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三回 三千里孝子走風塵 一封書義仆托幼主

    上回書交代的是安老爺因本管的河工兩次決口,那河道總督平日又合他不對,便借此參了一本,“革職拿問,帶罪賠修”,將安老爺下在山陽縣縣監。雖說是安頓在土地祠不至受苦,那廟里通共兩間小房子,安老爺住了里間,外間白日見客,晚間家人們打鋪,旁邊的一間小灰棚,只可以作作飯菜,頓頓茶水。安太太租了幾間飯店,暫且安身。幸而是個另院,還分得出個內外。只是那賠修的官項,計須五千余金,后任工員催逼得又緊,老爺兩袖清風,一時那里交得上?沒奈何,只得寫了家信,打發梁材進京將房地田園折變。且喜平日看文章的這些學生里頭,頗有幾個起來的,也只得分頭寫信,托他們張羅,好拼湊著交這賠項。

    一面就在家信里諭知公子:無論中與不中,不必出京,且等看此地官項交完,或是開復原官,或是如何,再作道理。梁材候老爺的信寫完封妥,收拾了當,即便起身。那老爺、太太自有一番的囑咐不表。

    列公,你看,拿著安老爺這樣一個厚道長者,辛苦半生,好容易中得一個進士,轉弄到這個地步,難道果真是“皇天不佑好心人”不成?斷無此理!大抵那運氣循環,自有個消長盈虛的定數。就是天,也是給氣運使喚著,定數所關,天也無從為力。照這樣講起來,豈不是好人也不得好報,惡人也不得好報,天下人都不必苦苦的作好人了?這又不然。在那等傷天害理的,一納頭的作了去,便叫作“自作孽,不可活”,那是一定無可救藥的了;果然有些善根,再知悔過,這人力定可以回天,便教作:“天作孽,猶可違”。何況安老爺這位忠厚長者呢?看不得他飛的不高,跌的不重,須知他苦的不盡,甜的不來,這是一。再說,安老爺若榜下不用知縣,不得到河工;不到河工,不至于獲罪;不至獲罪,安公子不得上路;安公子不上路,華蒼頭不必隨行;華蒼頭不隨行,不至途中患病;華蒼頭不患病,安公子不得落難;安公子不落難,好端端家里坐著,可就成不了這番“英雄兒女”的情節,“天理人情”的說部。列公,卻莫怪說書的饒舌。

    閑話休提。卻說那河臺一面委員摘去安老爺的印信,一面拜發折子,由馬上飛遞而來,不過五六天就得見面。當朝圣人愛民如子,一見河水沖決,民田受害,龍顏大怒,便照折一道旨意,將安學海“革職拿問,帶罪賠修”。這個旨意從內閣抄了出來,幾天兒工夫就上了京報,那報房里便挨門送看起來。

    安公子雖是閉門讀書,不問外事,早有那些關切些的親友得了信,遣人前來探聽。也有說白來看看的,也有說打聽任上一向有無家信的,卻都不肯明說。這日,有向來拜從安老爺看文章的一位梅公子,也是個世家,前來看望。見了安公子,便問:“老師這一向有信么?”安公子說:“便是許久沒接著老人家的諭帖了。”梅公子又問說:“也沒聽見甚么別的事呀?”安公子見他問的奇怪,連忙答說:“無所聞。這話從何問起?”梅公子道:“昨日聽見個朋友講起,說老師在河工上有個小小的罣誤,卻也不知其詳。要是吏部認得人,何不托人打聽打聽,見了原奏,就可知道詳細了。”安公子聽說,驚疑不定,要著人到烏宅打聽,偏偏的烏大爺新近得了閣學欽差,往浙江查辦事件去了,別處只怕打聽得不確,轉致誤事。

