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二回 沐皇恩特授河工令 忤大憲冤陷縣監牢

    這回書緊接前回,講的是那安老爺揀發了河工知縣,把外面的公私應酬料理已畢,便在家打點起上路的事來。

    這日飯罷無事,想要先把家務交代一番,因傳進了家中幾個中用些的家人,內中也有機伶些的,也有糊涂些的,誰不想獻個殷勤,討老爺喜歡,好圖一個門印的重用?那知老爺早打了個“雇來回車”的主意,便開口先望著太太說道:“太太,如今咱們要作外任了。我想我此番到外任去,慢講補缺的話,就是候補知縣,也不知天準我作不準我作,還不知我準我作不準我作。”說到這里,大家就先怔了一怔,太太只得答應了一聲。

    只聽老爺往下說道:“我的怕作外官,太太是知道的,此番偏偏的走了這條路。在官場上講,實在是天恩,我有個不感激報效的嗎?但是,我的素性是個拘泥人,不喜繁華,不善應酬,到了經手錢糧的事,我更怕。如今到外頭去作官,自然非家居可比,也得學些圓通。

    但那圓通得來的地方好說,到了圓通不來,我還只得是笨作。行得去行不去,我可就不知道了。所以我的主意,打算暫且不帶家眷,我一個人帶上幾個家人,輕騎減從的先去看看路數。如果處得下去,到了明秋,我再打發人來接家眷不遲。家里的事,向來我就不大管,都是太太操心,不用我囑咐。我的盤纏,現有的盡可敷衍,也不用打算。我所慮者,家里雖有兩個可靠的家人,實在懂事的少。玉格又年輕,萬一有個緊要些的事兒,以至寄家信、帶東西這些事情,我都托了烏明阿烏老大了。他雖合咱們滿洲漢軍隔旗,卻是我第一個得意門生,他待我也實在親熱。那個人將來不可限量,太太看著,幾天兒就上去了。我起身后他必常來,來時太太總見見他,玉格也可以合他時常親近,那是個正經人。此外,第一件心事,明年八月鄉試,玉格務必教他去觀觀場。”因向公子說:“你的文章,我已經托莫友士先生合吳侍郎給你批閱,可按期取了題目來作了,分頭送去。”公子一一答應。

    說到這里,太太才要說話,只見老爺又說道:“哦,還有件事。前日我在上頭遇見咱們旗的卜德成卜三爺,趕著給玉格提親。”太太聽見有人給公子提親,連忙問道:“說得是誰家?”老爺道:“太太不必忙著問,這門親不好作,大約太太也未必愿意。他說的是隆府上的姑娘。你算,我家雖不是查不出號兒來的人家,現在通共就是我這樣一個七品大員,無端的去合這等闊人家兒去作親家,已經不必;況且我打聽得姑娘脾氣驕縱,相貌也很平常。我走后,倘然他再托人來說,就回復說我沒留下話就是了。至于玉格,今年才十七歲,這事也還不忙。我的意思,總等他進一步功名成就,才給他提親呢。”太太說:“這家子聽了去,敢是不大合式。拿著我們這么一個好孩子,再要中了,也不怕沒那富室豪門找上門來,只怕兩三家子趕著提來還定不得呢!”

    老爺說:“倒也不在乎富室豪門,只要得個相貌端正、性情賢慧、持得家吃得苦的孩子,那怕他是南山里、北村里都使得。”太太說:“教老爺說的,真個的,我們孩子怎么了,就娶個南山里北村里的?這時候且說不到這些事,倒是老爺才說的一個人兒先去的話,還是商量商量。老爺雖說是能吃苦,也五十歲的人了,況且又是一場大病才好,平日這幾個丫頭們服侍,老婆子們伺候,我還怕他們不能周到,都得我自己調停,如今就靠這幾個小子們,如何使得呢?再說,萬一得了缺,或者署事有了衙門,老爺難道天天在家不成?別的慢講,這顆印是個要緊的,衙門里要不分出個內外來斷乎使不得!老爺想想。”老爺說:“何嘗不是呢!我也不是沒想到這里。但是玉格此番鄉試是斷不能不留京的,既留下他,不能不留下太太照管他。這是相因而至的事情,可有甚么法呢!”

