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三十回 開菊宴雙美激新郎 聆蘭言一心攻舊業

    這回書緊接上回,話表安公子。卻說安公子本是個聰明心性,倜儻人才,也虧父母的教養,詩禮的陶熔,才不曾走入紈褲輕佻一路。自從上年受了那場顛險,幸得返逆為順,自危而安,安老夫妻幕年守著個獨子,未免舐犢情深,加了幾分憐愛。偏偏的他又一時紅鸞雙照,得了何玉鳳、張金鳳這等一雙才貌心性色色出眾的佳人,心是肥了,氣是飛了,主意也漸漸的多了,外務也漸漸的來了。一個人到了成丁授室,離開父母左右,便是安老夫妻恁般嚴慈,那里還能時刻照管的到他?有時到了興會淋漓的時節,就難免有些“小德出入”。這日安太太吩咐他給岳父母順齋,原不過說了句“好好兒的弄點兒吃的”,他就這等山珍海味的小題大作起來,還可以說“畫龍點睛”;至于又無端的弄桌果酒,便覺“畫蛇添足”,可以不必了。果然那一雙村老兒作不來這些新花樣,力辭而去,他便就這桌席酒上生出篇文章來。因此,在上房時舅太太讓了他一句,他便忙忙的回到房中,催著打掃凈了屋子。又有個知趣兒的小鬟點了兩枝蘭花香,熏了熏張太太的那葉子煙氣味。

    那時正是十月上旬天氣,北地菊花盛開,他早購了些名種,院子里小小的堆起一座菊花山來,屋里簪瓶列盎,也擺得無處不是菊花。回到家里,便脫了袍褂,換上一件倭段鑲沿塌二十四股兒金線絳子的絳色縐綢鵪鶉爪兒皮襖,套一件鷹脖色摹本緞子面兒的珍珠毛兒半袖悶葫蘆兒,帶一頂片金邊兒沿鬼子欄桿的寶藍滿平金的帽頭兒,腦袋后頭搭拉著大長的紅穗子。凡是這些過于華靡不衷的服飾,都是安老爺平日不準穿戴的。這日父親不在家,便要穿戴起來擺搭擺搭。打扮好了,又親自提著個宜興花澆澆了回菊花,見那菊花山上有一枝“金如意”,一枝“玉連環”,開得十分玲瓏婀娜,便自己取了把剪花的小竹剪子剪下來,養在書桌上那個霽紅花囊里。等了半日,不見金、玉姊妹兩個回來,他就隨手拿了一本李義山的詩翻閱。時當正午,日影在窗,恰好屋里關住一個蜂兒,急切不得出去,碰得那窗欞兒冬冬作響。他手里拿著那本詩,正翻著“昨夜星辰昨夜風”那首《無題》,看到“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兩句,益發覺得滿室中古香繖艷,此情此景,世人無此風雅了。

    正看得高興,只聽窗外鉤聲格格,他姊妹兩個攜手同歸,忙丟下書笑道:“你姊妹兩個來得太妙,我這里正有樁要事相商。‘居,吾語汝。’便讓他兩個床上坐了。自己就靠著那張書桌說道:“今日給岳父母備了絕好的一桌果子,不想他二位老人家無此雅興。父母既不在家,何不要進來,再開他壇好酒,你我三個人作個賞菊小宴呢?”

    張姑娘聽了,先說道:“把果子要進來,咱們吃了使得;依我說,酒可以罷了罷,倒比不得公婆在家里。況且婆婆出門去了,舅母雖是那樣說,我同姐姐一會兒還得在上屋照料照料去才是。”公子正在興頭上,吃這一擋,便有些不豫色然。

    何小姐連忙向張姑娘丟了個眼色,說道:“舅母不是外人,既那樣說,咱們等會子再過去也使得。就是咱們屋里偶然偷空兒聚這么一遭兒,倒也沒甚么的。”公子聽了,才鼓起興來,便向著張姑娘道:“你這人怎的這等欠雅!對著美人,賞此名花,若無旨酒,豈不辜負這良辰美景?等我親自叫他們開酒去。”說著,興匆匆的跑出去了。

    這里張姑娘攢著眉帶著笑向何小姐道:“我的姐姐,你老人家是怎么了?前日合我說甚么來著?怎么今日又這等高興起來了呢?姐姐不知道,是說公公準他喝酒,他喝開了,可沒把門兒,人攔不住。”何小姐先嘆了口氣,說道:“妹子,你方才說的實在是正經話,我豈不知!咱們前日沒得談完,舅母來叫吃餑餑,就把這話打斷了。我看你我眼前可愁的還不專在他喝酒上。自從我來的第二天,看見他寫的‘春深似海’的那副對聯,合那首種梧桐的七截詩,我就添了樁心事,正要合你說。你比我早有先見之明,又說了那套話,我這兩日留上心一看,妹妹,你的話果然說的不錯。這大約總由于他心性過高,境遇過順,興會所到,就未免把這輕佻一路誤認作風雅。殊不知便是真‘風雅’,這兩個字也最容易誤人,誤人還誤得不淺!果然性情持得住風雅,也不過成個墨客騷人;倘被風雅移動了性情,竟會弄成個輕薄子弟。前賢那‘人無風趣官多貴,案有琴書家必貧’的兩句話,雖是過激之談,卻也確有此理。你只看古往今來那些風雅先生們,那一個是置身通顯的?