    當下那程師爺在坐,便說道:“吏部有我個同鄉,正在功司,等我去找他問問,就便托他抄個原奏的底子來看看,就放心了。”說著,連忙起身,進城去打聽。隨后梅公子也就告辭。安公子急得熱鍋上螞蟻一般,一夜也不曾好生得睡。直到次日晌午,那程師爺才趕回來。一見公子,便說:“事體卻不小,幸喜還不礙。”說著,從懷里把那抄來的原奏掏出來,遞給公子閱看。只見上面的出語寫的是:“請旨革職拿問,帶罪賠修,俟該參員果否能于限內照數賠繳,如式修齊,再行奏聞請旨。”公子看先,那程師爺又說道:“據部里說,只要銀子賠完,工程報竣,還可以送部引見。照這案情,大約沒有個不開復的,只不曉得老翁任所打算得出許多銀子來不能?”公子道:“老人家帶的盤纏本就無多,自己又是一文不要的,縱然有幾兩養廉,這幾個月的日用,兩三番的調任,大約也用完了,任上一時那里弄得出五六千銀子來?家中又別無存項,偏烏克齋又上了浙江,如果他在京,大約弄個兩三千金還容易。這便如何是好?”說著,便急得淚流不止。程師爺連忙說:“世兄,你且不要煩惱,等咱們大家慢慢計議出個道理來。”公子說:“我的方寸已亂,斷無道理可計議了!”

    那時安老爺留在家中照料家務的,還有個老家人,姓張,名叫進寶,原是累代陳人,年紀有七十余歲。他見公子十分的著急,便同華忠從旁說道:“我的小爺,你別著急,倘然你要急出個好共歹來,我們作奴才的可就吃不住了!如今有個商量。”因向程師爺說道:“我們小爺本就沒主意,再經了這事,別為難他了!倒是程師老爺替想想,行得行不得。這如今老爺是有了銀子就保住官兒了,沒有銀子,保不住官,還有不是。老爺任上沒銀子,家里又沒銀子,求親靠友去呢,就讓人家肯罷,誰家也不能存許多現的。”程師爺便道:“不必定要如數,難道老爺在外頭不作一點打算不成?如今弄多少是多少,也只好是集腋成裘了。”

    那張老頭兒聽了,說道:“好哇!正是這話了。”因又向公子道:“這話也不用遠說,只這眼前就有一個地方可以打算,華忠他也知道。咱們這西山里不是有座寶珠洞嗎?那廟里當家的不空和尚,他手里卻有幾兩銀子,向來知道他常放個三頭五百的帳,老爺常到他廟里下棋閑談,合他認得,奴才們也常見,如今就找他去。那和尚可是個貪利的,大約合地空口說白話也不得行。我們圍著莊子的這幾塊地,年終不是有二百多銀的租子嗎?就把這個兌給他,合他說明白了,按月計利,不論年分,銀到歸贖。合他借多少是多少,下余的再想法子。必得這樣,那銀子才打算得快。我們小爺是不懂這些事情的,程師老爺,你老白替想想怎么樣?”那師老爺說道:“豈但白替想想,我承老爺的相待,我們又從幼就在一處,同親弟兄一樣,如今托我在家照料,我雖不能為力,難道連一句話也不肯說不成?慢講照這樣辦法沒有差錯,就便有些差錯,老爺日后要怪,就算你我一同商量的都使得。那銀子有處寄去,很好,倘然沒有妥便,就是我走一蕩也使得。”那張老頭兒說道:“怎么驚動起師老爺來了?你老人家別看我這七十來歲的老頭子,托我們老爺的福,也還巴結著跑的動,何況是報答主兒呢!”

