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十七回 隱名姓巧扮作西賓 借雕弓設局賺俠女

    這回書緊接上回,表的是安老爺同公子到了褚家莊,會著鄧九公合褚家夫妻,說起那十三妹姑娘葬母之后,要單人獨騎遠去報仇。他安、鄧兩家都受過十三妹從前相救之恩,正想報答。深慮那姑娘此去輕身犯難,難免有些差池,想要留住他這番遠行。又料著那位姑娘俠腸烈性,定是百折不回,斷非三言兩語留得住他。因此,大家密密的定了一條連環妙計。

    當下計議得妥當,安老爺同公子便在褚家住下。褚家夫婦把正房東院小小的幾間房子收拾出來,請老爺、公子住歇。這房子是個獨門獨院,原是褚一官設榻留賓之所。這晚,褚一官便在外相陪,一宿無話。

    安老爺心中有事,天還沒亮,一覺醒來,枕上早聽得遠寺鐘敲,沿村雞唱,林鴉檐雀,格磔弄晴。便聽得鄧九公在那里催著那些莊客長工們起來打水熬粥、放牛羊、喂牲口、打掃莊院,接著就聽得掃葉聲、叱犢聲、桔槔聲,此唱彼和,大有那古桃源的風景。老爺、公子也就起來盥漱。鄧九公便過來陪坐,安老爺也道了昨日的奉擾。鄧九公道:“老弟,咱們也不用喝那早粥了,你侄女兒那里給你包的煮餃子也得了,咱們就趁早兒吃飯。”褚一官早張羅著送出飯來,又有老爺、公子要的小米面窩窩頭,黃米面烙糕子,大家飽餐一頓。

    吃過了飯,那太陽不過才上樹梢,早見隨緣兒拽著衣裳提著馬鞭子興匆匆的跑進來。老爺問道:“路上沒甚么人兒,你又跑在頭里來作甚么?你來的時候太太動身沒有?”隨緣兒回道:“奴才太太同大奶奶已經到門了。昨夜店里才交四更,里頭就催預備車,還是親家老爺攔說‘早呢’,等到雞叫頭遍,就動身來了。”

    公子聽說,連忙接了出去。老爺也陪鄧九公迎到莊門。褚大娘子同那位姨奶奶帶了許多婆兒丫頭,也迎到前廳院子。大家遠遠的望見張姑娘,都覺詫異,只道:“十三妹姑娘怎生倒會了安太太同來了呢?”及至細看,才看出他合十三妹面目雖然相仿,精神迥不相同。

    一時大家相見。老爺迎著太太,一面走著,一面便問了一句道:“我昨日叫華忠要的東西趕上了不曾?”太太道:“得了,帶了來了。”老爺又道:“太太想著可該如此?”太太道:“實在該的。只是那里補報得過人家來喲!”老爺道:“正是了。我們得盡一番心,且盡一番心。”鄧九公聽了這話,摸不著頭腦,但是人家兩口兒敘家常,可怎好插嘴去問呢?只得心中悶悶的猜度。

    說話間,大家一路穿過前廳,到了正房。這其間,鄧九公見了安太太合張姑娘,自然該有一番應酬;安太太、張姑娘見了褚大娘子,也自然該有一番親熱;那位姨奶奶從中自然還該有些話白兒;褚一官前妻生的那個孩子,自然也該略略點綴;隨緣兒媳婦也該拜見拜見續姑婆;他家那些村婆兒從不曾見過安太太這等旗裝打扮,更該有一番指點窺探。無如此時安老爺是忙著要講十三妹,安太太、張姑娘是忙著要問十三妹,聽書的是忙著要聽十三妹,說書的只得一張口,說不及八面的話,只得“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一筆勾消,作一個“有話即長,無話即短”。

    那安太太合張姑娘本是打了坐尖來的,褚大娘子卻又豐豐盛盛備了一桌飯,太太不好卻他美意,只得又隨意吃些。他又叫人在外面給那些車馬跟人煮的白肉,下得新面過水合漏。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轟轟亂亂、匆匆忙忙的吃了一頓飯,把個褚大娘子忙了個手腳不閑。須臾飯罷,安老爺又囑咐太太合媳婦只在莊上相候,等自己見過十三妹,再叫人來送信,便同鄧九公、褚家夫妻分了前后起身,迤邐往青云山而來。