    “講到玉郎現在的處境,上有兩位老家兒栽培,下有你我兩人侍奉,豐衣足食,無慮無愁,可是你說的,正是奮志成名、力圖上進的時候。我看他一切丟開,只把這些閨閣閑情、筆墨瑣屑作了個正經,已經認差了路頭了。再說一句不是你我不害臊的話,若果然是照行樂圖兒上的那等一個不言不語的說不清道不明的你,或者像長生牌兒似的那等一個無知無識推不動搡不動的我,正所謂‘影里情郎,畫中愛寵’,他見這屋里沒甚么可風雅的去處,少不得也得一心撲到書本兒上去。偏偏兒守著這么個模樣兒的你,又來了照你這個模樣兒的我,一個人能有多大精神?要都用在這三間屋子里,還怕他不合脂粉花香日親日近,離經濟學問日遠日疏么?所以從來說的:‘三日不與士大夫談,則語言無味,面目可憎。’又道是:‘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古人何必無端的作這等危言?未必不有見于此。

    “你我若不早為之計,及至他久假不歸,有個一差二錯,那時就難保不被公婆道出個‘不’字來,責備你我幾句。便算公婆因愛惜他,原諒你我,不肯責備,要知一樣的給人作兒子,他這給人作兒子可與眾不同;一樣的給人作媳婦,你我這給人作媳婦可與眾不同。他給人作兒子,這條身子所關甚重;你我給人作媳婦,這兩副擔兒也就不輕。今日之下,你我合他三個人費了公婆無限的精神氣力,千難萬難,聚在一處,既然彼此一心,要不看破些枕席私情,認定了倫常至性,把他激成一個當代人物,可不可惜他這副人才?可不辜負公婆這番甘苦?可不枉結了你我這段因緣?”

    何小姐說到這里,張姑娘先舉手加額的念了一聲佛,說:“姐姐這話比我見的更遠。我雖說臉軟,碰著了,也勸他幾句,說的那會兒好,笑嘻嘻的答應著,過兩天,還是沒事一大堆。”

    何小姐道:“他如今正在興頭上,這樣合他輕描淡寫,大約未必中用。你不見你方才攔了他一句‘酒倒罷了’,他就有些不耐煩起來么?所以我合你使了個眼色。我的意思,正要借今日這席酒,你我看事作事,索性‘破釜沉舟’,痛下一番針砭,你道如何?”

    張姑娘道:“好是好極了,我在姐姐跟前可不存一點心眼兒。姐姐說話可一會價的性急,他的脾氣可一會兒的價性左,咱們可試著步兒來;萬一有個一時說不對路,倒不要被人聽見,一下子吹到公婆耳朵里,顯見得姐姐才來了幾天兒,兩個人就不和氣似的。”何小姐道:“你這話慮的很是,正是衛顧我的話。你只放心,我自然有個叫他左不到那里去的說法。”

    張姑娘道:“姐姐打算怎的個說法?我聽聽。”

    何小姐才要開口,兩個酒窩兒一動,把臉一紅,湊到張姑娘耳畔說了幾句,把個張姑娘樂的,連連點頭,笑道:“姐姐,這叫作‘兵法,攻心為上’,又叫作‘彭更有二焉’。”何小姐似嗔似喜的瞅了他一眼,說道:“人家合你說正經話,你又來了!”因又說道:“果然他聽進這話去,便是你我受他兩句甚么話,也不為可愧,不算受屈。只要把他逼到正路上去,不但如了公婆的愿,成了他個人,也不枉我拿著把刀把你兩個撮合在一塊子,也不枉你說破了嘴把我兩個撮合在一塊子。便是我的父母也不白占人家的一塊墳塋,親家爹媽也不白吃人家的半生茶飯了。這話要擱在第二個人家兒的同房姊妹,也說不得,必弄到這個疑那個取巧,那個疑這個賣乖,倒壞了醋了。你我兩個,不但我信得及你,我料你也一定信得及我,所以我才合你商量。你想著怎么樣?”張姑娘道:“姐姐,這還有甚么可商量的呀!姐姐沒來,就讓我有這見識,也沒這力量;如今姐姐來了,我還愁甚么?何況這話兩個人說又比一個人得說多了呢!不用商量,一定如此!”

