定睛一看,那里是甚么彩霞,原來是一個人!只見那人頭上罩一方大紅縐綢包頭,從腦后燕窩邊兜向前來,擰成雙股兒,在額上扎一個蝴蝶扣兒。上身穿一件大紅縐綢箭袖小襖,腰間系一條大紅縐綢重穗子汗巾;下面穿一件大紅縐綢甩襠中衣,腳下的褲腿兒看不清楚,原故是登著一雙大紅香羊皮挖云實納的平底小靴子。左肩上掛著一張彈弓,背上斜背著一個黃布包袱,一頭搭在右肩上,那一頭兒卻向左脅下掏過來,系在胸前。那包袱里面是甚么東西,卻看不出來。只見他芙蓉面上掛一層威凜凜的嚴霜,楊柳腰間帶一團冷森森的殺氣。雄赳赳氣昂昂的,一言不發,闖進房去,先打了一照,回身出來,就抬腿吧的一腳,把那小和尚的尸首踢在那拐角墻邊,然后用一只手捉住那大和尚的領門兒,一只手揪住腰胯,提起來只一扔,合那小和尚扔在一處。他把腳下分撥得清楚,便蹲身下去,把那把刀子搶在手里,直奔了安公子來。

    安公子此時嚇得眼花繚亂,不敢出聲,忽見他手執尖刀奔向前來,說:“我安驥這番性命休矣!”說話間,那女子已走到面前,一伸手,先用四指搭住安公子胸前橫綁的那一股兒大繩,向自己懷里一帶,安公子“哼”了一聲,他也不睬,便用手中尖刀穿到繩套兒里,哧溜的只一挑,那繩子就齊齊的斷了。這一股兒一斷,那上身綁的繩子便一段一段的松了下來。安公子這才明白:“他敢是救我來了。但是,我在店里碰見了一女子,害得我到這步田地,怎的此地又遇見一個女子?好不作怪!”

    卻說那女子看了看公子那下半截的繩子,卻是擰成雙股挽了結子,一層層繞在腿上的。

    他覺得不便去解,他把那尖刀背兒朝上,刃兒朝下,按定了分中,一刀到底的只一割,那繩子早一根變作兩根,兩根變作四根,四根變作八根,紛紛的落在腳下,堆了一地。他順手便把刀子喀嚓一聲插在窗邊金柱上,這才向安公子答話。這句話只得一個字,說道是:“走!”

    安公子此時松了綁,渾身麻木過了,才覺出酸疼來。疼的他只是攢眉閉目,搖頭不語。

    那女子挺胸揚眉的又高聲說了一句道:“快走!”安公子這才睜眼望著他,說:“你,你,你,你這人叫我走到那里去?”那女子指著屋門說:“走到屋里去!”安公子說:“哪,哪,我的手還捆在這里,怎的個走法?”不錯,前回書原交代的,捆手另是一條繩子,這話要不虧安公子提補,不但這位姑娘不得知道,連說書的還漏一個大縫子呢!

    閑話休提。卻說那女子聽了安公子這話,轉在柱子后面一看,果然有條小繩子捆了手,系著一個豬蹄扣兒。他便尋著繩頭解開,向公子道:“這可走罷!”公子松開兩手,慢慢的拳將過來,放在嘴邊“咈咈”的吹著,說道:“痛煞我也!”

    說著,順著柱子把身子往下一溜,便坐在地下。那女子焦躁道:“叫你走,怎的倒坐下來了呢?”安公子望著他,淚流滿面的道:“我是一步也走不動了!”那女子聽了,才要伸手去攙,一想“男女授受不親”,到底不便,他就把左肩的那張彈弓褪了下來,弓背向地,弓弦朝天,一手托住弓靶,一手按住弓梢,向公子道:“你兩手攀住這弓,就起來了。”公子說:“我這樣大的一個人,這小小弓兒如何擎得住?”那女子說:“你不要管,且試試看。”公子果然用手攀住了那弓面子,只見那女子左手把弓靶一托,右手將弓梢一按,釣魚兒的一般輕輕的就把個安公子釣了起來。從旁看著,倒像樹枝兒上站著個才出窩的小山喜鵲兒,前仰后合的站不住;又像明杖兒拉著個瞎子,兩只腳就地兒靸拉。