    那公子在一旁,正因父親無法不起身赴官,自己無法不留京鄉試,父子的一番離別,心里十分難過。就以父親的身子、年紀講,沿路的風霜,異鄉的水土,沒個著己的人照料,也真不放心。如今又聽父母的這番為難是因自己起見,他便說道:“我有一句糊涂話不敢說,只怕父母不準。據我的糊涂見識,請父母只管同去,把我留在家里。”老爺、太太還沒等說完,齊說道:“那如何使得!”公子說:“請聽我回明白了。要講應酬世路,料理當家,我自然不中用。但我向來的膽兒小,不出頭,受父母的教導不敢胡行亂走的,這層還可以自信。至于外邊的事,現在已經安頓妥當了。家里再留下兩個中用些的家人支應門戶,我不過查查問問,便一意的用起功來。等鄉試之后,中與不中,就趕緊起身,后趕了去,也不過半年多的光景。一舉三得,可不知使得使不得?”

    太太聽了,只是搖頭,老爺也似乎不以為可。但是左歸右歸,總歸不出個道理來。還是老爺明決,料著自己一人前去,有多少不便,大家又彼此都不放心,聽了公子的這番話,想了一想,便向太太道:“玉格這番話,雖說的是孩子話,卻也有些兒見識。我一個人去,你們娘兒兩個都不放心;太太既同去,太太便沒有甚么不放心的了;有了太太同去,玉格又沒甚么不放心的了;可又添上了個玉格在家,我同太太的不放心——這本是樁天生不能兩全的事。譬如咱們早在外任,如今從外任打發他進京鄉試,難道我合太太還能跟著他不成?

    況且他也這么樣大了,歷練歷練也好。他既有這志向,只好就照他這話說定了罷。太太想著怎樣?”那太太聽了,自然是左右為難,但事到其間,實在無法,便向老爺說道:“老爺見的自然不錯,就這樣定規了罷。但是老爺前日不是說帶了華忠去么?如今既是這樣說定了,把華忠給玉格留下。那個老頭子也勤謹,也嘴碎,跟著他,里里外外的,又放一點兒心。”

    老爺連說:“有理,我要帶了華忠去,原為他張羅張羅我的洗洗汕汕這些零星事情,看個屋子。如今把他留下,就該派戴勤去也使得。戴勤手里的事,有宋官兒一個人也照料過來了。”

    當日計議已定,便連日的派定家人,收拾行李。安老爺一面又把自己從前拜從過一位業師跟前的世弟兄程師爺請來,留在家中照料公子溫習舉業,幫著支應外客。那程師爺單名一個式字。他也有個兒子,名叫程代弼,雖不能文,卻寫得一筆好字,便求安老爺帶去,不計修金,幫著寫寫來往書信。外邊去的,是門上家人晉升,簽押家人葉通,料理家務家人梁材,還有戴勤并華忠的兒子隨緣兒,大小跟班的三四個人,外薦長隨兩三個人,以至廚子、火夫人等;內里帶的是晉升家的、梁材家的、戴勤家的、隨緣兒媳婦——這隨緣兒媳婦便是戴勤的女孩兒,并其余的婆子丫鬟,共有二十余人。老爺一輛太平車,太太一輛河南棚車,其余家人都是半裝半坐的大車。諸事安排已畢,這老爺、太太辭過親友,拜別祠堂,便擇了個長行吉日,帶領里外一行人等,起身南下。

    這日,公子送到普濟堂,老爺便不教往下再送。當下爺兒娘兒們依依不舍,公子只是垂淚,太太也是千叮萬囑沾眼抹淚的說個不了。老爺便忍著淚說道:“幾天的離別,轉眼便得聚會,何必如此!”說著又吩咐了公子幾句安靜度日、奮勉讀書的話,竟自合太太各各上車去了。

    公子送了老爺、太太動身,眼望著那車去得遠了,還在那里呆呆的呆望。那老爺、太太在車上也不由得幾次的回頭遠望,只是戀戀不舍。這正是古人說的:“世上傷心無限事,最難死別與生離。”這公子一直等一行車輛人馬都已走了,又讓那些送行的親友先行,然后才帶華忠并一應家人回到莊園。真個的,他就一納頭的杜門不出,每日攻書,按期作文起來。