    列公,你看,奇哉怪也!好一對奇怪女孩兒!他兩個算把“兒女英雄”四個字攥住不撒手,叼住不松嘴了。

    閑話休提。再整何玉鳳、張金鳳兩個計議停妥,倒歡歡喜喜先張羅著叫那些仆婦丫鬟放桌椅,安匙箸,洗盞滌器,便傳給廚房把果子打發上來。將擺得齊整,公子早忙忙的進來。

    見戴嬤嬤在那里汕哆嗼壺,便叫道:“嬤嬤,你先擱下那個,快給我找個干凈盆來掣酒。”

    原來安老爺的酒是交給葉通管著,便見葉通帶著兩個更夫抬進一大壇酒來,放在廊下。

    公子忙著問葉通道:“滑稽呢?”

    葉通只愣愣的站著不言語。公子道:“你沒帶進來嗎?”葉通這才回說:“請示爺:甚么是個‘呱咭’呀?”

    公子哈哈笑道:“難為你還告訴我你念過《古文觀止》呢,難道連《滑稽列傳》那篇漢文也沒念過嗎?”葉通道:“奴才念過,奴才只知那‘滑稽’兩個字作口角詼諧利辯講。這是個甚么?奴才可怎么帶得進來呢?”公子道:“怕不是這等講法。然則何不名曰《口角詼諧利辯列傳》而名曰《滑稽利傳》呢?這滑稽是件東西,就是掣酒的那個酒掣子,俗名叫作‘過山龍’,又叫‘倒流兒’。因這件東西從那頭把酒掣出來,繞個彎兒注到這頭兒去,如同人的滑串流口,雖是無稽之談,可以從他口里繞著彎兒說到人心里去,所以叫作‘滑稽’,又有個‘乘滑稽留’的意思,所以謂之《滑稽列傳》。明白了哇?取去罷喲!”葉通百忙里無意中倒明白了個典,笑道:“爺要說叫奴才取倒流兒去,奴才此時早取了來了!”公子這陣不著要,大約也由高興而起。

    不一時,葉通拿了酒掣子進來。公子看著掣出來互好了,才進屋子。早見筵開綠綺,人倚紅妝,已預備得停停妥妥,心下十分歡喜。又見正面設著張大椅子,東西對面兩張杌子,因說道:“這首座自然是為我而設了?占了,占了。”一抬腿,便從椅子旁邊拐攔上邁過去,站在椅子上,盤腿大坐下來。才得坐下,便叫:“酒來!酒來!”不防這個當兒,張姑娘捧壺,何小姐擎杯,滿滿的斟了一杯,送到跟前。他連忙道:“阿呀!怎么鬧起外官儀注來了?”何小姐道:“這是咱們屋里第一次開宴么!”他聽了,便騰的一聲跳下座來,座旁打了一躬,慌得他姊妹兩個笑而避之。又聽張姑娘道:“人家姐姐這盅酒可得干了哇。”公子接過來,站著一飲而盡。張姑娘接過杯來,便把壺遞給何小姐,照樣斟了一杯送過去。公子道:“這是有例在先的,不消再讓。”也一口氣飲干,便要接壺來回敬他姊妹兩個酒。二個一齊正色道:“這可使不得,看人家笑話。叫丫頭們斟罷。”

    公子只得歸坐,金、玉姊妹便分左右坐了。侍婢們按坐送上酒來。公子擎杯在手,左顧右盼,望著他姊妹兩個說:“請啊!”自己便先飲了一口,又撫掌道:“此人生第一樂也!”

    何小姐笑道:“這個典用得恰,咱們這堂屋里正少一塊匾,等喝完了酒,何不趁興就寫起來?”公子道:“用甚么字呢?”何小姐道:“四樂堂。”公子道:“怎的叫‘四樂’?”何小姐道:“你把這席酒算作第一樂,那‘父母俱存,兄弟無故’只好算第二樂;‘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只好算第三樂了;還敷余著個‘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湊起來,可不是‘四樂堂’?”

    公子聽得這話有些扎耳朵,便端起杯來又飲了一口,道:“且食蛤蜊。”隨即喝干了那杯,向他姊妹照杯。何小姐道:“這等來法,濫飲而易醉,咱們莫于行個令罷。”

    這句話更打進公子心眼兒里去了,連說:“有理!我們行甚么令呢?屋里書桌上有我養著的絕好一枝‘玉連環’,一枝‘金如意’,把他拿來,大家擊鼓傳花何如?”他兩個分明曉得把他兩個的芳名作戲,只作不解。張姑娘道:“這個令行不成。第一,公公的家教,咱們家從沒樂器這一類東西。便是此刻叫人在外頭現找去,只聽見背著鼓尋錘的,沒聽見拿著錘尋鼓的。縱讓找了來,我們雖沒行過這個令,想理去自然也得個會打鼓的,打出個遲急緊慢來,花落在誰手里才有趣;要就交給咱們這些丫頭老婆子一打,豈不把你這么個好令弄得風雅掃地了嗎?如今我倒有個主意,莫若就把方才你說的名花美人旨酒作個令牌子,想個方兒行起來,豈不風雅些呢?”