    華忠聽了,便插嘴道:“老大爺,你老人家算了罷,那可不是話!你要去,在你老人家可算得忠心報主咧。不是我說句怎嗎兒的話,這個年紀,倘然經不得辛苦,有點兒頭疼腦熱,可不誤了大事了嗎?你老人家弄妥當了,還是我跑罷。”

    那張進寶道:“你更離不得了,你去了,這位小爺出來進去的交給誰呀?”兩個撅老頭子,你一言我一語抬個不了,卻都為主人的事。

    公子怔了半天,說道:“你們先不必吵吵,先打算銀子去要緊。有了銀子,我自己去,我已經想了半天了。你們想,老爺這番光景,太太不知急的怎么個樣兒,再加惦記著我,二位老人家心里更不知怎么難過。不如我去見見,倒得放心。如果有了銀子,就是嬤嬤爹跟我去,至多再帶上一個人,咱們明日就起身。”程師爺笑道:“世兄,你可是不知世路之難了。

    那銀子借得成否還不得知,就便可成,還有許多應商的事,如何就定得明日起身呢!況且老翁把你留京,深望你這番鄉試一舉成名。如今場期將近,丟下出京,倘然到那里,老人家的公事已有頭緒了,恐怕倒大不是老人家的意思。”公子說道:“不見得我這一進場就中;滿算著中了,老人家弄到如此光景,我還要這舉人何用?”程師爺道:“這是你的孝思不匱,原該如此。但此刻正是沿途大水,車斷走不得,你難道還能騎長行牲口去不成?此事還得斟酌。”那張進寶、華忠二人也是苦苦的相攔。

    怎奈公子主意已定,說:“你們大家都不用說了,再說我就真急了!”華奶公見公子發急,只得哄他說道:“且等借了銀子來,咱們慢慢再講去的話。”因向程師爺說:“師老爺不知道,我們這位小爺只管像個女孩兒似的,馬上可巴圖魯[滿語,英雄、勇士],從小兒就愛馬,老爺也常教他騎,就是劣蹶些兒的馬也騎得住。真要去,那長行牲口倒不必愁。”說著又道:“今日回回師傅,索興別作那文章了罷,咱們回來帶著小幺兒們在這園子周圍散誕散誕。”程師爺道:“正是,不要過于那個,暢一暢罷。”公子口里答應著,只是發怔。

    說話間,外邊拿進兩個職名來,一個上寫著“管曰枌”,一個上寫著“何之潤”。原來那管曰枌號叫子金,是個舉人;何之潤號叫麥舟,由拔貢用了小京官,已經得了主事——都是安老爺造就出來的學生。也因曉得了安老爺的信息,齊來安慰公子。公子看了職名,即刻叫請。二人進來,安慰了一番,公子也把方才的話一一的告訴二人。那管子金便先說道:“不想到老師如此的不順。我們已寫了知單,去知會各同窗的朋友,多少大家集個成數出來。

    但恐太倉一粟,無濟于事。這里另備了百金,是兄弟的老人家同何老伯的。”何之潤接著也說道:“偏是這個當兒烏克齋不在家,昨日老人家已經懇切寫了一封信,由提塘給他發了去了。他在外面登高而呼,只怕還容易些。況且浙江離淮安甚近,寄去也甚便。老師這事情大概也就可挽回了。龍媒,你不必過于惦記,把身子養得好好兒的,好去見老人家。”公子一一的答應致謝。少刻,又有那些親友們來看,人來人往,亂了半天。也有說是必該親去的,也有說還得斟酌的,公子此時意亂如麻,只有答應的分兒,也不及合那些人置辯。眾人談了幾句,不能久坐,一一的告辭。

    公子才送了出去,又見門上的人跑進來回道:“舅太太來了。”原來這舅太太就是佟孺人娘家的嫂子,早年孀居,無兒無女。佟孺人起身時,曾托過他常來家里照應照應,今日也是聽見這個信息前來看望。一進門,見了公子就說道:“你瞧,這是怎么說呢!”說著,便掏小手巾兒擦眼淚。一路進來,又慢慢的細問了一番。自有家中留下的兩個女人并華嬤嬤支應,裝煙倒茶。

