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十八回 假西賓高談紀府案 真孝女快慰兩親靈

    這回書接連上回,講得是十三妹他見那位尹先生一口道破他仇人紀獻唐姓名,心下一想:“我這事自來無人曉得,縱然有人曉得,紀獻唐那廝勢焰熏天,人避他還怕避不及,誰肯無端的扐這虎須,提著他的名字來問這等不相干的閑事?”

    又見那尹先生言語之間雖是滿口稱揚,暗中卻大有菲薄之意,便疑到是紀獻唐放他母女不過,不知從那里怎生賺了這張彈弓,差這人來打聽他的行藏,作個說客。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明”,登時“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掣那把刀在手里,便要取那假西賓的性命。不想這著棋可又叫安老爺先料著了!

    鄧九公是昨日合老爺搭就了的伏地扣子,見姑娘手執倭刀站在當地,指定安老爺大聲斷喝,忙轉過身來,兩只胳膊一橫,迎面攔住,說道:“姑娘,這是怎么說?你方才怎么勸我來著?”正在那里勸解,褚大娘子過來,一把把姑娘扯住,道:“這怎么索興刀兒槍兒的鬧起來了?我也不知道你們這些甚么‘紀獻兒唐’啊‘灌餡兒糖’的事,憑他是甚么糖,也得慢慢兒的問個牙白口清再說呀!怎么就講拿刀動杖呢?就讓你這時候一刀把他殺了,這件事難道就算明白了不成?貓鬧么!坐下啵!”說著,把姑娘推到原坐的那個座上坐下。姑娘這才一回手把那把刀倚在身后壁子眼前,看了看,右邊有根桌棖兒礙著手,便提起來回手倚在左邊。鄧九公便去陪植那位尹先生,又叫褚一官張羅換茶。

    這個當兒,姑娘提著一副眼神兒,又向那先生喝了一聲道:“講!”那先生且不答話,依然坐在那里干笑。姑娘道:“你話又不講,只是作這等狂態,笑些甚么?快講!”尹先生道:“我不笑別的,我笑你倒底要算一個‘尋常女子’。“鄧九公道:“喂,先生!你這也來得過逾貧了,怎么這句又來了呢?”

    那先生也不合他分辯,望著十三妹道:“你未從開口說這句話,心里也該想想,你那仇人朝廷給他是何等威權!他自己是何等腳色!況他那里雄兵十萬,甲士千員,猛將如云,謀臣似雨。慢說別的,只他那幕中那幾個參謀,真真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深明韜路,廣有機謀;就便他帳下那班奔走的健兒,也是一個個有飛空躡壁之能,虎跳龍拿之技。他果然要探你的行藏,差那一個來不了了事?單單的要用著我這等一個推不轉搡不動的尹其明?只這些小機關你尚且見不到此,要費無限狐疑,豈不可笑!”

    姑娘聽了這話,低頭一想:“這里頭卻有這么個理兒。我方才這一陣鬧,敢是鬧的有些孟浪。然雖如此,我輸了理可不輸氣,輸了氣也不輸嘴。且翻打他一耙,倒問他!”因問道:“你既不是那紀賊的私人,怎的曉得他是我的仇家?也要說個明白!”那先生道:“你且莫問我怎么曉得他是你的仇家,你先說他到底可是你的仇家不是你的仇家?”

    這句話,姑娘要簡捷著答應一個字“是”就完了,那不又算輸了氣了嗎?他便把話變了個相兒,倒問著人家說:“是便怎么樣?”那先生道:“我說的果然不是,倒也不消往下再談;既然是他,這段仇你早該去報,直等到今日,卻是可惜報得遲了。我勸你早早的打斷了這個念頭。你若不聽我這良言,只怕你到了那里,莫講取不得他的首級,就休想動他一根毫毛。這等的路遠山遙,可不白白的吃一場辛苦?”姑娘道:“嗯,那紀賊就被你說的這等利害,想就因你講的他那等威權,那等腳色,覺得我動不得他?”先生道:“非也。以姑娘的這樣志氣,那怕他怎樣的威權,怎樣的腳色?”姑娘又道:“然則便因你說的他那猛將如云,謀臣似雨,覺得我動不得他?”

    先生道:“也不然。以姑娘的本領,又那怕他甚么猛將,甚么謀臣?我方才攔你不必吃這場辛苦,不是說怕你報不了這仇,是說這仇用不著你報,早有一位天大地大無大不大的蓋世英雄替你報了仇去了。”姑娘道:“夢話!我這段冤仇從來不曾向人提過,就我這師傅面前也是前日才得說起,外人怎的得知?況如今世上,那有恁般大英雄作這等大事?”尹先生道:“姑娘,你且莫自負不凡,把天下英雄一筆抹倒。要知泰山雖高,更有天山;寰海之外,還有渤海。我若說起這位英雄來,只怕你倒要嚇得把舌頭一伸,頸兒一縮哩!”