    何小姐先說:“有理!”便說:“如今要每人說‘賞名花’、‘酌旨酒’、‘對美人’三句,便仿著東坡令,每句底下要合著本韻綴上一句七言詩,不準用花酒美人的通套成句,都要切著你我三個今日的本地風光。你道好不好?”公子聽了,只樂得眼花兒繚亂,心花兒怒發,不差甚么連他自己出過花兒沒出過花兒都樂忘了。手里拿著一只筷子,敲打著桌子道:“風兮,風兮!可兒,可兒!實獲我心,依卿所奏!”

    張姑娘見公子狂得章法大亂,只低了頭抽了口煙,從兩個小鼻子眼兒里慢慢的噴出來,笑而不語。何小姐卻生來的言談爽利,氣趾飛揚,今日又故作出一團高興來,但見他在坐上鬢花亂顫,手釧鏗鏘。公子這些趣談,他只像不曾留意。

    只聽他向公子說道:“這個令可是我合妹妹出的主意,我們兩個可不在其位。況且‘女子,從人者也’,這屋里斷沒我兩個出令的理,自然從首座行起。”公子酒入歡腸,巴不得一聲兒先要行這個新令,不用人讓,自己告著先喝了一盅令酒,想了一想,說道:

    “賞名花,穩系金鈴護絳紗。

    酌旨酒,玉液金波香滿口。

    對美人,雪樣肌膚玉樣神。”

    金、玉二人相視一笑,都贊道:“好!”各飲了一口門杯。

    公子順著領兒向張姑娘把手一拱,道:“過令。該桐卿了。”張姑娘道:“我不僭姐姐。”何小姐聽了,更不推讓,便合公子說道:“我們兩個可不能說的像你那們風雅呀,只要押韻就是了。”公子道:“慢來,慢來!也得調個平仄,合著道理,才算得呢。”何小姐道:“自然。這平仄幸而還弄得明白,道理也還些微的有一點兒在里頭。”因說道:

    “賞名花,名花可及那金花?”

    才說得這一句,公子便攢著眉搖著頭道:“俗!”何小姐也不合他辯,又往下說第二句,道:

    “酌旨酒,旨酒可是瓊林酒?”

    公子撤著嘴道:“腐!”何小姐便說第三句,道:

    “對美人,美人可得作夫人?”

    公子連說:“丑!丑!丑!丑!你這個令收起來罷,把我麻犯的一身雞皮疙瘩了!你快把那盅酒喝了完事!”何小姐道:“怎的這樣的好令不入爺的耳呀?要調平仄,平仄不錯;要合道理,道理盡有。怎么倒罰我酒呢?”公子哈哈大笑道:“我倒請教請教,這番道理安在?”何小姐道:“既叫我說,咱們先講下:說的沒個道理,我認罰;有些道理,你認罰。

    何如?”

    公子道:“說得有個理,我吃一大杯;沒道理,要依金谷酒數受罰,諒你也喝不起,極少也得罰三杯,還不準先儒以為癩也。”張姑娘道:“就是這樣。我保著姐姐,姐姐要賴,不但姐姐喝三杯,我也陪三杯。”公子道:“既如此,‘姑妄言之妄聽之’罷啰。”

    何小姐見公子定要他說出個道理來,趁這機會便把坐兒挪了一挪,側過身子來斜簽著坐好了,望著公子說道:“既承清問,這話卻也不小小的有個道理在里頭,你若不嫌絮煩,容我合你細講。你方才合妹子說的:‘對著美人,賞此名花,若無旨酒,豈不辜負了良辰美景?’自然看得美人名花旨酒不容易得,良辰美景尤其不容易得。這話要不是你胸襟眼界里有些真見解,絕說不出來。只是替那美人名花旨酒設想:他談何容易作了個美人,開成朵名花,釀得杯旨酒?也要那對美人、賞名花、飲旨酒的消受得那旨酒名花美人,才算得美人名花旨酒的知音,便是那花酒美人也覺得增色。不然,你只管去對他、賞他、飲他,你干你的,他干他的,那良辰美景也只得算干那良辰美景的了。其中毫無樂趣,各不相干,還怎生道得個風雅?何況這幾件,件件都是天不輕容易給人!幸而有杯旨酒,又愁沒朵名花可賞;有朵名花,又愁短個美人相對;便算三樁都有了,更難的是美景良辰一時間都合在一處。講到今日之下,大爺,你生在這太平盛世,又正當有為之年,玉食錦衣,高堂大廈,我合妹妹兩個雖到不去美人,且幸不為嫫母;就眼前這花兒酒兒,也還不同野草村醪;再逢著今日這美景良辰,真是一刻千金,你算所望皆全,無意不滿了。要知‘天道豈全,人情豈滿’,‘美景不長,良辰難再’,‘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保不住‘杯中酒不空’,又怎保得住‘座上客常滿’?你怎生想個方兒,把這幾樁事樽節得長遠些,享用著安穩些便好?”