    卻說那公子立起身來,站穩了,便把兩只手倒轉來,扶定那弓面子,跟了女子一步步的踱進房來。進門行了兩步,那女子意思要把他扶到靠排插的這張春凳上歇下。還不曾到那里,他便雙膝跪倒,向著那女子道:“不敢動問:你可是過往神靈?不然,你定是這廟里的菩薩,來解我這場大難,救了殘生,望你說個明白。我安驥果然不死,父子相見,那時一定重修廟宇,再塑金身!”那女子聽了這話,笑了一聲,道:“你這人,越發難說話了!你方才同我在悅來店對面談了那半天,又不隔了十年八年,千里萬里,怎的此時會不認得了,鬧到甚么神靈,菩薩起來!”安公子聽了這話,再留神一看,可不是店里遇見的那人么!他便跪在塵埃,說道:“原來就是店中相遇的那位姑娘!姑娘,不是我不相認,一則是燈前月下;二則姑娘你這番裝束與店里見的時節大不相同;三則我也是嚇昏了;四則斷不料姑娘你就肯這等遠路深更趕來救我這條性命。你真真是我的重生父母,再養……”說到這里咽住,一想:“不像話!人家才不過二十以內的個女孩兒,自己也是十七八歲的人了,怎生的說他是我父母爹娘,還要叫他重生再養?”一時生怕惹惱了那位女子,又急得紫漲了畫皮,說不出一字來。

    誰想那女子不但不在這些閑話上留心,就連公子在那里磕頭禮拜,他也不曾在意。只見他忙忙的把那張彈弓掛在北墻一個釘兒上,便回手解下那黃布包袱來,兩手從脖子后頭繞著往前一轉,一手提了往炕上一擲,只聽噗通一聲,那聲音覺得像是沉重。又見他轉過臉去,兩只手往短襖底下一抄,公子只道他是要整理衣裳,忽聽得喀吧一聲,就從衣襟底下忒楞楞跳出一把背兒厚、刃兒薄、尖兒長、靶兒短、削鐵無聲、吹毛過刃、殺人不沾血的纏鋼折鐵雁翎倭衛來。那刀跳將出來,映著那月色燈光,明閃閃、顫巍巍,冷氣逼人,神光繞眼。公子一見,又“阿噯”了一聲,那女子道:“你這人怎生的這等糊涂?我如果要殺你,方才趁你綁在柱子上,現成的那把牛耳尖刀,殺著豈不省事些?”公子連連答說:“是,是。只是如今和尚已死,姑娘你還拿出這刀來何用呢?”那女子道:“此時不是你我閑談的時候。”因指定了炕上那黃布包袱,向他說道:“我這包袱萬分的要緊,如今交給你,你扎掙起來上炕去,給我緊緊的守著他。少刻這院子里定有一場的大鬧。你要愛看熱鬧兒,窗戶上通個小窟窿,巴著瞧瞧使得,可不許出聲兒!萬一你出了聲兒,招出事來,弄的我兩頭兒照顧不來,你可沒有兩條命!小心!”說道,噗的一口先把燈吹滅了,隨手便把房門掩上。公子一見,又急了,說:“這是作甚么呀?”那女子說:“不許說話,上炕看著那包袱要緊!”

    公子只得一步步的蹭上炕去,也想要把那包袱提起來,提了提,沒提動,便兩只手拉到炕里邊,一屁股坐在上頭,謹遵臺命,一聲兒不哼、穩風兒不動的聽他怎生個作用。

    卻說那女子吹滅了燈,掩上了門,他卻倚在門旁,不則一聲的聽那外邊的動靜。約莫也有半盞茶時,只聽得遠遠的兩個人說說笑笑、唱唱咧咧的從墻外走來。唱道是:

    八月十五月兒照樓,兩個鴉虎子去走籌。一根燈草嫌不亮,兩根燈草又嫌費油。有心買上一枝羊油蠟,倒沒我這腦袋光溜溜!