    姑娘聽了這話,心下暗想道:“不信世間有這等人,我怎的會不曉得?我且聽聽他端的說出個甚么人來,有甚對證,再合他講。”便道:“我倒要聽聽這位天大地大無大不大的英雄。”

    那先生道:“姑娘,你坐穩著。我說的這位蓋世英雄,便是當今九五之尊飛龍天子。”姑娘聽了,從鼻子里笑了一聲,說:“豈有此理!尤其夢話!萬歲爺怎的曉得我有這段奇冤,替我一個小小民女報起仇來?”尹先生道:“你要知這話的原故,竟抵得一回評書。你且少安毋躁,等我把始末因由演說一番,你聽了才知我說的不是夢話。”姑娘此刻只管心里不服氣,不知怎的,耳朵里聽了這一路的話,覺得對胃脘,漸漸臉兒上也就和平起來,口兒里也就乖滑起來。陪了個笑兒,叫了聲“先生”,說:“既然如此,倒望你莫嫌絮煩,詳細說與我們知道。”

    列公,你大家卻莫把那假尹先生真安老爺說的這段話,認作個掇騙十三妹的文章。這紀獻唐卻實實的是個有來處來的人。只可惜他昧了天理人情,壞了兒女心腸,送了英雄性命,弄到沒去處去。這其中還括包著一個出奇的奇人作出來的一樁出奇的事,并且還不是無根之談。說起來真個抵得一回評話,只是這回評話的彎子可繞遠了些。列公,且莫急急慌慌的要聽那十三妹到底怎的個歸著,待說書的把紀獻唐的始末原由演說出來,那十三妹的根兒、蒂兒、枝兒、葉兒,自然都明白了。

    你道這話從何說起?原來書中表的那經略七省掛九頭獅子鐵印禿頭無字大將軍紀獻唐,他也是漢軍人氏。他的太翁紀延壽,內任侍郎,外任巡撫。后來因這紀獻唐的累次軍功,加銜尚書,晉贈太傅,人稱他是紀太傅。這紀太傅生了兩個兒子,長名紀望唐,次名紀獻唐。

    紀獻唐也生兩個兒子,一名紀成武,一名紀多文。那紀望唐自幼恪遵庭訓,循分守理,奮志讀書。那紀獻唐,當他太夫人生他這晚,忽然當院里起了一陣狂風,那風刮得走石飛砂,偃草拔木,連門窗戶壁都撼得岌岌的要動。風過處,他太夫人正要分娩,恍惚中見一只吊睛白額黑虎撲進房來,吃了一驚,恰好這紀獻唐離懷落草。收生婆收裹起來,只聽他哭得聲音洪亮,且是相貌魁梧。

    到了五六歲上,識字讀書,聰明出眾,只是生成一個杰驁不馴的性子,頑劣異常。淘氣起來,莫說平人說他勸他不聽,有時父兄的教訓他也不甚在意。年交七歲,紀太傅便送他到學房隨哥哥讀書。那先生是位老儒,見他一目十行,到口成誦,到十一二歲便把經書念完,大是穎悟,便叫他隨了哥哥聽著講書。只是他心地雖然靈通,性情卻欠淳靜,才略略有些知覺,便要搬駁先生,那先生往往就被他問得無話可講。

    一日,那先生開講《中庸》,開卷便是“天命之謂性”一章。先生見了那沒頭沒腦辟空而來的十五個大字,正不知從那里開口才入得講這“中庸”兩個字去,只得先看了一遍高頭的講章,照著那講章往下敷衍半日,才得講完。他便問道:“先生講的‘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這句話,我懂了。下面‘于是人物之生,因各得其所賦之理,以為五常健順之德’,難道那物也曉得五常仁、義、禮、智、信不成?”先生瞪著眼睛向他道:“物怎么不曉得五常?那羔跪乳、烏反哺豈不是仁?獬觸邪、鶯求友豈不是義?獺知祭、雁成行豈不是禮?狐聽冰、鵲營巢豈不是智?犬守夜、雞司晨豈不是信?怎的說得物不曉得五常!”

    先生這段話本也誤于朱注,講得有些牽強。他便說道:“照先生這等講起來,那下文的‘人物各得其性之自然’,直說到‘則謂之教,若禮樂刑政之屬是也’,難道那禽獸也曉得禮樂刑政不成?”一句話把先生問急了,說道:“依注講解,只管胡纏!人為萬物之靈,人與物,一而二、二而一者也,有甚么分別?”他聽了哈哈大笑,說:“照這等講起來,先生也是個人,假如我如今不叫你‘人’,叫你個‘老物兒’,你答應不答應?”先生登時大怒,氣得渾身亂抖,大聲喊道:“豈有此理!將人比畜,放肆!放肆!我要打了!”拿起界尺來,才要拉他的手,早被他一把奪過來,扔在當地,說道:“甚嗎?你敢打二爺?二爺可是你打得的?照你這樣的先生,叫作通稱本是教書匠,到處都能雇得來。打不成我先教你吃我一腳!”吧,照著那先生的腿洼子就是一腳,把先生踢了個大仰腳子,倒在當地。紀望唐見了,趕緊攙起先生來,一面喝禁:“兄弟,不得無禮!”只是他那里肯受教?還在那里頂撞先生。先生道:“反了!反了!要辭館了!”