    公子道:“正好喝酒取樂,怎的忽然動起這等的感慨牢騷來了?”何小姐搖頭道:“不是這等講。我同妹妹兩個,一個村姑兒,一個孤女兒,受上天的厚恩,成全到這步田地,再要感慨牢騷,那便叫‘無病呻吟,無福消受’了。只是我兩個作了一個婦女,可立得起甚么事業來?不過是侍奉翁姑,幫助丈夫,教養子女,支持門庭,料量薪水。這幾件事件件作得到家,才對得過天去。我過來看了這幾日,現在的門庭不用我兩個支持,薪水不用我兩個料量,眼下且無子女用我兩個教養。第一件便是侍奉公婆,這樁事我同妹妹盡作得到家。就只愁你身上,我兩個有些幫助不來,我姊妹倒添了樁心事。”

    公子笑道:“這話那里說起?此之謂‘蘧伯玉帶籠頭——牽牽君子’。放著這等一位恢宏大度的何蕭史,一位細膩風光的張桐卿,還怕幫助不了一個安龍媒?我倒請教你二位,待要怎的個幫助我,又要幫助我到怎的個地位,才得心滿意足呢?”

    何小姐道:“不是謙,你我三個人也不用著這個‘謙’字。我想人生夢幻泡影,石火電光,不必往遠里講,就在坐的你我三個人,自上年能仁寺初逢,青云山再聚,算到今日,整整的一年。這一年之中,你我各各的經了多少滄桑,這日月便如落花流水一般的過去了。如今天假良緣,我兩個侍奉你一個,頭一件得幫助得你中個舉人,會上個進士,點了翰林,先交代了讀書這個場面。至于此以后的富貴利達,雖說有命存焉,難以預定,‘只要先上船,自然先到岸。’你是個讀書明理的人,豈不知‘仕非為貧也,而有時乎為貧;娶妻非為養也,而有時乎為養。’那時博得個大纛高牙,位尊祿厚,你我也好作養親榮親之計。這等講起來,我那插金花、飲瓊林酒、想封贈個夫人的令,那一句沒道理?你先道是‘俗’、‘腐’、‘丑’,我倒請教:怎生才是個不俗、不腐、不丑?你這見解一定加人一等,這等元妙高超法,我兩個怎生幫助得你來?”

    公了聽了,揚起頭來,啞然大笑,說道:“迂哉!迂哉!我只道你兩個有甚么石破天驚的大心事這等為難,原來為著這兩樁事!論取功名,不敢欺,安龍媒從考秀才起,就不曾科考過第二次,想那中舉人、中進士也還不到得如登天之難。據父親授我的這點學業,我看著那人金馬、步玉堂如同拾芥。論養父母,我家本不是那等等著錢糧米兒養活父母的人家兒,只這圍著莊園的幾畝薄田,盡可敷衍吃飯。何況父親還有從淮上一路回京承諸相好義贈的不下萬金,再加上鄧翁前日這一項,足有四萬金的光景。難道還不夠父母的安享不成?何必遠慮到此!”

    何小姐道:“你把金馬玉堂這番事業就看得這等容易!無論你有多大的學問,未必強似公公。你只看公公,便是個榜樣。至于家計,我在那邊住的時候,也聽見婆婆同舅母說過,圍著莊園的這片地原是我家的老圈地,當日多的很呢。年深日久,失迷的也有,隱瞞的也有,聽說公公不慣經理這些事情,家人又不在行,甚至被莊頭盜典盜賣的都有,如今剩的只怕還不及十分之一。果然如此,這點兒進項本就所入不抵所出。及至我過來,問了問,自從公公回京時,家中不曾減得一口人,省得一分用度,如今倒添了我合妹妹兩個人,親家爹媽二位,再加我家的宋官兒合我奶娘家的三口兒,就眼前算算,無端的就添了七八口人了。俗語說的好:‘但添一斗,不添一口。’日子不可長算,此后只有再添人的,怎生得夠?至于你說的這項銀子,公公回京一路盤纏,到家安置,再加上妹妹合我這兩件喜事,所費也就可想而知。便有個三四萬銀子,又支持得幾年?若不早為籌畫,到了那展轉不開的時候,還是請公公重作出山之計,再去奔波來養活你我呢?還是請婆婆摒擋薪水,受老米的艱窘呢?”張姑娘從旁道:“姐姐這話實在想的深,說的透!大小人家都是一理,大概受這個病的居多。”說話間,公子一面聽著,又三杯過手了。

    且住!安家的家事怎的安公子不知底細,何小姐倒知底細?何小姐尚知打算,安公子倒不知打算?何小姐精明也精明不到此,安公子蒙懂也蒙懂不到此。這個理怎么講?