    一個笑著說道:“你是甚么頭口,有這么打自得兒的沒有?”一個答道:“這就叫‘禿子當和尚——將就材料兒’,又叫‘和尚跟著月亮走——也借他點光兒’。”那女子聽了,心里說道:“這一定是兩個不成材料的和尚!”他便吮破窗欞,望窗外一看,果見兩個和尚嘻嘻哈哈醉眼模糊的走進院門。只見一個是個瘦子,一個是個禿子。他兩個才拐過那座拐角墻,就說道:“咦!師傅今日怎么這么早就吹了燈兒睡了?”那瘦子說:“想是了了事了罷咧!”那禿子說:“了了事,再沒不知會咱們扛架樁的。不要是那事兒說合了蓋兒了,老頭子顧不得這個了罷?”那瘦子道:“不能,就算說合了蓋兒了,難道連尋宿兒的那一個也蓋在里頭不成?”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只顧口里說話,不防腳底下鏜的一聲,踢在一件東西上,倒嚇了一跳。低頭一看,原來是個銅旋子。那禿子便說道:“誰把這東西扔在這兒咧?這準是三兒干的,咱們給他帶到廚房里去。”說著,毛下腰去揀那旋子。

    起來一抬頭,月光之下,只見拐角墻后躺著一個人,禿子說:“你瞧,那不是架樁?可不了了事了嗎!”那瘦子走到跟前一看,道:“怎么倆呀!”彎腰再一看,他就嚷將起來,說:“敢則是師傅!你瞧,三兒也干了!這是怎么說?”禿子連忙扔下旋子,趕過去看了,也詫異道:“這可是邪的,難道那小子有這么大神煞不成?但是他又那兒去了呢?”禿子說:“別管那些,咱們踹開門進去瞧瞧。”

    說著,才要向前走,只聽房門響處,嗖,早躥出一個人來,站在當院子里。二人冷不防嚇了一跳,一看,見是個女子,便不在意。那瘦子先說道:“怪咧!怎么他又出來了?這不又像說合了蓋兒了嗎!既合了蓋兒,怎么師傅倒干了呢?”

    禿子說:“你別鬧!你細瞧,這不是那一個。這倒得盤他一盤。”

    因向前問道:“你是誰?”那女子答道:“我是我。”禿子道:“是你,就問你咧,我們這屋里那個人呢?”女子道:“這屋里那個人,你交給我了嗎?”那瘦子道:“先別講那個,我師傅這是怎么了?”女子道:“你師傅這大概算死了罷。”瘦子道:“知道是死了,誰弄死他的?”女子道:“我呀!”瘦子道:“你講甚么情理弄死他?”女子道:“準他弄死人,就準我弄死他,就是這么個情理。”

    瘦子聽了這話說的野,伸手就奔了那女子去。只見那女子不慌不忙,把右手從下往上一翻,用了個“葉底藏花”的架式,吧,只一個反巴掌,早打在他腕子上,撥了開去。那瘦子一見,說:“怎么著,手里有活?這打了我的叫兒了!你等等兒,咱們爺兒倆較量較量!你大概也不知道你小大師傅的少林拳有多么霸道!可別跑!”女子說:“有跑的不來了,等著請教。”那瘦子說著,甩了外面的僧衣,交給禿子,說:“你閃開!看我打他個敗火的紅姑娘兒模樣兒!”那女子也不合他斗口,便站在臺階前看他怎生個下腳法。只見那瘦子緊了緊腰,轉向南邊,向著那女子吐了個門戶,把左手攏住右拳頭,往上一拱,說了聲:“請!”且住!難道兩個人打起來了,還鬧許多儀注不成?

    列公,打拳的這家武藝,卻與廝殺械斗不同,有個家數,有個規矩,有個架式。講家數,為頭數武當拳、少林拳兩家。

    武當拳是明太祖洪武爺留下的,叫作內家;少林拳是姚廣孝姚少師留下的,叫作外家。

    大凡和尚學的都是少林拳。講那打拳的規矩:各自站了地步,必是彼此把手一拱,先道一個“請”字,招呼一聲。那拱手的時節,左手攏著右手,是讓人先打進來;右手攏著左手,是自己要先打出去。那架式,拳打腳踢,拿法破法,各有不同。若論這瘦和尚的少林拳,卻頗頗的有些拿手,三五十人等閑近不得他。只因他不守僧規,各廟里存身不住,才跟了這個胖大強盜和尚,在此作些不公不法的事。如今他見這女子方才的一個反巴掌有些家數,不覺得技癢起來;又欺他是個女子,故此把左手攏著右拳,讓他先打進來,自己再破出去。