    正然鬧得煙霧塵天,恰巧紀太傅送客出來聽見。送客走后,連忙進書房來,問起原由,才再三的與先生陪禮,又把兒子著實責了一頓,說:“還求先生以不屑教誨教誨之。”那先生搖手道:“不,大人,我們賓東相處多年,君子絕交不出惡聲,晚生也不愿是這等不歡而散。既蒙苦苦相留,只好單叫這大令郎作我個‘陳蔡及門’,你這個二令郎憑你另請高明。

    倘還叫他‘由也升堂’起來,我只得‘不脫冕而行矣’!”

    紀太傅聽說,無法,便留紀望唐一人課讀,打算給紀獻唐另請一位先生,叫他弟兄兩個各從一師受業。但是為子擇師這樁事也非容易,更兼那紀太傅每日上朝進署,不得在家,他家太夫人又身在內堂,照應不到外面的事,這個當兒,那紀獻唐離開書房,一似溜了韁的野馬,益發淘氣得無法無天。

    紀府又本是個巨族,只那些家人孩子就有一二十個,他便把這般孩子都聚在一處,不是練著揮拳弄棒,便是學著打仗沖鋒。大家頑耍。

    那時國初時候,大凡旗人家里都還有幾名家將,與如今使雇工家人的不同。那些家將也都會些撂跤打拳、馬槍步箭、桿子單刀、跳高爬繩的本領,所以從前征噶爾旦的時候,曾經調過八旗大員家的庫圖扐兵[滿語:牽馬的奴仆],這項人便叫作“家將”。紀府上的幾個家將里面有一名教師,見他家二爺好這些武藝,便逐件的指點起來。他聽得越發高興,就置辦了許多桿子單刀之類,合那群孩子每日練習。又用磚瓦一堆堆的堆起來,算作個五花陣、八卦陣,雖說是個頑意兒,也講究個休、生、傷、杜、景、死、驚、開,以至怎的五行相生,八卦相錯,怎的明增暗減,背孤擊虛,教那些孩子們穿梭一般演習,倒也大有意思。他卻搬張桌子,又摞張椅子,坐在上面,腰懸寶劍,手里拿個旗兒指揮調度。但有走錯了的,他不是用棍打,便是用刀背針,因此那班孩子怕的神出鬼沒,沒一個不聽他的指使。

    除了那些頑的之外,第一是一味地里愛馬。他那愛馬也合人不同,不講毛皮,不講骨格,不講性情,專講本領。紀太傅家里也有十來匹好馬,他都說無用,便著人每日到市上拉了馬來看。他那相馬的法子也與人兩道,先不騎不試,止用一個錢扔在馬肚子底下,他自己卻向馬肚子底下去揀那個錢,要那馬見了他不驚不動,他才問價。一連拉了許多名馬來看,那馬不是見了他先踶蹶咆哮的閃躲,便是嚇得周身亂顫,甚至嚇得撒出溺來。

    這日他自己出門,偶然看見拉鹽車駕轅的一匹鐵青馬,那馬生得來一身的卷毛,兩個繞眼圈兒,并且是個白鼻梁子,更是渾身磨得純泥稀爛。他失聲道:“可惜這等一個駿物埋沒風塵!”也不管那車夫肯賣不肯,便唾手一百金,硬強強的頭來。

    可煞作怪,那馬憑他怎樣的摸索,風絲兒不動。他便每日親自看著,刷洗喂養起來。那消兩三個月的工夫,早變成了一匹神駿。他日后的軍功就全虧了這匹馬,此是后話。

    卻說紀太傅好容易給他請著一位先生,就另收拾了一處書房,送他上學。不上一月,那先生早已辭館而去。落后一連換了十位先生,倒被他打跑了九個,那一個還是跑的快,才沒挨打。因此上前三門外那些找館的朋友聽說他家相請,便都望影而逃。那紀太傅為了這事正在煩悶,恰好這日下朝回府,轎子才得到門,轉正將要進門,忽見馬臺石邊站著一個人,戴一頂雨纓涼帽,貫著個純泥滿銹的金頂,穿一件下過水的葛布短襟袍子,套一件磨了邊兒的天青羽紗馬褂子,腳下一雙破靴,靠馬臺石還放著一個竹箱兒,合小小的一卷鋪蓋、一個包袱。那人望著太傅轎旁,拖地便是一躬。轎夫見有人參見,連忙打住杵桿。太傅那時正在工部侍郎任內,見了這人,只道他是解工料的微員,吩咐道:“你想是個解官,我這私宅向來不收公事,有甚么文批衙門投遞。”那人道:“晚生身列膠癢,不是解差。因仰慕大人的清名,特來瞻謁。倘大人不惜階前盈尺之地,進而教之,幸甚。”

    那太傅素日最重讀書人,聽見他是個秀才,便命落平,就在門外下了轎。吩咐門上給他看了行李,陪那秀才進來。讓到書房待茶,分賓主坐下。因問道:“先生何來?有甚見教?”