    列公,其理甚明,人所易曉。何小姐是從苦境里過來的,如今得地身安,安不忘危,立志要成果起這家人家,立番事業。安公子是自幼嬌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何曾理會過怎生的叫作生計艱難?及至忽然從書房里掏出來,淮上一來一往走了一蕩,也只不過聆略些沖途市井的風土人情,長得了甚的心胸見識?落后回到家,又機緣一步湊巧似一步,境界一天從容似一天,他看著那烏克齋、鄧九公這班人,一幫動輒就是成千累萬,未免就把世路人情看得容易了。然則他當日那番輕身教父,守義拒婚,以至在淮上店里監里見著安老夫妻的那一番神情,在自家閨房里訓飭張姑娘的那一篇議論,豈不是個天真至情謹飭一邊的佳子弟?如今怎的忽然這等輕狂放縱起來呢?這也容易明白。

    他從前那些行徑,是天真至性里裹住了點兒書毒;現在的這番行徑,是知識開了,習俗所染,這就叫學油滑了。也還仗他那點書毒,才不學那吃喝嫖賭,成一個花花公子,所以就近于狂狷一路。大凡一個子弟,都有四重關:開了知識是第一重關,出了書房是第二重關,成了家是第三重關,入了宦途是第四重關。一關一變,變則化,化則休矣。果能始終不變,定然成個人物;然而不變的少。只要變后還能遵父兄的教訓,師友的勸勉,閨閫的箴規,慢慢的再往回來變,指望他“齊一變至于魯,魯一變至于道”,也就罷了;然而也少。

    且莫只顧閑談,打斷了人家小夫妻三個的話柄。再說安公子此時是一團的高興,那里聽的進這路話去?無如他在何小姐跟前又與張姑娘有些不同。自從上年見面的那日,一個“豎心旁兒”寫在那里,直到如今,雖不曾在右邊加上個甚么字,畢竟有些愛中生敬,敬中生畏;況且人家的話正正堂堂,料著一時駁不倒,便說道:“言之有理。偏現在又得出去謝幾天客,這一向忙完了,度過殘冬就是年下,等明年開了春,可要認認真真的用起功來了。”

    何小姐道:“你這話倒暗合了那個笑話了:一個人懶于讀書,賦詩言志,作了一首七言絕句,詩道:‘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初長正好眠;秋又凄涼冬又冷,收書又待過新年。’豈不聞‘君子見機而作,不俟終日?’怎的只顧把話兒說遠了?據我姊妹的意思,等公婆回家來,人牲口都勻出來了,你便拜兩天客,回來且把飲旨酒、賞名花、對美人的這些風雅事兒,以至那些言情遣興的詩詞、弄月吟風的勾當,一切無益身心的事,一概丟開。甚至連你的那蕭史、桐卿,也暫且莫把他擱在心上,一心干正經的,埋首用起功來。轉眼就是明年秋闈,再轉眼就是后年春榜,果然高捷連登,再點上庶常,進了那座清秘堂,別的慢講,你只看公公,正在精神強健的時候,忽然的急流勇退,安知不是一心指望你來翻梢?果然有這天,也好慰一慰老人家半世期望之心,平一平老人家一生抑郁之氣。你豈不作成了一個養志的孝子?俗話說的:‘先下米,先吃飯’。‘果然有命,水到渠成’。十年之間,不愁到不了臺閣封疆的地位。那時榮養雙親,俯仰無愧,到了這個分兒上了,還怕不‘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不成?這三件樂事你算都作到家了。我覺得便是那金谷園、肉屏風也不是甚么難事。算起來,十年過后你才三十歲,依然還是個白面書生,也還不算辜負了這良辰美景。那時候咱們可對了美人,飲著旨酒,賞那名花,由著性兒樂么!這屋里那塊‘四樂堂’的匾可算掛定了。不然,這‘春深似海’的屋子,也就難免’愁深似海’!不但我們這兩個‘鳳兮風兮,已而已而’了,只怕連你這今之所謂風雅,也就‘殆而殆而’了!那時你自己顧自己也顧不來,還想‘好待干云垂蔭日,護他比翼效雙棲’嗎?

    “這話卻不為著這席酒而起。自從我過來第二天,見了你這些筆墨,就深以為不然。連日更見你一天一天的近于口角尖酸,舉止輕佻,一路迥不是從前的溫文謹厚樣子。這卻大不是公婆教養成全的本意,我兩個深以為愁。幾次要勸勉你一番,這幾日偏忙忙碌碌,不得個機會。今日適逢其會,遇著你置這席酒,方才妹妹止說了個‘酒倒罷了’,你便有些不耐煩。照這等流連忘返優柔不斷起來,我姊妹竊以為不可。所以方才我兩個商量定了,就你口中言,道我心腹事,下這篇規諫。只不知這話大爺聽得進去聽不進去?”