    那女子見他一拱手,也丟個門戶,一個進步,便到了那和尚跟前。舉起雙拳,先在他面門前一晃,這叫作“開門見山”,卻是個花著兒。破這個架式,是用右胳膊橫著一搪,封住面門,順著用右手往下一抹,拿住他的手腕子,一擰,將他身子擰轉過來,卻用右手從他脖子右邊反插將去,把下巴一掐,叫作“黃鶯搦嗉”。那瘦和尚見那女子的雙拳到來,就照式樣一搪,不想他把拳頭虛幌了一幌,踅回身去就走。那瘦子哈哈大笑,說:“原來是個頑女筋斗的,不怎么樣!”說著,一個進步跟下去,舉拳向那女子的后心就要下手,這一著叫作“黑虎偷心”。他拳頭已經打出去了,一眼看見那女子背上明晃晃直矗矗的掖著把刀,他就把拳頭往上偏左一提,照左哈扐巴打去,明看著是著上了。只見那女子左肩膀往前一扭,早打了個空。他自覺身子往前一撲,趕緊的拿了拿樁站住。只這拿樁的這個當兒,那女子就把身子一扭,甩開左腳,一回身,嘡的一聲,正踢在那和尚右肋上。和尚“哼”了一聲,才待還手,那女子收回左腳,把腳跟向地下一碾,輪起右腿甩了一個“旋風腳”,吧,那和尚左太陽上早著了一腳,站腳不住,咕咚向后便倒。這一著叫作“連環進步鴛鴦拐”,是這姑娘的一樁看家的本領,真實的藝業!

    卻說那禿子看見,罵了聲:“小撒糞的,這不反了嗎!”一氣跑到廚房,拿出一把三尺來長鐵火剪來,輪得風車兒般向那女子頭上打來。那女子也不去搪他,連忙把身子閃在一旁,拔出刀來,單臂掄開,從上往下只一蓋,聽得噌的一聲,把那火剪齊齊的從中腰里砍作兩段。那禿和尚手里只剩得一尺來長兩根大鑷頭釘子似的東西,怎的個斗法?他說聲“不好”,丟下回頭就跑。那女子趕上一步,喝道:“狗男女,那里走!”在背后舉起刀來,照他的右肩膀一刀,喀嚓,從左助里砍將過來,把個和尚弄成了“黃瓜腌蔥”——剩了個斜岔兒了。他回手又把那瘦和尚頭梟將下來,用刀指著兩個尸首道:“賊禿驢!諒你這兩個東西,也不值得勞你姑娘的手段,只是你兩個滿口唚的是些甚么!”

    正說著,只見一個老和尚用大袖子捂著脖子,從廚房里跑出來,溜了出去。那女子也不追趕,向他道:“不必跑,饒你的殘生!諒你也不過是出去送信,再叫兩個人來。索性讓我一不作二不休,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殺個爽快!”

    說著,把那兩個尸首踢開,先清楚了腳下。只聽得外面果然鬧鬧吵吵的一轟進來一群四五個七長八短的和尚,手拿鍬镢棍棒,擁將上來。女子見這般人渾頭渾腦,都是些力巴[力把:意為外行],心里想道:“這倒不好和他交手,且打倒兩個再說!”他就把刀尖虛按一按,托地一跳,跳上房去,揭了兩片瓦,朝下打來。

    一瓦正打中拿棗木杠子的一個大漢的額角,噗的一聲倒了,把杠子撂在一邊。那女子一見,重新跳將下來,將那杠子搶到手里,掖上倭刀,一手掄開杠子,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打了個落花流水,東倒西歪,一個個都打倒在東墻角跟前,翻著白眼撥氣兒。那女子冷笑道:“這等不禁插打,也值的來送死!我且問你:你們廟里照這等沒用的東西還有多少?”