    這且不表。

    且說那安老爺同了家眷自普濟堂長行,當日住了常新店。

    沿路無非是曉行夜住,渴飲饑餐。不則一日,到了王家營子。

    渡過黃河,便到南河河道總督駐扎的所在,正是淮安地方。早有本地長班預先給找下公館,沿河接見。上下一行人便搬運行李,暫在公館住下。安老爺草草的安頓已畢,便去拜過首縣山陽縣各廳同寅,見過府道,然后才上院投遞手本,稟到稟見。那河臺本是個從河工佐雜微員出身,靠那逢迎鉆于的上頭,弄了幾個錢,卻又把皇上家的有用錢糧,作了他致送當道的進身獻納,不上幾年,就巴結到河工道員。又加他在工多年,講到那些裹頭挑壩、下埽加堤的工程,怎樣購料,怎樣作工,怎樣省事,怎樣賺錢,那一件也瞞他不過。因此上歷署兩河事務,就得了南河河道總督。待人傲慢驕奢,居心忌刻陰險。

    那時同安老爺一班兒揀發的十二人,早有一大半各自找了門路,要了書信,先趕到河工,為的是好搶著鉆營個差委。

    及至安老爺到來,投遞了手本,河臺看了,便覺他怠慢來遲。

    又見京中不曾有一個當道大老寫信前來托照應他,便疑心安老爺仗著是個世家旗人,有心傲上。隨吩咐說:“教他等見官的日子隨眾參見。”安老爺是個坦白正路人,那里留心這些事?

    一般也隨眾打點些京里的土儀,給河臺送去。及至送到院上,巡捕傳了進去,交給門上。那門上家人看了看禮單,見上面寫著不過是些京靴、縉紳、杏仁、冬菜等件,便向巡捕官發話道:“這個官兒來得古怪呀!你在這院上當巡捕也不是一年咧,大凡到工的官兒們送禮,誰不是緙繡呢羽、綢緞皮張,還有玉玩金器、朝珠洋表的,怎么這位爺送起這個來了?他還是河員送禮,還是‘看墳的打抽豐’[歇后語有“看墳打抽豐——吃鬼”。此指十分吝嗇。]來了?這不是攪嗎!沒法兒,也得給他回上去。”說著,回了進去,又從中說了些懈怠話。那河臺心里更覺得是安老爺瞧他不起,又加上了三分不受用。當時吩咐出來,說:“大人向不收禮,這樣的費心費事,教安太爺留著送人罷!”。

    次日,正是見官日子,安老爺也隨眾投了手本。少時傳見,那河臺先算定了安老爺是個不通世路、沒有材干的人,及至見面,遞上履歷,才知這老爺是由進士出身。又見他舉止安詳,言詞慷慨,心里說:“這人既是如此通達諳練,豈有連個送禮的輕重過節兒他也不明白的理?這分明看我是個佐雜出身,他自己又是兩榜,輕慢我的意思。倒得先拿他一拿!”

    因又動了個忌才之意,淡淡的問了幾句話,就起身讓走,送出來了。那安老爺也只道新官見面之常,不過如此,也不在意。從此就在淮安地方候補聽差,除了三八上院,朔望行香,倒也落得安閑無事。安老爺本是個雅量,遇著那些同寅宴會,卻也去走走,但是一有了歌兒舞女,再遇見打牌搖攤,可就弄不來了。久之,那些同寅也覺得他一人向隅,滿座不歡,漸漸的就有些聲氣不通起來。這且不在話下。

    卻說河臺一日接得邳州稟報,稟稱邳州管河州判病故出缺。這缺本是個工段最簡的冷靜地方,又恰巧輪到安老爺署事到班,便下札懸牌,委了安老爺前往署事。安老爺接了委牌,稟辭出來,又到府里稟辭。準安府見面先談了幾句官話,便問:“吾兄,你請定了幕中的朋友了沒有?”安老爺說:“卑職到此不久,人地生疏,正要合大人討人呢。”知府說:“很好。那前任請的朋友錢公就很妥當,你就請他蟬聯下去罷。”

    說著,從靴掖兒里掏出一個名條。安老爺連忙的接過來,見上面寫著“錢如甫”三個字,當下收了。

    這天便是山陽縣請吃晚飯,飲酒中間,安老爺也請教了一番到工如何辦事的話。那首縣便說:“辦工首在得人,兄弟這里卻有一個千妥萬當的人,他從前就在邳州衙門,如今在兄弟這里。只是兄弟這里人浮于事,實在用不開。二哥,你帶了他去,大可助你一臂之力。”說著,便叫了那人來叩見。