    公子聽了這話,便有些受不住,不似先前那等柔和了。只見他沉著臉,垂著眼皮兒,閉著嘴,從鼻子里“嗯”了一聲,反身子挪了一挪,歪看頭兒向何小姐:“聽得進去便怎么樣,聽不進去便怎么樣?我倒請問其目!”他那意思,想著要把乾綱振起來,熏他一熏,料想今日之下的十三妹也不好怎樣。再不想這位十三妹可是熏得動的?他卻也不怎樣,只把嗓子提高了一調,說道:“聽得進去,莫講咱們屋里這點兒小事兒,便是侍奉公婆,應酬親友,支持門戶,約束家人,籌畫銀錢,以至料量薪水米鹽這些事,都交給我姊妹兩個。侍奉公婆是我兩個的第一件事,但有不周,許你責備;支持外面是我的事,料理里面是他的事。

    公婆只樂得安養,你只一意讀書。但能如此,我姊妹縱然給你暖足搔背,掃地拂塵,也甘心情愿,還一定體貼得你周到,侍奉的你殷勤。聽不進去,我兩個又有甚么法兒呢?左是這個院子,我兩個便退避三舍,搬到那三間南倒座去同住,盡著你在這屋里嘲風弄月,詩酒風流,我兩個絕不敢來過問,白日里便在上屋去侍奉公婆,晚間回房作些針黹,樂得消磨歲月,免得到頭來既誤了你,還對不住公婆,落了褒貶。”

    列公請聽,何小姐這段交代,照市井上外話說,這就叫“把朋友碼在那兒”了。安公子高高興興的一個酒場,再不想作了這等一個大煞風景。況他又正在年輕,心是高的,氣是傲的,臉皮兒是薄的,站著一地的丫鬟仆婦,被人家排大侄兒[排大侄兒:意指沒頭沒腦地數說。排,排揎,訓斥。大侄兒,指晚輩。]似的這等排了一場,一時臉上就有些大大的磨不開。不由得一把肝火直攻到囪門子上來,扯脖子帶腮頰漲了個通紅。

    才待開口,張姑娘的話來了,說道:“大爺,人家姐姐說的可是字字肺腑,句句藥石,你可先別鬧左性。且沉著心,捺著氣,細細兒的想想再說話。”

    安公子便扭過頭來向他道:“哦,想來你還有兩句話白兒?”張姑娘道:“姐姐口里說的話,就是我心里要說的話,不過這話不是這個一言那個一語的說得來的。再就讓我說,我也沒姐姐說得這等透澈。如今你聽得進去是如此如此,聽不進去是如彼如彼,這層話姐姐已經交代的明明白白的了,還用我說甚么?必要我說,我只有一句:‘君請擇于斯二者。’”

    安公子先前聽何小姐說話的時節,還只認作他又動了往日那獨往獨來的性情,想到那里說到那里,不過句句帶定張姑娘,說著得辭些,還不曾怪著張姑娘;及至見他兩次三番的從旁贊襄,如今又加上這等幾句話,把自己相處了一年多的一個同衾共枕的人,也不知“是兒時孟光接了梁鴻案”,這么兩天兒的工夫,會偷偷兒的爬到人家那頭兒去了!他又是害臊,又是虧心,又是著惱,把小臉兒都氣黃了。第一個主意便要發作一場。一想不妙,“論今日的局面,講不到‘雙拳敵不過四手’來,卻正是‘三人抬不過“理”字兒去,人家的話真說的有理,這一發作,父母回來一定曉得。母親本就把這兩個媳婦兒疼的寶貝兒似的,只他兩個這番話再請父親一聽,那一個字、那一句不入老人家的耳,合老人家的意?管取倒當著他兩個教訓我一場,那我可就算輸到家、栽到地兒了,不是主意;待要隱忍下去,只答應著,天長日久,這等幾間小屋子,弄一對大猱頭獅子不時的吼起來,更不成事。莫如給他個不說長短,不辯是非,從今日起,且干著他,不理他,他兩個自然該有些著慌;我卻暗里依他兩個的話,慢慢的把這些不要緊的營生丟開,干起正經的來,豈不是個兩全之道?”轉念一想,也不妥當:“這個招兒要合桐卿使,他或者還有個心里過不去,臉上磨不開;那位蕭史先生可是說的出來干的出來,萬一他認真的搬開了,看這光景,兩個人是一條藤兒,這一個搬了,那一個有個不跟著走的嗎?這屋里又剩了我跟著嬤嬤了,我這不是自己作冤嗎?再說,這等一對花朵兒般嬌艷水波兒般靈動的人,忍心害理的說干著他,不理他?天良何在?”想了半日,左歸不是,右歸不是。

    忽然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真正俗語說的不錯:“強將手下無弱兵。”安水心先生的世兄,既有乃翁的那等酒量,豈沒有乃翁那等胸襟?只見他立刻收了怒容,滿臉生疼的向金、玉姊妹笑道:“領教!這等講起來,這個令卻有道理,算我輸了。