    言還未了,只聽腦背后暴雷也似價一聲道:“不多,還有一個!”那聲音像是從半空里飛將下來。緊接著就見一條純鋼龍尾禪杖撒花蓋頂的從腦后直奔頂門。那女子眼明手快,連忙丟下杠子,拿出那把刀來,往上一架,棍沉刀軟,將將的抵一個住。他單臂一攢勁,用力挑開了那棍,回轉身來,只見一個虎面行者,前發齊眉,后發蓋頸,頭上束一條日月滲金箍,渾身上穿一件元青緞排扣子滾身短襖,下穿一條元青緞兜襠雞腿褲,腰系雙股鸞帶,足登薄底快靴,好一似蒲東寺不抹臉的憨惠明,還疑是五臺山沒吃醉的花和尚!那女子見他來勢兇惡,先就單刀直入取那和尚,那和尚也舉棍相迎。

    他兩個:

    一個使雁翎寶刀,一個使龍尾禪杖。一個棍起處似泰山壓頂,打下來舉手無情;一個刀擺處如大海揚波,觸著他抬頭便死。刀光棍勢,撒開萬點寒星;棍豎刀橫,聚作一團殺氣。

    一個莽和尚,一個俏佳人;一個穿紅,一個穿黑;彼此在那冷月昏燈之下,來來往往,吆吆喝喝。

    這場惡斗,斗得來十分好看!

    那女子斗到難解難分之處,心中犯想,說:“這個和尚倒來得恁的了得!若合他這等油斗,斗到幾時?”說著,虛晃一刀,故意的讓出一個空子來。那和尚一見,舉棍便向他頂門打來。女子把身子只一閃,閃在一旁,那棍早打了個空。和尚見上路打他不著,掣回棍,便從下路掃著他踝子骨打來。棍到處,只見那女子兩只小腳兒拳回去,踢跶一跳,便跳過那棍去。那和尚見兩棍打他不著,大吼一聲,雙手攢勁,輪開了棍,便取他中路,向左肋打來。

    那女子這番不閃了,他把柳腰一擺,平身向右一折,那棍便擦著左肋奔了脅下去;他卻揚起左胳膊,從那棍的上面向外一綽,往里一裹,早把棍綽在手里。和尚見他的兵器被人吃住了,咬著牙,撒著腰,往后一拽。那女子便把棍略松了一松,和尚險些兒不曾坐個倒蹲兒,連忙的插住兩腳,挺起腰來往前一掙。那女子趁勢兒把棍往懷里只一帶,那和尚便跟過來。女子舉刀向他面前一閃,和尚只顧躲那刀,不妨那女子抬起右腿,用腳跟向胸脯上一登,嘡,他立腳不穩,不由的撒了那純鋼禪杖,仰面朝天倒了。那女子笑道:“原來也不過如此!”那和尚在地下還待扎掙,只聽那女子說道:“不敢起動,我就把你這蒜錘子砸你這頭蒜!”說著,掖起那把刀來,手起一棍,打得他腦漿迸裂,霎時間青的、紅的、白的、黑的都流了出來,嗚呼哀哉,敢是死了。

    那女子回過頭來,見東墻邊那五個死了三個,兩個扎掙起來,在那里把頭碰的山響,口中不住討饒。那女子道:“委屈你們幾個,算填了餡了;只得饒你不得!”隨手一棍一個,也結果了性命。那女子片刻之間,彈打了一個當家的和尚,一個三兒;刀劈了一個瘦和尚,一個禿和尚;打倒了五個作工的僧人;結果了一個虎面行者:一共整十個人。他這才抬頭望著那一輪冷森森的月兒,長嘯了一聲,說:“這才殺得爽快!

    只不知屋里這位小爺嚇得是死是話?”說著,提了那禪杖走到窗前,只見那窗根兒上果然的通了一個小窟窿。他把著往里一望,原來安公子還方寸不離坐在那個地方,兩個大拇指堵住了耳門,那八個指頭捂著眼睛,在那里藏貓兒呢!