    正說話間,那張進寶從廟里回來,進門先給舅太太請了安。公子便趕著問道:“怎么樣?”張進寶回道:“奴才到了那里,那不空和尚先前有些推托,后來聽見老爺這事,他說:‘既然如此,老爺是我廟里的護法,再沒不出力的,都照你說的,怎么好怎么好。但是多了沒有,我這里只有二千銀子,就全拿了去,可得大少爺寫個字據。’依奴才看,他倒不是怕奴才這個人靠不住,他是靠不住奴才這歲數了。大概再多幾兩他也還拿得出來。如今他只借給二千銀子,他是扣著利錢說話呢!”公子更不問別的長短,便問:“銀子呢?”張進寶說道:“那得明日兌了地,立了字兒,就可以拿來。”說著,便又將方才在外如何商量并公子怎樣要去的話,回了舅太太一遍。

    舅太太聽了,連忙說道:“噯喲!好孩子,那可使不得,二三千里地呢!這么大遠的,你可不許胡鬧!”公子本來生怕舅母攔他,聽了這話,早急得滿面通紅,兩眼含淚的說道:“好舅母,別攔我了!我聽見這信,心里已經急的恨不得立刻就飛到淮安,見著面才好!再要攔著我不教去,我必憋出一場大病來,那時死了……”這句話沒說完,就放聲大哭起來。

    把個舅太太慌的,拉著他的手說道:“好孩子,好外外[外外:即外甥。后文“外外姐姐”,指外甥媳婦。],你別著急,別委屈!咱們去!咱們去!有舅母呢!”這公子才不言語了。

    列公,這安公子是那女孩兒一般百依百順的人,怎么忽然的這等執性起來?從來說“父子至性”,有了安老爺這樣一個慈父,自然就養出安公子這樣一個孝子。他這一段是從至性中來的,正所謂兒女中的英雄,一時便有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意思。旁人只說是慢慢的勸著就勸轉來了,那知他早打了個九牛拉不轉的主意,一言抄百總,任是誰說,算是去定了。

    話休絮煩。次日,張進寶便把外間的事情分撥已定,請公子在那借約上畫了押,把銀子兌回來。內里多虧舅太太住下,帶了華嬤嬤并兩三個仆婦,給他打點那路上應穿的衣服,隨手所用的什物。一時商定華忠跟去,又派了一個粗使小子,名叫劉住兒的跟著,好幫著路上照應。雇了四頭長行騾子,他主仆三個人騎了三頭,一頭馱載行李銀兩。連諸親友幫的盤費,也湊了有二千四五百金。那公子也不及各處辭行,也不等選擇吉日,忙忙的把行李弄妥,他主仆三人便從莊園上起身。兩個騾夫跟著,順著西南大路奔長新店而來。到了長新店,那天已是日落時分,華忠、劉住兒服侍公子吃了飯,收拾已畢,大家睡下,一宿晚景不提。

    次日起來,正待起身,只見家里的一個打雜的更夫叫鮑老的闖了進來,向著劉住兒說道:“你快家去罷,你們老奶奶子不濟事兒咧!”那劉住兒一怔,還沒及答言,華忠便開口問道:“這是那里的話?我走的時候,他媽還來托付我說,‘道兒上管著他些兒,別惹大爺生氣。’怎么就會不濟事兒了呢?”

    鮑老說:“誰知道哇!他摔了一個筋斗,就沒了氣兒了么!”華忠又問說:“誰教你來告訴的?”鮑老說道:“他家親戚兒。我來的時候,棺材還沒有呢。”華忠說:“你難道沒見張爺就來了么?”鮑老說:“我本是前兒合張爺告下假來,要回三河去,因為買了點東西兒,晚了,夜里個才走,他家親戚兒就教我順便捎這個信來。來的時候,張爺進城給舅太太道乏去了。沒見著。”

    兩個人這里說話,劉住兒已經爬在地下,哭著給安公子磕頭,求著先放他回去發送他媽。華忠就撅著胡子說道:“你先別為難大爺。你聽我告訴你:咱們這個當奴才的,主于就是一層天,除了主子家的事,全得靠后。你媽是已經完了,你就飛回去也見不著了。依我說,你倒不如一心的伺候大爺去,到了淮安,不愁老爺、太太不施恩。你白想想,我這話是不是?”那劉住兒倒也不敢多說。