    我方才原說我輸了喝一大杯,如今喝還你兩個一大杯,也該沒得說了。”說著,回頭便叫:“花鈴兒,你把書閣兒上那個紅瑪瑙大杯拿來。”一時取到,他便要過壺去,自己滿滿的斟了一杯。金、玉兩個見他認真要喝那大杯酒,心里早不安起來。何小姐忙道:“自己屋里說句頑兒話,怎的認起真來?好沒意思!這些酒吃下去,看不受用。”他那里肯依?張姑娘也道:“我罷了。姐姐來了幾天兒,既這等說,你認真喝那些酒,可不怕羞了他?”公子更不答言,雙手端起酒來,古都都一飲而盡,向他兩個照杯告干。只羞得他兩個兩張粉臉泛四朵桃花,一齊說道:“這是我兩個的不是,話過于說得急了!”一句沒說完,只見公子飲干了那杯酒,一只手按住那個杯,說道:“酒是喝了,我安龍媒一定謹遵大教。明年秋榜插了金花,還你個舉人;后年春闈赴瓊林宴,還你個進士,待進了那座清秘堂,大約不難書兩副紫泥誥封,雙手奉送。我卻洗凈了這雙眼睛,看你二位怎生的替我整理家園,孝順父母!你我三個人之中倘有一個作不到這個場中的,便拿這杯子作個榜樣!”說著,抓起那瑪瑙酒杯來,唰,往著門外石頭臺階子上就摔了去。這一摔,果然摔在石頭臺階子上,不用講,這件東西一定是鏘瑯瑯一聲,星飛粉碎!不想說時遲,才從公子手里扔出去,那時快,早見從臺階兒底下搶上一個人來,兩手當胸,把那紅瑪瑙酒杯緊緊的雙關抱住。這正是:

    劇憐脂粉香娃口,抵得十思一諫疏。

    要知后事如何,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枣庄 | 汉中 | 衢州 | 延安 | 温州 | 雄安新区 | 鹤壁 | 七台河 | 东莞 | 怀化 | 建湖 | 燕郊 | 无锡 | 牡丹江 | 安阳 | 漳州 | 贵州贵阳 | 偃师 | 南京 | 吉安 | 巴中 | 张家界 | 汝州 | 桂林 | 连云港 | 乌兰察布 | 伊犁 | 凉山 | 唐山 | 海宁 | 南平 | 永州 | 四平 | 潮州 | 锡林郭勒 | 天水 | 鸡西 | 广元 | 郴州 | 巴彦淖尔市 | 宜春 | 淮北 | 嘉兴 | 阿克苏 | 咸阳 | 包头 | 巢湖 | 清远 | 怀化 | 六安 | 铜仁 | 灌云 | 安阳 | 遵义 | 宁波 | 永康 | 崇左 | 中卫 | 承德 | 东莞 | 昭通 | 吉林长春 | 河南郑州 | 唐山 | 阿拉善盟 | 山西太原 | 嘉兴 | 龙口 | 黔东南 | 榆林 | 苍南 | 项城 | 天水 | 漳州 | 黔南 | 新泰 | 东莞 | 乐山 | 基隆 | 承德 | 台北 | 绵阳 | 天水 | 江门 | 毕节 | 佳木斯 | 朔州 | 阿里 | 昌吉 | 威海 | 台北 | 阳春 | 宝应县 | 无锡 | 和田 | 大连 | 庄河 | 云南昆明 | 洛阳 | 兴安盟 | 安阳 | 连云港 | 海北 | 仁寿 | 和县 | 衡水 | 连云港 | 台北 | 单县 | 宿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门峡 | 忻州 | 厦门 | 安岳 | 阳春 | 徐州 | 澳门澳门 | 苍南 | 定西 | 东莞 | 昌吉 | 余姚 | 南京 | 铜仁 | 大同 | 邵阳 | 桂林 | 神农架 | 济南 | 泰兴 | 漯河 | 琼中 | 武夷山 | 牡丹江 | 临沂 | 陕西西安 | 南通 | 南安 | 武威 | 台北 | 广西南宁 | 柳州 | 招远 | 新泰 | 黄山 | 屯昌 | 灌南 | 惠州 | 北海 | 莆田 | 东方 | 临沧 | 三沙 | 海南 | 惠州 | 荣成 | 五指山 | 顺德 | 云南昆明 | 襄阳 | 山东青岛 | 渭南 | 扬州 | 巴彦淖尔市 | 石河子 | 聊城 | 安阳 | 阳江 | 广安 | 和田 | 宜昌 | 肇庆 | 邹平 | 佳木斯 | 晋城 | 桐城 | 昭通 | 抚顺 | 黔西南 | 正定 | 白银 | 邹平 | 神木 | 金华 | 济宁 | 平凉 | 聊城 | 张掖 | 文山 | 南安 | 伊春 | 包头 | 攀枝花 | 日土 | 山南 | 改则 | 明港 | 南安 | 聊城 | 四川成都 | 宜宾 | 德清 | 白城 | 驻马店 | 漯河 | 贺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