    安老爺一看,見那人生得大鼻子,高顴骨,一雙鼠目,幾根黃須,看去就不像個安分之徒。因是首縣薦的,便先問了問他的名姓。那人回稱姓霍,名叫士端。那首縣便道:“明日就到安太老爺公館伺候去罷。”那人謝了一謝,便退下去。一時酒散。安老爺次日便拜客辭行,帶了家眷奔邳州而來。

    于路無話。到了那里,自有一班的書吏衙役迎接,并那到任堂規以至同城官員如何接風宴會,都不必煩瑣。安老爺到任后,所喜工輕政簡,公事無多,老夫妻二人就照平日在家一般的過起勤儉日子來,心中只是記掛著公子。所喜接得幾封家信,知道家中安靜,公子照常讀書,也就無可惦念了。

    一日,安老爺接著邳州直河巡檢的稟報,報稱沿河碎石坦坡一段被水沖刷,土岸蟄陷,稟請興修。安老爺接了案帖,親自帶了工書人等到工查看,不過有十來丈工程,偶因木樁脫落,以致碎石倒塌散漫,卻都不曾沖去,盡可撈用。那土工也蟄陷得無多,自己雖不懂,看了去大約也不過百十金的事。回來便吩咐該房書役辦稿,就在歲修銀兩項下動支趕辦。

    次日,房里送進稿來,先送師爺點定,簽押呈上老爺標畫。見那稿倒還辦得明白,只那工段的尺丈,購料的堆垛,錢糧的多少,卻空著沒填,旁邊粘著一個小小紅簽兒,上寫著“請內批”三個字。那該辦的師爺也不曾填寫。老爺當下叫簽押,說:“你去問問師爺,這數目怎么沒填寫?想是漏了。”少停簽押回稱說:“問過師爺,師爺說候老爺把錢糧數目批定,再核料物尺丈,向來是這等辦的。”老爺說:“這怎么講?難道我自己會銷算不成?你大約沒聽清楚,等我自己問去罷。”

    說著,便起身來到書房。

    那師爺聽得東家過來了,連忙換上了帽子,作揖迎接,腳底下可還是兩只鞋。送茶讓坐已畢,老爺就問起這句話來。只見那師爺咬文嚼字的說道:“規矩是這等的,要東家批定了報多少錢糧,晚生才好照著那錢糧的數目核算工料的。”老爺說:“那丈尺是勘明白了,既有了丈尺,自然是核著丈尺算工料,核著工料算錢糧,怎么倒先定錢糧數目呢?況且叫我批定,又怎樣個約略核計多少呢?譬如就照前日現勘的丈尺,據先生你看應用多少錢糧?”那師爺說:“要照現勘的丈尺,多也不過百十金罷了。”老爺說:“可又來!就照著這數目據實報出去就是了。”那師爺連連搖頭說:“這是作不來的!”老爺便問:“這又怎么講呢?”那師爺道:“承東家不棄,請晚生在這衙門幫辦公事,可不敢不傾心吐膽的奉告:我們這些河工衙門,這‘據實’兩個字是用不著、行不去的哪。即如東家從北京到此,盤費日用,府上衙門,內外上下那一處不是用錢的?況且京中各當道大老,合本省的層層上司,以至同寅相好,都要應酬的到,尤其不容易。這也在東家自己,晚生也不敢冒昧多說。但是,就我們這衙門講,晚生是有也可,沒有也可,倒也不計較。只這內而門印、跟班,以至廚子、火夫,外而六房、三班,以至散役,那一個不是指望著開個口子,弄些工程吃飯的?此猶其小焉者也。再加一個工程出來,府里要費,道里要費,到了院費,更是個大宗。這之后,委員勘工要費,收工要費,以至將來的科費、部費,層層面面,那里不要若干的錢?東家是位高明不過的,請想想,可是‘據實’兩個字行得去的?”