    那秀才道:“晚生姓顧名綮,別號肯堂,浙江紹興府會稽人氏。一向落魄江湖,無心進取。偶然游到帝都,聽得十停人倒有九停人說大人府上有位二公子要延師課讀。晚生也曾囑人推薦,無奈那些朋友都說這個館地是就不得的。為此晚生不揣鄙陋,竟學那毛遂自薦。倘大人看我可為公子之師,情愿附驥,自問也還不至于尸位素餐,誤人子弟。”那太傅正在請不著先生,又見他雖是寒素,吐屬不凡,心下早有幾分愿意,便道:“先生這等翩然而來,真是倜儻不群,足占抱負。只是我這第二個豚犬,雖然天資尚可造就,其頑劣殆不可以言語形容。先生果然肯成全他,便是大幸了。請問尊寓在那里?待弟明日竭誠拜過,再訂吉期,送關奉請。”顧肯堂道:“天下無不可化育的人材,只怕那為人師者本無化育人材的本領,又把化育人材這樁事看成個牟利的生涯,自然就難得功效了。如今既承大人青盼,多也不過三五年,晚生定要把這位公子送入清秘堂中,成就他一生事業。只是此后書房功課,大人休得過問。至于關聘,竟不消拘這形跡,便是此后的十脡兩餐,也任尊便。只今日便是個黃道吉日,請大人吩咐一個小僮,把我那半肩行李搬了進來,便可開館。又何勞大人枉駕答拜!”

    紀太傅聽了大喜,一面吩咐家人打掃書房,安頓行李,收拾酒飯,預備贄儀,就著公服,便陪那先生到了書房,立刻叫紀獻唐穿衣出來拜見。一時擺上酒席,太傅先遞了一杯酒,然后才叫兒子遞上贄見拜師。顧先生不亢不卑,受了半禮,便道:“大人請便,好讓我合公子快談。”紀太傅又奉了一揖,說:“此后弟一切不問,但憑循循善誘。”說罷,辭了進去。

    那紀獻唐也不知從那里就來了這等一個先生,又見他那偃蹇寒酸樣子,更加可厭。方才只因在父親面前,勉循規矩,不好奚落他。及至陪他吃了飯,便問道:“先生,你可曉得以前那幾個先生是怎樣走的?”顧肯堂道:“聽說都是吃不起公子的打走的。”紀獻唐道:“可又來!難道你是個不怕打的不成?”顧肯堂道:“我料公子決不打我。他那些人大約都是一般呆子,想他那討打的原故,不過為著書房的功課起見。此后公子歡喜到書房來,有我這等一個人磨墨拂紙,作個伴讀,也與公子無傷;不愿到書房來,我正得一覺好睡,從那里討你的打起?”紀獻唐道:“倒莫看你這等一個人,竟知些進退!”

    說著,帶了幾個小廝早走的不知去向。從此他雖不似往日的橫鬧,大約一月之間也在書房坐上十天八天,但那一天之內卻在書房作不得一時半刻。

    這天正遇著中旬十五六,天氣晴明,晚來絕好的一天月色。他便帶了一群家丁,聚在箭道大空地里,拉了一匹刬馬,著個人拉著,都教那些小廝騙馬作耍。有的從老遠跑來一縱身就過去的,有的打著踢級轉著紡車過去的,有的兩手扶定迎鞍后胯豎起直柳來翻身踅過去的。他看著大樂。

    正在頑的高興,忽然一陣風兒送過一片琵琶聲音來,那琵琶彈得來十分圓熟清脆。他聽了道:“誰聽曲兒呢?”一個小小子見問,咕咚咚就撒腳跑了去打探,一時跑回來說:“沒人聽曲兒,是新來的那位顧師爺一個人兒在屋里彈琵琶呢。”

    紀獻唐道:“他會彈琵琶?走,咱們去看看去。”說著,丟下這里,一窩蜂跑到書房。

    顧肯堂見他進來,連忙放下琵琶讓坐。他道:“先生,不想你竟會這個頑意兒,莫放下,彈來我聽。”那顧肯堂重新和了弦彈起來。彈得一時金戈鐵馬破空而來,一時流水落花悠然而去。把他樂得手舞足蹈,問道:“先生,我學得會學不會?”

    先生道:“既要學,怎有個不會!”就把怎的撥弦,怎的按品,怎的以工、尺、上、乙、四、合、五、六、凡九字分配宮、商、角、徵、羽五音,怎的以五音分配六呂、六律,怎的推手向外為琵、合手向內為琶,怎的為挑、為弄、為勾、為撥。——指使的他眼耳手口隨了一個心,不曾一刻少閑。

    那消半月工夫,凡如《出塞》、《卸甲》、《潯陽夜月》,以至兩音板兒、兩音串兒、兩音《月兒高》、兩套令子、《松青》、《海青》、《陽關》、《普安咒》、《五名馬》之類,按譜徵歌,都學得心手相應。及至會了,卻早厭了,又問先生還會甚么技藝。先生便把絲弦、竹管、羯鼓、方響各樣樂器,一一的教他。他一竅通百竅通,會得更覺容易。漸次學到手談、象戲、五木、雙陸、彈棋,又漸次學到作畫、賓戲、勾股、占驗,甚至鐫印章、調印色,凡是他問的,那先生無一不知,無一不能。他也每見必學,每學必會,每會必精,卻是每精必厭。然雖如此,卻也有大半年不曾出那座書房門。