    公子聽了,連忙說道:“嬤嬤爹,不是這樣。他這一件事,我看著聽著,心里就不忍。

    再說,我原為老爺的事出來,他也是個給人家作兒子的,豈有他媽死了不教他去發送的理?斷乎使不得!倒是給他幾兩銀子,放他回去,把趕露兒換了來罷。”原來這趕露兒也是個家生子兒,他本姓白,又是趕白露這天養的,原叫白露兒,后來安老爺嫌他這名字白呀白呀的,不好叫,就叫他趕露兒,人也還勤謹老實。華忠聽公子這話,想了一想,因說道:“大爺這話倒也是。”便對劉住兒說:“你還不給大爺磕頭嗎?”那劉住兒連忙磕了一個頭,起來,又給華忠磕頭。華忠拿了五兩銀子,回明公子,賞了他,囑咐說:“你這一回去,先見見張爺,告訴明白張爺,就說大爺的話:把趕露兒打發了來,教他跟了去。可告訴明白了他,我跟著大爺今日只走半站。在尖站上等他,教他連夜走,快些趕來。你趕緊把你的行李拿上,也就走罷。”那劉住兒一面哭,一面收拾,一面答應,忙忙的起身去了。隨后華忠又打發了鮑老,便一人跟著公子起行上路。

    到了尖站,安公子從這晚上起,就盼望趕露兒來,左盼右盼,總不見到。華忠說:“今日趕不到的,他連夜走,也得明日早上來。大家睡罷。”誰想到了次日早上,等到日出,也不見趕露兒來。華忠抱怨道:“這些小行子們,再靠不住!這又不知在那里頑兒住了。”因說:“咱們別耽誤了路,給店家留下話,等他來了,教他后趕兒罷。”說著,便告訴店里:我們那里尖,那里住,我們后頭走著個姓白的伙計,來了告訴他。店主人說:“你老萬安罷,這是走路的常事,等他來說給他就完了,誤不了事。”華忠便同了公子按程前進。不想一連走了兩站,那趕露兒也沒趕來。把個公子急的不住的問:“嬤嬤爹,他不來可怎么好呢?”華忠說道:“他娘的!這點道兒趕不上,也出來當奴才!大爺不用著急,靠我一個人兒,挺著這把老骨頭,也送你到淮安了。”

    列公,你道那劉住兒回去也不過一天的路程,那趕露兒連夜趕來,總該趕上安公子了,怎么他始終不曾趕上呢?有個原故。原來那劉住兒的媽在宅外頭住著,劉住兒回家就奔著哭他媽去了,接連著買棺盛殮、送信、接三,昏的把叫趕露兒這件事忘的蹤影全無。直等到三天以后,他才忽然想起,告知了張進寶,被張進寶著實的罵了一頓,才連忙打發了趕露兒起身。所以一路上左趕右趕,再趕不上公子。直等公子到了淮安,他才趕上,真成了個“白趕路兒”的了。此是后話不提。

    卻說那華忠一人服侍公子南來,格外的加倍小心,調停那公子的饑飽寒暖,又不時的催著兩個騾夫早走早住。世上最難纏的無過“車船店腳牙”。這兩個騾夫再不說他閑下一頭騾子,他還是不住的左支腳錢,右討酒錢,把個老頭子慪的,嚷一陣,鬧一陣,一路不曾有一天的清凈。

    一日,正走到在平的上站。這日站道本大,公子也著實的乏了,打開鋪蓋要早些睡,怎奈那店里的臭蟲咬的再睡不著。只見華忠才得躺下,忽又起來開門出去。公子便問:“嬤嬤爹,你那里去?”華忠說:“走走就來。”一會兒才得回來,復又出去。公子又問:“你怎么了?”華忠說:“不怎么著,想是喝多了水了,有些水瀉。”說著,一連就是十來次。先前還出院子去,到后來就在外間屋里走動,哼啊哼的,哼成一處;噯喲啊噯喲的,噯喲成一團。公子連忙問:“你肚子疼呀?”那華忠應了一聲進來,只見他臉上發青,摸了摸,手足冰冷,連說話都沒些氣力,一會價便手腳亂動,直著脖子喊叫起來。公子嚇得渾身亂抖,兩淚直流,搓著手,只叫:“這可怎么好!這可怎么好!”