    那女子叫道:“公子,如今廟里的這般強盜都被我斷送了。你可好生的看著那包袱,等我把這門戶給你關好,向各處打一照再來。”公子說:“姑娘,你別走!”那女子也不答言,走到房門跟前,看了看,那門上并無鎖鑰屈戌,只釘著兩個大鐵環子。他便把手里那純鋼禪杖用手彎了轉來,彎成兩股,把兩頭插在鐵環子里,只一擰,擰了個麻花兒,把那門關好。重新拔出刀來,先到了廚房。只見三間正房,兩間作廚房,屋里西北另有個小門,靠禪堂一間堆些柴炭。那廚房里墻上掛著一盞油燈,案上雞鴨魚肉以至米面俱全。他也無心細看,踅身就穿過那月光門,出了院門,奔了大殿而來。只見那大殿并沒些香燈供養,連佛像也是暴土塵灰。順路到了西配殿,一望,寂靜無人。再往南便是那座馬圈的柵欄門。進門一看,原來是正北三間正房,正西一帶灰棚,正南三間馬棚。那馬棚里卸著一輛糙席篷子大車。一頭黃牛,一匹蔥白叫驢,都在空槽邊拴著。院子里四個騾子守著個草簾子在那里啃。一帶灰棚里不見些燈火,大約是那些做工的和尚住的。南頭一間,堆著一地喂牲口的草,草堆里臥著兩個人。從窗戶映著月光一看,只見那倆人身上止剩得兩條褲子,上身剝得精光,胸前都是血跡模糊碗大的一個窟窿,心肝五臟都掏去了。細認了認,卻是在岔道口看見的那兩個騾夫。

    那女子看了,點頭道:“這還有些天理!”說著,踅身奔了正房。那正房里面燈燭點得正亮,兩扇房門虛掩。推門進去,只見方才溜了的那個老和尚,守著一堆炭火,旁邊放著一把酒壺、一盅酒,正在那里燒兩個騾失的“狼心”“狗肺”吃呢。他一見女子進來,嚇的才待要嚷,那女子連忙用手把他的頭往下一按說:“不準高聲!我有話問你,說的明白,饒你性命。”不想這一按,手重了些,按錯了筍子,把個脖子按進腔子里去,“哼”的一聲,也交代了。那女子笑了一聲,說:“怎的這等不禁按!”他隨把桌子上的燈拿起來,里外屋里一照,只見不過是些破箱破籠衣服鋪蓋之流。又見那炕上堆著兩個騾夫的衣裳行李,行李堆上放著一封信,拿起那信來一看,上寫著“褚宅家信”。那女子自語道:“原來這封信在這里。”回手揣在懷里。邁步出門,嗖的一聲,縱上房去,又一縱,便上了那座大殿。站在殿脊上四邊一望,只見前是高山,后是曠野,左無村落,右無鄉鄰,止那天上一輪冷月,眼前一派寒煙。這地方好不冷靜!又向廟里一望,四邊寂靜,萬籟無聲,再也望不見個人影兒。

    “端的是都被我殺盡了!”看畢,順著大殿房脊,回到那禪堂東院,從房上跳將下來。

    才待上臺階兒,覺得心里一動,耳邊一熱,臉上一紅,不由得一陣四肢無力,連忙用那把刀拄在地上,說:“不好,我大錯了!我千不合萬不合,方才不合結果了那老和尚才是。

    如今正是深更半夜,況又在這古廟荒山,我這一進屋子,見了他,正有萬語千言,旁邊要沒個證明的人,幼女孤男,未免覺得……”想到這里,渾身益發搖搖無主起來。呆了半晌,他忽然把眉兒一揚,胸脯兒一挺,拿那把刀上下一指,說道:“癡丫頭!你看,這上面是甚么?下面是甚么?便是明里無人,豈得暗中無神?縱說暗中無神,難道他不是人不成?我不是人不成?何妨!”說著,他就先到廚房,向灶邊尋了一根秫秸,在燈盞里蘸了些油,點著出來。到了那禪堂門首,一只手扭開那鎖門的禪杖,進房先點上了燈。

    那公子見他回來,說道:“姑娘,你可回來了!方才你走后,險些兒不曾把我嚇死!”那女子忙問道:“難道又有甚么響動不成?”公子說:“豈止響動,直進屋里來了。”女子說:“不信門關得這樣牢靠,他會進來?”公子道:“他何嘗用從門里走?從窗戶里就進來了。”女子忙問:“進來便怎么樣?”公子指天畫地的說道:“進來他就跳上桌子,把那桌子上的菜舔了個干凈。我這里拍著窗戶吆喝了兩聲,他才夾著尾巴跑了。”