    一日,師生兩個正閑立空庭,望那鉤新月。他又道:“這一向悶得緊,還得先生尋個甚么新色解悶的營生才好?”先生道:“我那解悶的本領都被公子學去了,那里再尋甚么新的去?我們‘教學相長’,公子有甚么本領,何不也指點我一兩件?彼此頑起來,倒也解悶。

    ”紀獻唐道:“我的本領與這些頑意兒不同。這些頑意兒盡是些雕蟲小技,不過解悶消閑;我講得是長槍大戟東蕩西馳的本領。先生你那里學得來!”先生道:“這些事我雖不能,卻也有志未迨。公子何不作一番我看,或者我見獵心喜,竟領會得一兩件也不見得。”他聽了道:“先生既要學,更有趣了。但是今日天色已晚,那槍棒上卻沒眼睛,可不曉得甚么叫作師生,傷著先生不當穩便,明日卻作來先生看。”先生道:“天晚何妨!難道將來公子作了大將軍,遇著那強敵壓境,也對他說‘今日天晚,不當穩便’不成?”

    他聽先生這等說,更加高興。便同先生來到箭道,叫了許多家丁把些兵器搬來,趁那新月微光,使了一回拳,又扎一回桿子,再合那些家丁們比試了一番,一個個都沒有勝得他的。他便對了那先生得意洋洋賣弄他那家本領。

    顧先生說:“待我也學著合公子交交手,頑回拳看。但我可是外行,公子不要見笑!”紀獻唐看著他那等拱肩縮背擺擺搖搖的樣子,不禁要笑。只因他再三要學,便合他各站了地步,自己先把左手向懷里一攏,右手向右一橫,亮開架式,然后右腳一跺,抬左腳一轉身,便向顧先生打去,說:“著打!”

    及至轉過身來向前打去,早不見了顧先生。但覺一件東西貼在辮頂上,左閃右閃,那件東西只擺脫不開;溜勢的才撥轉身來,那件東西卻又隨身轉過去了。鬧了半日,才覺出是顧先生跟在身后,把個巴掌貼在自己的腦后,再也躲閃不開,擺脫不動。慪得他想要翻轉拳頭向后搗去,卻又搗他不著。便回身一腳飛去,早見那先生倒退一步,把手往上一綽,正托住他的腳跟,說道:“公子,我這一送,你可跌倒了!拳不是這等打法,倒是頑頑桿子罷!”

    這要是個識竅的,就該罷手了。無奈他一團少年盛氣,那里肯罷手?早向地下拿起他用慣的那桿兩丈二長的白蠟桿子,使的似怪蟒一般,望了顧先生道:“來!來!來!”顧先生笑了一笑,也揀了一根短些的拿在手里。兩下里桿梢點地,顧先生道:“且住,顛倒你我兩個,沒啥意思,你這些管家既都會使家伙,何不大家頑著熱鬧些?”

    紀獻唐聽了,便挑了四個能使桿子的,分在左右,五個人“哈”了一聲,一齊向顧先生使來。顧先生不慌不忙,把手里的桿子一抖,抖成一個大圓圈,早把那四個家丁的桿子撥在地下,那四人捂了手豁口只是叫疼。紀獻唐看見,往后撤了一步,把桿子一擰,奔著顧先生的肩胛向上挑來。顧先生也不破他的桿子,只把右腿一撒,左腿一踅,前身一低,紀獻唐那條桿子早從他脊梁上面過去,使了個空。他就跟著那桿子底下打了個進步,用自己手里的桿子向紀獻唐腿檔里只一繳,紀獻唐一個站不牢,早翻筋斗跌倒在地。顧先生連忙丟下桿子,扶起他來,道:“孟浪!孟浪!”

    紀獻唐一咕碌身爬起來,道:“先生,你這才叫本事!我一向直是瞎鬧!沒奈何,你須是盡情講究講究,指點與我!”

    顧先生道:“這里也不是講究的所在,我們還到書房去談。”說著,來到書房,他急得就等不到明日,便扯了那顧先生問長問短。

    顧先生道:“你且莫絮叨叨的問這些無足重輕的閑事。你豈不聞西楚霸王有云‘一人敵不足學,請學萬人敵’的這句話么?”紀獻唐道:“那‘萬人敵’怎生輕易學得來?”顧先生道:“要學‘萬人敵’,卻也易如拾芥。只是沒第二條路,只有讀書。”紀獻唐皺了皺眉道:“書我何嘗不讀,只是那些能說不能行的空談,怎干得天下大事?”顧先生正色道:“公子此言差矣!圣賢大道,你怎生的看作空談起來?離了圣道,怎生作得個偉人?作不得個偉人,怎生干得起大事?從古人才難得,我看你虎頭燕頷,封侯萬里;況又生在這等的望族,秉了這等的天分。你但有志讀書,我自信為識途老馬,那入金馬、步玉堂、擁高牙、樹大纛尚不足道,此時卻要學這些江湖賣藝營生何用?公子,你切切不可亂了念頭!”