    這一陣鬧,那走更的聽見了,快去告訴店主人,說:“店里有了病人了!”那店主人點了個燈籠,隔窗戶叫公子開了門,進來一看,說:“不好!這是勾腳痧,轉腿肚子!快些給他刮出來打出來才好呢!”趕緊取了一個青銅錢,一把子麻秸,連刮帶打,直弄的周身紫爛渾青,打出一身的黑紫包來,他的手腳才漸漸的熱了過來。店主人說:“不相干兒了,可還靠不住,這痧子還怕回來。要得放心,得用針扎。”因向公子說:“這話可得問客人你老了。”公子說:“只要他好,只是這時候可那里去找會扎針的代服去呢?”店主人說:“你老要作得主,我就會給他扎。”公子是急了,答應不上來。還是華忠拿手比著,叫他扎罷。他才到柜房里拿了針來,在“風門”、“肝俞”、“腎俞”、“三里”四個穴道扎了四針。只見華忠頭上微微出了一點兒汗,才說出話來。公子連連給那店主人道謝,就要給他銀子。店主人說:“客人,你別!咱一來是為行好,二來也怕臟了我的店。真要死了,那就累贅多了。”說著,提著那燈籠照著去了,還說是:“客人,你可想著關門。”公子關了門,倒招呼了半夜的嬤嬤爹,這才沉沉睡去。一宿無話。

    次日,只見那華忠睡了半夜,緩過來了,只是動彈不得,連那臉上也不成人樣了。公子又慰問了他一番。跑堂兒的提著開水壺來,又給了他些湯水喝。公子才胡擄忙亂的吃了一頓飯。那店主人不放心,惦著又來看。華忠便在炕上給他道謝。那店主人說:“那里的話,好了就是天月二德!”公子就問:“你看著,明日上得路了罷?”店主人說:“好輕松話!別說上路,等過二十天起了炕,就算好的!”華忠說:“小爺,你只別著急,等我歇歇兒告訴你。”

    店主人走后,他便向公子說:“大爺呀!真應了俗語說的:‘一人有福,托帶滿屋。’一家子本都仗著老爺,如今老爺走這步背運,帶累的大爺你受這樣苦惱,偏又遇著劉住兒死媽。

    只可恨趕露兒這個東西,到今日也沒趕來。——原說滿破著不用他們,我一個人也服侍你去了,誰想又害了這場大病,昨兒險些死了。在咱們主仆,作兒女,作奴才,都是該的。

    只是我假如昨日果然死了,在我死這么一千個,也不過臭一塊地。只是大爺你前進不能,后退不能,那可怎么好!如今活過來了,這就是老天的慈悲。”