    老爺聽了這話,心下一想:“要是這樣的頑法,這豈不是拿著國家有用的帑項錢糧,來供大家的養家肥己、胡作非為么?這我可就有點子弄不來了。”因向那師爺說道:“據先生你講起來,這外費是沒法的了。至于我的家人,斷乎不必,我的這層更不消提起。”那師爺見不是路,固然不愿意,但是“三分匠人,七分主人”,也無法,只得含含糊糊的核了二三百金的錢糧,報了出去。從此衙門內外人人抱怨,不說老爺清廉,倒道老爺呆氣,都盼老爺高升,說:“再要作下去,大家可就都扎上口袋嘴兒了!”

    且不說眾人的七言八語。卻說一日忽然院上發下了一角公文,老爺拆開一看,原來是自己調署了高堰外河通判。老爺看畢,正在心里納悶,說:“我到這里不久,又調署了高堰,這是何意?”早見那長隨霍士端興匆匆的走上來道喜,說:“這實在是件想不到的事!這缺要算一個美缺,差不多的求也求不到手。如今調署了老爺,這是上頭看承得老爺重,再不然,就是老爺京里的有甚么硬人情兒到了。這番調動,老爺可必得像模像樣答上頭的情,才使得呢!”

    老爺便說:”我也不過是盡心竭力,事事從實,慎重皇上家的錢糧,愛惜小民的性命,就是答了上司的情了,難道還有個甚么別的法子不成?”霍士端說:“這個全不在此。只這眼前便有一個機會,小的正要回老爺:這下月便是河臺的正壽,可不知老爺打算怎么樣個行法?”老爺道:“那早已辦妥當了。我上次在淮安,首縣就說過,每個備銀五十兩,公辦壽屏壽禮,我已經交給首縣了。”霍士端笑道:“難道老爺打算這樣就完了不成?”老爺說:“依你還要怎樣呢?”霍士端回說:“小的可敢說‘怎么樣’呢,不過是老爺待小的恩重,見不到就罷了;既見到了,要不拿出血心來提補老爺,那小的就喪盡天良了。就小的知道的說:那淮徐道是綢緞紗羅;淮揚道辦的秀氣,是四方硯臺,外面看著是一色的紫檀匣子盛著端石硯臺,里面卻用赤金鑄成,再用漆罩上一層,這分禮可就不菲;淮海道是一串珍珠手串,八兩遼參;河庫道辦的更巧,是專人到大人原籍置一頃地,把莊頭佃戶兌給本宅的少爺,卻把契紙裝了一個小匣兒,帶到院上當面送的;就是那二十四廳,也各有各的路數,各有各的巧妙。老爺如今就這五十兩公分,如何下得去?何況老爺現在調署這樣一個美缺呢!”

    老爺說:“這可就罷了我了!慢說我沒有這樣家當,便有,我也不肯這樣作法。”霍士端說:“這事老爺有甚么不肯的?這是有去有來的買賣,不過是拿國家庫里錢搗庫里的眼,弄得好,巧了還是個對合子的利兒呢!不然的時候,可惜這樣個好缺,只怕咱們站不穩。”老爺聽到這里,便說:“你不必往下講了,去罷,去罷!”那霍士端看這光景,料是說不進去,便訕訕的退了下來,另作他自己的打算去了。

    話休絮煩。安老爺自從接了調署的札文,便一面打發家眷到高堰通判衙門任所,自己一面打點上院謝委,就便拜河臺的大壽。不日到了淮安,正遇河臺壽期將近,預先擺酒唱戲,公請那些個河員。眾人的禮物都是你賭我賽,不亞如那臨潼斗寶一般。獨安老爺除了五十兩公分之外,就是磕了三個頭,吃了一碗面,便匆匆的謝委稟辭,上任而去。

    不則一日,到了新任,只見那里人煙輻輳,地道繁華,便是衙門的氣概,吏役的整齊,也與那冷清清的邳州小衙門不同。更兼工段綿長,錢糧浩大,公事紛繁,一連幾日接交代,點垛料,核庫冊,又加上安頓家眷,把個安老爺忙得茶飯無心,坐臥不定,這才料理清楚。

    列公,你道那河臺既是合安老爺那等不合式,安老爺又是個古板的人,在他跟前沒有一毫的趨奉,此外又不曾有個致意托情的,他忽然把安老爺調了這樣一個美缺,到底是個甚么意思?列公有所不知,這從中有個原故。那高堰外河地方,正是高家堰的下游,受水的地方。這前任的通判官兒又是個精明鬼兒,他見上次高家堰開了口子之后,雖然趕緊的合了龍,這下游一帶的工程,都是偷工減料作的,斷靠不住。