    書里交代過的,紀獻唐原是個有來歷的人,一語點破,他果然從第二天起,便潛心埋首簡煉揣摩起來。次年鄉試,便高中了孝廉。轉年會試,又聯捷了進士,歷升了內閣學士。朝廷見他強干精明,材堪大用,便放了四川巡撫。那紀獻唐一生受了那顧先生的好處,合他寸步不離,便要請他一同赴任。

    顧先生也無所可否。這日,紀獻唐陛辭下來,便約定顧肯堂先生第二日午刻一同動身。

    次日,才得起來,便見門上家人傳進一個簡貼合一本書來,回道:“顧師爺今日五鼓覓了一輛小車兒,說道:‘先走一程,前途相候。’留下這兩件東西,請老爺看。”

    紀獻唐聽了,便有些詫異,接過那封書一看,只見信上寫著“留別大將軍鈞啟”,心下敁敠道:“顧先生斷不至于這等不通,我才作了個撫院,怎的便稱我大將軍起來?”又看那本書封的密密層層,面上貼了個空白紅簽,不著一字。忙忙的拆開那封信看,只見上寫道:

    友生顧綮留書拜上大將軍賢友麾下:仆與足下十年相聚,自信識途老馬,底君于成,今日建牙開府矣。此去擁十萬貔貅,作西南半壁,建大業,爵上公,炳旗常,銘鐘鼎,振鑠千秋,都不足慮;所慮者,足下天資過高,人欲過重,才有余而學不足以養之。所望刻自惕厲,進為純臣,退為孝子。自茲二十年后,足下年造不吉,時至當早圖返轡收帆,移忠作孝,倘有危急,仆當在天臺、雁宕間遲君相會也。切記!切記!仆閑云野鶴,不欲偕赴軍門。昔日翩然而來,今日翩然而去。此會非偶,足下幸留意焉。秘書一本,當于無字處求之,其勿視為河漢。顧綮拜手。

    他看了這封簡貼,默默無言,心下卻十分凜懼,曉得這位顧先生大大的有些道理。料想著人追趕也是無益,便連那本秘書也不敢在人面前拆看,收了起來。到了吉時,拜別宗祠父母,就赴四川而去。自此仗了顧先生那本書,一征西藏,一平桌子山,兩定青海,建了大功,一直的封到一品公爵。連他的太翁也晉贈太傅,兩個兒子也封了子男。朝廷并加賞他的寶石頂三眼花翎,四團龍褂,四開禊袍,紫韁黃帶,又特命經略七省掛九頭獅子印,稱為“禿頭無字大將軍。”

    列公,你道人臣之榮至此,當怎的個報國酬恩!否則也當聽那顧肯堂先生一片苦口良言,急流勇退。誰想他倚了功高權重,早把顧先生的話也看成了一片空談!任著他那矯情劣性,便漸漸的放縱起來。又加上他那次子紀多文助桀為虐,作的那些侵冒貪黷忌刻殘忍的事,一時也道不盡許多。只那屈死的官民何止六七千人,入己的贓私何止三四百萬。又私行鹽茶,私販木植。豈知人欲日長,天理日消,他不禁不由的自己就掇弄起自己來了,出入衙門,便要走黃土道;驗看武弁,便要用綠頭牌;督府都要跪迎跪送;他的家人卻都濫入薦章,作到副參道府。后來竟鬧到私藏鉛彈火藥,編造讖書妖言,謀為不軌起來。他再不想我大清是何等洪福!當朝圣人是何等神圣文武!那時朝廷早照見他的肺腑,差親信大臣密密的防范訪察。便有內而內閣翰詹九卿科道,外而督撫提鎮,合詞參奏了他九十二大款的重罪。當下天顏震怒,把他革職拿問,解進京來,交在三法司議罪。三法司請將他按大逆不道大辟夷族。

    幸是天恩浩蕩,念他薄薄的有些軍功,法外施仁,加恩賜帛,令他自盡。他的太翁紀延壽同他長兄紀望唐革職免罪,十五歲以上男族免死充軍,女眷免給功臣為奴,獨把他那助桀為虐的次子紀多文立斬。他賜帛的那夜,獄卒人等都見那獄庭中一陣旋風,旋著猛虎大的一團黑氣,撮向半空而去。這便是那紀大將軍的始末原由一篇小傳。

    踅回來再講他經略七省的時節,正是十三妹姑娘的父親作他的中軍副將。他聽得這中軍的女兒有恁般的人才本領,那時正值他第二個兒子紀多文求配,續作填房。這要遇見個趨炎附勢的,一個小小中軍,得這等一位晃動乾坤的大上司紆尊降貴合他作親家,豈有不愿之理?無如這位副將爺正是位累代名臣之后,有見識、尚氣節的人。他起初還把些官職、門戶、年歲都不相當不敢攀附的套話推辭,后來那紀大將軍又著實的牢籠他,保了他堪勝總兵,又請出本省督撫提鎮強逼作伐。卻惹惱了這位爺的性兒,用了一個三國時候東吳求配的故事,道:“吾虎女豈配犬子?吾頭可斷,此話再也休提!”