    那華老頭兒說到這里,安公子已就是哭得言不得語不得。

    他又說道:“我的好小爺,你且莫傷心!讓我說話要緊。”便接著說道:“只是我雖活過來,要照那店主人說的二十天后不能起炕的話,也是瞎話;大約也得個十天八天才扎掙得起來。倘然要把老爺的這項銀子耽擱了,慢說我,就挫骨揚灰也抵不了這罪過。我的爺,你可是出來作甚么來了?我如今有個主意:這里過了茌平,從大路上岔道往南,二十里外有個地方,叫作二十八棵紅柳樹,那里有我一個妹夫子。這人姓褚,人稱他是褚一官。他是一個保鏢的,他在那地方鄧家莊跟著他師父住。我這妹妹比我小十來多歲,我爹媽沒了,是我們兩口子把他養大了聘的,所以他們待我最好。如今他跟著他師父弄得家成業就,上年他還捎了書子來,教我們兩口子帶了隨緣兒告假出去,脫了這個奴才坯子,他們養我的老。我想著受主子恩典,又招呼了你這么大,撂下走了,天良何在?那還想發生嗎?我可就回復了他們了,說:‘等求著你們的時候,再求你們去。’這書子我不還求大爺你念給我聽來著么!如今我求他去。大爺,你就照我這話并現在的原故,結結實實的替我給他寫一封書子,就說我求他一直的把你送到淮安,老爺自然不虧負他的。你可不要轉文兒,那字兒要深了,怕他不懂。你把這信寫好了帶上,等我托店家找一個妥當人,明日就同你起身。只走半站,到茌平那座悅來老店,落程住下,再給騾夫幾百錢,叫他把這書子送到二十八棵紅柳樹,叫褚老一找到悅來店來。他長的是個大身量,黃凈子臉兒,兩撇小胡子兒,左手是個六枝子。倘然他不在家,你這書子里寫上,就叫我妹子到店里來。該當叫甚么人送了你去,這點事他也分撥的開。我這妹子右耳朵眼兒豁了一個。大爺,你可千千萬萬見了這兩個人的面再商量走的話,不然,就在那店里耽擱一半天倒使得。要緊!要緊!我只要扎掙的住了,隨后就趕了來。

    路上趕是趕不上了,算是辜負了老爺、太太的恩典,苦了大爺你了。只好等到任上,把這兩條腿交給老爺罷!”說著,也就嗚嗚咽咽的哭起來。

    公子擦著眼淚低頭想了一想,說:“有那樣的,就從這里打發人去約他來,再見見你,不更妥當嗎?”華忠說:“我也想到這里了,一則,隔著一百多地,騾夫未必肯去;二則,如果褚老一不在家,我那妹子他也不好跑出這樣遠來;三則,一去一來又得耽誤工夫,你明日起身又可多走半站。我的爺,你依我這話是萬無一失的。”公子雖是不愿意,無如自己要見父母的心急,除了這樣也再無別法,就照著華忠的話,一邊問著,替他給那褚一官寫了一封信。寫完又念給他聽,這才封好。面上寫了“褚宅家信”,又寫上“內信送至二十八棵紅柳樹鄧九太爺寶莊問交舍親褚一爺查收”,寫明年月,用了圖書,收好。華忠便將店主人請來,合他說找人送公子到茌平的話。

    那店主人說:“巧了,才來了一起子從張家口販皮貨往南京去的客人,明日也打這路走,那都是有本錢的,同他們走,太保得重了,也不用再找人。”華忠說:“你還是給我們找個人好,為的是把這位送到了,我好得個回信兒。”店主人說:“有了,有了。那不值甚么,回來給他幾個酒錢就完了。”公子見嬤嬤爹一一的布置的停當,他才略放下一分心,便拿了五十兩一封銀子出來,給嬤嬤爹盤費養病。華忠道:“用不了這些,我留二十兩就夠使的了。還有一句話囑咐你,這項銀子可關乎著老爺的大事。大爺的話,路上就有護送你的人,可也得加倍小心。這一路是賊盜出沒的地方,下了店不妨,那是店家的干系,走著須要小心。大道正路不妨,十里一墩,五里一堡,還有來往的行人,背道須要小心。白日里不妨,就讓有歹人,他也沒有大清白晝下手的,黑夜須要小心。就便下了店,你切記不可胡行亂走,這銀子不可露出來。等閑的人也不必叫他進屋門,為的是有一等人往往的就辦作討吃的花子,串店的妓女,喬妝打扮的來給強盜作眼線看道兒,不可不防。一言抄百語,你‘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切記!切記!”公子聽了,一一的緊記在心。一時彼此都覺得心里有多少話要說、要問,只是說不出,主仆二人好生的依依不舍。