    他好容易耗過了三月桃汛,吃是吃飽了,擄是擄夠了,算沒他的事了,想著趁這個當兒躲一躲,另找個把穩道兒走走。因此謀了一個留省銷算的差使,倒讓出缺來給別人署事。那河臺本是河工上的一個蟲兒,他有甚么不懂的?只是收了人家的厚禮,不能不應,看了看這個立刻出亂子的地方,若另委別人,誰也都給過個三千二千、一千八百的,怎好意思呢?沒法兒,可就想起安老爺來了。偏看了看收禮的帳,輕重不等,大家都格外有些盡心,獨安老爺只有壽屏上一個空名字,他已是十分的著惱;又見這安老爺的才情見識遠出自己之上,可就用著他當日說的那個“拿他一拿”的主意了。想著如此把他一調,既壓一壓外邊的口舌,他果然經歷伏汛,保得無事,倒好保他一保,不怕他不格外盡心;倘然他辦不來,索性把他參了,他也沒的可說。因此上才有這番調署。

    那安老爺睡里夢里也算不到此!不想“皇天不佑好心人”,偏是安老爺到任之后,正是春盡夏初長水的時候。那洪澤湖連日連夜長水,高家堰口子又沖開一百余丈,那水直奔了高家堰外河下游而來。不但兩岸沖刷,連那民間的田園房舍都沖得東倒西塌,七零八落。那安插難民,自有一班兒地方官料理。這段大工,正是安老爺的責成。一面集夫購料,一面通稟動帑興修。那院上批將下來,批得是:“高堰下游工段,經前任河員修理完固,歷經桃汛無虞。該署員到任,正應先事預防,設法保護。乃偶遇水勢稍長,即至漫決沖刷,實屬辦理不善。著先行摘去頂戴,限一月修復,無得草率偷減,大干末便。”

    安老爺接著看了,便笑了一笑,向太太說道:“這是外官必有之事。況這窮通榮辱的關頭,我還看得清楚,太太也不必介意。倒是這國帑民命是要緊的。”說著,傳出話去,即日上工。就駐在工上,會同營員督率那些吏役、兵丁、工夫,認真的修作起來。大家見老爺事事與人同甘同苦,眾情躍踴,也仗著夫齊料足,果然在一月限內便修筑得完工。雖說不能處處工歸實用,比起那前任并各廳的工程,也就算加倍的工堅料實,大不相同了。一面完工,一面通報上去,稟請派員查收。

    你道巧不巧,正應了俗語說的:“屋漏更遭連夜雨,船行又遇打頭風。”偏偏從工完這日下雨起,一連傾盆價的下了半個月的大雨。又加著四川、湖北一帶江水異漲,那水勢建瓴而下,沿河陡長七八九尺、丈余水勢不等。那查收的委員又是合安老爺不大聯絡的,約估著那查費也未必出手,便不肯刻日到工查收。這個當兒,越耗雨越不住,雨越不住水越加長,又從別人的上段工上開了個小口子,那水直串到本工的土泊岸里,刷成了浪窩子,把個不曾奉憲查收的新工,排山也似價坍了下來。安老爺急得目瞪口呆,只得連夜稟報。

    那河臺一見大怒,便批道是:“甫作新工,尚未驗收,遽致倒塌,其為草率偷減可知。

    仰即候參!”一面委員摘印接署,一面委員提安老爺到淮安候審。那委員取出文書給安老爺看,見那奏稿上參的是“革職拿問,帶罪賠修”。安老爺的頂子本是摘了去的了,國家的王法不敢不領,立刻就是兩個官役看了起來。幸而安老爺是個讀書明理閱歷通達的人,毫無一點怨天尤人光景。但說:“鄰省水漲,洪澤湖倒灌,上段口岸沖決,我可有甚么法子呢!斷不敢說冤枉。總是我安學海無學無能,不通庶務,讀書一場,落得這步田地,辜負天恩祖德,再無可說了。”只是安太太那里經過這些事情,只嚇得他體似篩糠,淚流滿面。老爺說:“太太,事已至此,怕也無益,哭也無用。我走后,你急急的也到淮安,找幾間房子住下,再慢慢的商量個道理。”