    這話到了那紀大將軍耳朵里,他老羞變怒,便借樁公事,參了這位爺一本,道他“剛愎任性,遺誤軍情”。那時紀大將軍參一員官也只當抹個臭蟲,那個敢出來辯這冤枉?可憐就把個鐵錚錚的漢子立刻革職拿問,掐在監牢。不上幾日,一口暗氣郁結而亡。以致十三妹姑娘弄得人亡家破,還被了萬載不白、說不出口的一段奇冤。

    他這等的一個孝義情性,英雄志量,如何肯甘心忍受?偏偏的又有個老母在堂,無人奉養。這段仇愈擱愈久,愈久愈深,愈深愈恨。如今不幸老母已故,想了想,一個女孩兒家,獨處空山,斷非久計,莫如早去報了這段冤仇,也算了了今生大事。這便是十三妹切齒痛心,顧不得守靈穿孝,盡禮盡哀,急急的便要遠去報仇的根子。無奈他又住在這山旮旯子里,外間事務一概不知。鄧九公偶然得些傳言,也是那“鄉下老兒談國政”,況又只管聽他說報仇報仇,究竟不知這仇人是誰,更不想便是他聽見的那個紀獻唐。所以一直不曾提起。

    直到安老爺昨日到了褚家莊,才一番筆談,談出這底里深情的原故來。這又叫作無巧不成話。

    列公,你看這段公案,那紀大將軍在天理人情之外去作人,以致辱沒兒女英雄,不足道也。只他這個中軍,從紀大將軍那等轟轟烈烈的時候,早看出紀家不是個善終之局,這人不是個載福之器,寧甘一敗涂地,不肯辱沒了自己門第,耽誤了兒女終身,也就算得個人杰了!不然他怎的會生出十三妹這等晃動乾坤的一個女兒來?

    剪斷閑言,言歸正傳。當下那尹先生便把這段公案照說評書一般,從那黑虎下界起,一直說到他白練套頭。這其間因礙著十三妹姑娘面皮,卻把紀大將軍代子求婚一層,不曾提著一字。鄧九公合褚家夫妻雖然昨日聽了個大概,也直到今日才知始末根由。那些村婆村姑只當聽了一回“豆棚閑話”。

    卻說十三妹起先聽了那尹先生說他這仇早有當今天子替他報了去了,也只把那先生看作個江湖流派,大言欺人。及至聽他說的有本有源,有憑有據,不容不信,只是話里不曾聽他說到紀家求婚一節。又追問了一句道:“話雖如此,只是先生你怎見得這便是替我家報仇?”尹先生道:“姑娘,你怎么這等聰明一世,懵懂一時?你家這樁事,便在原參的那忌刻之罪九十二款之內,豈不是替你報過仇了?”姑娘又道:“先生,你這話真個?”尹先生道:“圣諭煌煌,焉得會假!”

    姑娘道:“不是我不信,要苦苦的問你,你這句話可大有關系,不可打一字誑語。”尹先生道:“且無論我尹其明生平光明磊落,不肯妄言;便是妄言,姑娘只想,你報你家的仇,干我尹其明甚事,要來攔你?況你這樣不共戴天的勾當,誰無父母,可是欺得人的?你若不見信,只怕我身邊還帶得有抄白文書一紙,不妨一看。只不知姑娘你可識字?”鄧九公道:“豈但識字,字兒忒深了!”那尹先生聽了,便從靴掖兒里尋出一張抄白的通行上諭,遞給鄧九公,送給姑娘閱看。只見他從頭至尾看了一遍,撂在桌兒上,把張一團青白煞氣的臉,漸漸的紅暈過來,兩手扶了膝蓋兒,目不轉睛的怔著望了他母親那口靈,良久良久,默然不語。

    列公,你道他這是甚么原故?原來這十三妹雖是將門之女,自幼喜作那些彎弓擊劍的事,這拓馳不羈,卻不是他的本來面目。只因他一生所遭不偶,拂亂流離,一團苦志酸心,便釀成了這等一個遁蹤空山游戲三昧的樣子。如今大事已了,這要說句優俳之談,叫作“叫化子丟了猢猻了——沒得弄的了。”若歸正論,便用著那趙州和尚說的“大事已完,如喪考妣”的這兩句禪語。這兩句禪語聽了去好像個葫蘆提,列公,你只閉上眼睛想,作了一個人,文官到了入閣拜相,武官到了奏凱成功,以至才子登科,佳人新嫁,豈不是人生得意的事?不解到了那得意的時候,不知怎的,自然而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慨。再如天下最樂的事,還有比飲酒看戲游目快心的么?及至到了酒闌人散,對著那燈火樓臺,靜坐著一想,就覺得像有一樁無限傷心的大事,兜的堆上心來,這十三妹心里,此刻便是恁般光景。

    鄧九公合褚家夫妻看了,還只道自從他家老太太死后不曾見他落下一滴眼淚,此時聽了這個原由,定有一番大痛,正待勸他。只見他悶坐了半日,忽然浩嘆了一聲,道:“原來如此!”便整了整衣襟,望空深深的作了一萬福,道:“謝天地!原來那賊的父子也有今日!”轉身又向那尹先生福了一福,謝道:“先生,多虧你說明這段因由,省了我妄奔這蕩。我倒不怕山遙水遠,渴飲饑餐,只是我趁興而去,難道還想敗興而回?豈不畫蛇添足,轉落一場話靶?”回身又向鄧九公福了一福,道:“師傅,我合你三載相依,多承你與我掌持這小小門庭,深銘肺腑,容當再報!”