    話休絮煩,一宿無話。到了五更,華忠便叫了送公子去的店伙來,又張羅公子洗臉吃些東西,又囑咐了兩個騾夫一番,便催著公子會著那一起客人同走。可憐那公子嬌生慣養,家里父母萬般珍愛,乳母丫鬟多少人圍隨,如今落得跟著兩個騾夫,戴月披星、沖風冒雨的上路去了。這正是:

    青龍與白虎同行,吉兇事全然未保。

    要知那安公子到了茌平,怎生叫人去尋褚一官,那褚一官到底來也不來,都在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迪庆 | 大庆 | 蓬莱 | 蚌埠 | 吴忠 | 屯昌 | 珠海 | 新余 | 阿克苏 | 宁德 | 雄安新区 | 深圳 | 博尔塔拉 | 偃师 | 三沙 | 喀什 | 汕头 | 张北 | 赣州 | 克孜勒苏 | 绵阳 | 保山 | 襄阳 | 盐城 | 遂宁 | 玉环 | 荆门 | 兴安盟 | 临猗 | 金华 | 通辽 | 七台河 | 克拉玛依 | 日喀则 | 广饶 | 惠州 | 酒泉 | 临沂 | 山西太原 | 抚州 | 娄底 | 锡林郭勒 | 广饶 | 黔东南 | 淮安 | 崇左 | 台北 | 北海 | 运城 | 廊坊 | 神木 | 和田 | 梧州 | 陕西西安 | 项城 | 锦州 | 晋城 | 红河 | 深圳 | 宁夏银川 | 阿克苏 | 临猗 | 博尔塔拉 | 桐乡 | 桐乡 | 西双版纳 | 如东 | 荆门 | 新泰 | 贵州贵阳 | 黄冈 | 齐齐哈尔 | 齐齐哈尔 | 荆州 | 郴州 | 韶关 | 株洲 | 浙江杭州 | 菏泽 | 扬中 | 佳木斯 | 博尔塔拉 | 安康 | 南通 | 北海 | 临沂 | 襄阳 | 定安 | 马鞍山 | 焦作 | 河南郑州 | 建湖 | 固原 | 运城 | 泉州 | 高雄 | 长垣 | 济源 | 台湾台湾 | 日土 | 株洲 | 内江 | 许昌 | 通辽 | 天水 | 广安 | 来宾 | 楚雄 | 山西太原 | 嘉峪关 | 杞县 | 宿州 | 琼中 | 阳泉 | 贵港 | 崇左 | 三亚 | 广元 | 白山 | 包头 | 伊春 | 赣州 | 自贡 | 东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嘴山 | 中山 | 菏泽 | 宁国 | 廊坊 | 余姚 | 海南海口 | 大兴安岭 | 绵阳 | 神木 | 鹰潭 | 象山 | 三亚 | 迁安市 | 日喀则 | 金华 | 巴中 | 镇江 | 辽源 | 东方 | 吉安 | 九江 | 平顶山 | 上饶 | 儋州 | 秦皇岛 | 新乡 | 曹县 | 宁波 | 大兴安岭 | 杞县 | 中山 | 济宁 | 阜阳 | 衡阳 | 湖州 | 那曲 | 库尔勒 | 泉州 | 果洛 | 莒县 | 诸城 | 宁德 | 荣成 | 商洛 | 株洲 | 海南 | 临猗 | 阿克苏 | 温州 | 石河子 | 安徽合肥 | 漳州 | 遵义 | 平凉 | 靖江 | 晋城 | 库尔勒 | 济南 | 那曲 | 柳州 | 安岳 | 铜陵 | 焦作 | 海宁 | 肥城 | 徐州 | 哈密 | 长兴 | 伊犁 | 孝感 | 资阳 | 如皋 | 张北 | 盐城 | 中卫 | 攀枝花 | 绍兴 | 丽水 | 博罗 | 文山 | 南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