    女子道:“這倒底是個甚么東西?”公子道:“是個挺大的大貍花貓。”女子含怒道:“你這人怎的這等沒要緊!如今大事已完,我有萬言相告,此時才該你我閑談的時候了。”只見他靠了桌兒坐下,一只手按了那把倭刀,言無數句,話不一夕,才待開口還未開口,側耳一聽,只聽得一片哭聲,哭道是:“皇天菩薩!救命呀!”那哭聲哭得來十分悲慘!正是:

    好似錢塘潮汐水,一波才退一波來。

    要知那哭聲是怎的個原由,那女子聽了如何,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楚雄 | 丹东 | 六安 | 台北 | 桓台 | 湖州 | 东营 | 宣城 | 玉溪 | 平顶山 | 章丘 | 亳州 | 济宁 | 平凉 | 馆陶 | 克拉玛依 | 嘉峪关 | 金昌 | 日照 | 新沂 | 宁波 | 荣成 | 枣阳 | 泰安 | 南阳 | 海南海口 | 抚顺 | 如东 | 保定 | 马鞍山 | 如皋 | 德清 | 廊坊 | 深圳 | 张北 | 燕郊 | 绥化 | 宜都 | 澄迈 | 泸州 | 湛江 | 九江 | 盘锦 | 天门 | 沭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吉林长春 | 大庆 | 宜宾 | 永新 | 肇庆 | 江西南昌 | 昆山 | 泸州 | 昭通 | 玉树 | 济源 | 枣阳 | 四平 | 金坛 | 萍乡 | 襄阳 | 秦皇岛 | 湘潭 | 青海西宁 | 绥化 | 台北 | 遵义 | 潍坊 | 张掖 | 铜川 | 抚州 | 白银 | 昆山 | 肇庆 | 绍兴 | 神农架 | 玉林 | 承德 | 临猗 | 晋城 | 日喀则 | 玉树 | 醴陵 | 潮州 | 邯郸 | 菏泽 | 双鸭山 | 青海西宁 | 湖南长沙 | 陵水 | 江苏苏州 | 芜湖 | 贵港 | 桐乡 | 仁寿 | 普洱 | 柳州 | 梅州 | 乌海 | 永州 | 涿州 | 红河 | 昌吉 | 宜宾 | 百色 | 扬中 | 盐城 | 赤峰 | 兴安盟 | 汕尾 | 陵水 | 廊坊 | 滁州 | 陇南 | 开封 | 灵宝 | 营口 | 神农架 | 阿克苏 | 德宏 | 龙口 | 新沂 | 玉树 | 海拉尔 | 绥化 | 任丘 | 娄底 | 琼中 | 河池 | 绥化 | 临夏 | 毕节 | 西藏拉萨 | 海拉尔 | 神木 | 潍坊 | 攀枝花 | 乌兰察布 | 滨州 | 广汉 | 曹县 | 襄阳 | 上饶 | 台北 | 泸州 | 恩施 | 贵州贵阳 | 毕节 | 邳州 | 遂宁 | 红河 | 牡丹江 | 石河子 | 盘锦 | 陇南 | 赣州 | 姜堰 | 西藏拉萨 | 南京 | 文昌 | 葫芦岛 | 新余 | 九江 | 迪庆 | 迪庆 | 丽江 | 台湾台湾 | 自贡 | 榆林 | 温州 | 三门峡 | 黄石 | 日喀则 | 枣庄 | 抚州 | 宁波 | 如东 | 河源 | 龙岩 | 余姚 | 儋州 | 巴彦淖尔市 | 如东 | 桐城 | 海南 | 广饶 | 陕西西安 | 启东 | 鄢陵 | 莱州 | 厦门 | 乐清 | 阜新 | 绵阳 | 莱州 | 汉中 | 余姚 | 眉山 | 那曲 | 呼伦贝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启东 | 铜陵 | 浙江杭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鸡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