    鄧九公正說:“姑娘,你這話又從那里說起?”只見他并不回答這話,早退回去坐下,冷笑了一聲,望空叫道:“母親!

    父親!你二位老人家可曾聽見那紀賊父子竟被朝廷正法了?可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只是你養女兒一場,不曾得我一日孝養,從我略有些知識,便撞著這場惡姻緣,弄得父親含冤,母親落難,你女兒早辦一死,我又上無長兄,下無弱弟,無人侍奉母親,如今母親天年已終,父親大仇已報,我的大事已完,我看著你二位老人家在那不識不知的黃泉之下,好不逍遙快樂!二位老人家,你的神靈不遠,慢走一步,待你女兒趕來,合你同享那逍遙快樂也!”說著,把左手向身后一綽,便要綽起那把刀來,就想往項下一橫,拚這副月貌花容,作一團珠沉玉碎!這正是:

    為防濁水污蓮葉,先取鋼刀斷藕絲。

    要知那十三妹的性命如何,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宜都 | 抚顺 | 阳春 | 萍乡 | 平顶山 | 江西南昌 | 金坛 | 莱芜 | 和县 | 海南海口 | 瑞安 | 燕郊 | 神农架 | 丽江 | 昌吉 | 铁岭 | 象山 | 宁国 | 黑河 | 仁寿 | 宣城 | 余姚 | 三沙 | 吐鲁番 | 巴中 | 固原 | 鄢陵 | 台北 | 汉中 | 永州 | 甘肃兰州 | 大庆 | 雅安 | 萍乡 | 深圳 | 厦门 | 商洛 | 丽江 | 屯昌 | 乐清 | 莱州 | 库尔勒 | 济南 | 娄底 | 厦门 | 台州 | 石嘴山 | 无锡 | 菏泽 | 晋城 | 鹰潭 | 邳州 | 瓦房店 | 温州 | 澄迈 | 吐鲁番 | 聊城 | 醴陵 | 眉山 | 随州 | 涿州 | 阿坝 | 江西南昌 | 肥城 | 晋中 | 湘潭 | 阿里 | 平顶山 | 甘南 | 泸州 | 邯郸 | 日土 | 阿克苏 | 潮州 | 湖北武汉 | 保定 | 仁怀 | 杞县 | 邹城 | 鹤壁 | 赤峰 | 河源 | 黑龙江哈尔滨 | 巴中 | 库尔勒 | 宣城 | 鹰潭 | 揭阳 | 东营 | 长兴 | 抚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南 | 博罗 | 台湾台湾 | 梅州 | 苍南 | 台北 | 吉安 | 海南 | 襄阳 | 灌南 | 石河子 | 邵阳 | 乌海 | 荆州 | 巴中 | 盐城 | 乌兰察布 | 阿里 | 长葛 | 九江 | 伊春 | 偃师 | 柳州 | 绍兴 | 鄂尔多斯 | 渭南 | 余姚 | 克孜勒苏 | 桐城 | 张北 | 宝应县 | 泗阳 | 海西 | 德清 | 临汾 | 德阳 | 锡林郭勒 | 怒江 | 赣州 | 绥化 | 黔南 | 宣城 | 阿拉善盟 | 大庆 | 惠东 | 迁安市 | 广安 | 江门 | 枣阳 | 澄迈 | 景德镇 | 固原 | 克孜勒苏 | 达州 | 鄂州 | 厦门 | 巴彦淖尔市 | 连云港 | 三明 | 汉川 | 神农架 | 潜江 | 贵港 | 克孜勒苏 | 眉山 | 澳门澳门 | 德阳 | 吴忠 | 海拉尔 | 镇江 | 吉林 | 呼伦贝尔 | 绥化 | 巴彦淖尔市 | 桐乡 | 广西南宁 | 瑞安 | 淮安 | 贵港 | 江苏苏州 | 乐平 | 云浮 | 来宾 | 济宁 | 舟山 | 晋江 | 武安 | 广饶 | 酒泉 | 临海 | 余姚 | 延边 | 丹东 | 曹县 | 万宁 | 儋州 | 安顺 | 甘南 | 丽水 | 铁岭 | 松原 | 黔东南 | 瑞安 | 图木舒克 | 伊犁 | 威海 | 绍兴 | 六安 | 宜春 | 余姚 | 陵水 | 商洛 | 双鸭山 | 石狮 | 新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