    話休絮煩。那安老爺同了委員起程,太太也在那衙門住不住了,便連夜的歸著行李,拖泥帶水的也奔淮安而來。安老爺到淮投到,本沒有甚么可問的情節,便交在山陽縣衙門收管,追取賠修銀兩。還虧那山陽縣因他是個清官,又是官犯,不曾下在監里,就安頓在監門里一個土地祠居住。

    那太太到了淮安,還那里找甚么公館去!暫且在東關飯店安身。那時幕友是走了,長隨是散了,便有幾個孤身跟班的,養活不開,也薦出去了,只剩下程代弼程相公,并晉升、梁材、戴勤、隨緣兒幾個家人,并幾個仆婦丫鬟無處可去。

    可憐安老爺從上年冬里出任外官,算到如今,不過半年光景,便作了一場黃粱大夢!這正是:

    世事茫茫如大海,人生何處不風波?!

    要知那安老爺夫妻此后怎的個歸著,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广安 | 枣阳 | 株洲 | 阳江 | 济源 | 克孜勒苏 | 台南 | 海南海口 | 蚌埠 | 天长 | 日照 | 临夏 | 渭南 | 鹤壁 | 云浮 | 海拉尔 | 滁州 | 石嘴山 | 邹平 | 景德镇 | 昌吉 | 黄南 | 鞍山 | 醴陵 | 肥城 | 三河 | 衢州 | 浙江杭州 | 启东 | 博罗 | 梅州 | 青州 | 仙桃 | 大连 | 漯河 | 丽水 | 衡水 | 西双版纳 | 曹县 | 鹤岗 | 凉山 | 河南郑州 | 盘锦 | 靖江 | 灌南 | 通化 | 桓台 | 通辽 | 无锡 | 盐城 | 齐齐哈尔 | 海门 | 中山 | 常州 | 安吉 | 灌南 | 南充 | 香港香港 | 德宏 | 驻马店 | 乌海 | 南平 | 惠州 | 仁怀 | 武夷山 | 丽水 | 莱芜 | 莱芜 | 巢湖 | 明港 | 东台 | 巴中 | 聊城 | 邳州 | 海南海口 | 通辽 | 新乡 | 泰州 | 渭南 | 鄢陵 | 十堰 | 德阳 | 南平 | 汉川 | 克孜勒苏 | 鹰潭 | 湖南长沙 | 山南 | 广西南宁 | 红河 | 清远 | 三沙 | 承德 | 改则 | 琼海 | 咸宁 | 榆林 | 三门峡 | 扬中 | 酒泉 | 滕州 | 肥城 | 昭通 | 抚顺 | 中山 | 乐山 | 四平 | 临沂 | 武安 | 单县 | 德清 | 晋城 | 海北 | 高密 | 陵水 | 宜昌 | 黔东南 | 梅州 | 荆门 | 盐城 | 宁夏银川 | 遵义 | 宁国 | 中卫 | 临沂 | 漳州 | 商洛 | 桓台 | 株洲 | 贵港 | 台湾台湾 | 巴彦淖尔市 | 燕郊 | 桓台 | 瑞安 | 马鞍山 | 天门 | 茂名 | 日土 | 张掖 | 内江 | 阜新 | 玉溪 | 承德 | 鹰潭 | 本溪 | 福建福州 | 三门峡 | 嘉峪关 | 荆门 | 广州 | 新沂 | 澳门澳门 | 鹤岗 | 六安 | 抚州 | 张掖 | 崇左 | 灌南 | 长葛 | 海拉尔 | 汕头 | 深圳 | 邯郸 | 常德 | 凉山 | 黄南 | 信阳 | 临沂 | 中卫 | 佳木斯 | 金坛 | 柳州 | 乌兰察布 | 无锡 | 沭阳 | 定安 | 伊春 | 黔东南 | 儋州 | 吉林 | 鹰潭 | 诸城 | 广西南宁 | 宿迁 | 铁岭 | 潮州 | 江门 | 张北 | 运城 | 丽江 | 百色 | 佳木斯 | 海拉尔 | 曲靖 | 东莞 | 常德 | 招远 | 雅安 | 赤峰 | 天门 | 仁怀 | 湘潭 | 新沂 | 珠海 | 庆阳 | 吕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