    話分兩頭。如今書中單表十三妹,自從他母親故后,算來已是第五日,只剩明日一天,后日葬了母親,就要遠行去干那樁報仇的大事。這日清早起來,便把那點薄薄家私歸了三個箱子,一切陳設器具鋪墊以至零星東西,都裝在柜子里,把些粗重家伙并壇子里的咸菜,缸里的米,養的雞鴨,還有積下的幾十串錢,都散給看門的莊客長工合近村平日服侍他母親的那些婦女。又把自己的隨身行李放在手下。一切了當,覺得這事作得來海枯石爛,云凈天空,何等干凈解脫,胸中十分的痛快。才得坐定,早見鄧九公走進門來,他起身迎著笑道:“你老人家不說今日要歇半天兒嗎,怎的倒這么早就來了?”鄧九公道:“我何嘗不是要歇著,只因惦記著那繩杠,怕他們弄的不妥當。咱們這里雖說不短人抬,都是些劣把,這是你老太太黃金入柜萬年的大事,要有一點兒不保重,姑娘,我可就對不起你了。所以我要趁今日在莊上看著打點好了。誰知昨日回去,見他們已經弄妥當了。我想,只有今日一天,明日是個伴宿,這些遠村近鄰的必都來上上祭,怕沒工夫。繩杠既弄妥當了,莫若趁今日咱們把他作好了,也省得臨時現忙。你想是這么著不是?”十三妹道:“這全仗你老人家,我再無可說的了。”

    正說著,只見褚大娘子也來了,跟著兩個老婆子,兩個笨漢,一個背著個鋪蓋卷兒,一個抱著個大包袱。姑娘望著他道:“這作甚么呀?我這里的東西還嫌歸著不清楚呢,你又扛了這么些東西來了。”褚大娘子道:“我想明日來的人必多,你得在靈前還禮,分不開身。

    張羅張羅人哪,歸著歸著屋子啊,那不得人呢?再就剩這兩天了,知道你此去咱們是一個月兩個月才見?我也合你親熱親熱。所以我帶了鋪蓋來,打算住下,省得一天一蕩的跑。”

    姑娘道:“難為你這等想得到,只是歸著屋子可算你誤了。不信你看,我一個人兒一早的工夫都歸著完了。”褚大娘子一看,果見滿屋里都歸著了個清凈,箱子柜子都上了鎖,只有炕上幾件鋪墊合隨手應用的家伙不曾動,因問道:“你這可忙甚么呢?你走后交給我給你歸著還不放心哪?”姑娘道:“不是不放心。”因指著那箱子道:“這里頭還剩我母親合我的幾件衣掌,母親的我也不忍穿,我那顏色衣服又暫且穿不著,放著白糟塌了,你都拿去。

    你留下幾件,其余的送你們姨奶奶,剩下破的爛的都分散給你家那些媽媽子們。零零星星的東西都在這兩頂柜子里,你也叫人搬了去。不要緊的家伙,我都給了這里照應服侍的人了,也算他們伺候我母親一場。”

    鄧九公聽見道:“姑娘,你幾天兒就回來,這些東西難道回來就都用不著了?叫個人在這里看著就得了,何必這等?”

    十三妹道:“不然。一則這里頭有我的鞋腳,不好交在他們手里;再說,回來難道我一個人兒還在這山里住不成?自然是跟了你老人家去,那時我短甚么要甚么,還怕你老人家不給我弄么?”鄧九公道:“就是這樣,你也得帶些隨身行李走呀。”

    十三妹指著炕里邊的東西說道:“你老人家看,那一條馬褥子,一個小包袱卷兒,里頭還包著二三十兩碎銀子,再就是那把刀,那頭驢兒,便是我的行李了。還要甚么?”鄧九公看他作的這等斬鋼截鐵,心里想到昨日安老爺的話,真是大有見識,暗暗的佩服。還要說話,褚大娘子生怕他父親一陣嘮叨露了馬腳,便攔他道:“你老人家不用合他說了,他說怎么好就怎么好罷。我算纏不清我們這位小姑太太就完了!”十三妹聽了,這才歡歡喜喜的把鑰匙交給褚大娘子收了。

    說話間,聽得門外一陣喧嘩,原來是褚一官押了繩杠來了。只見他進門就叫道:“老爺子,都來了,擱在那里呀?”鄧九公道:“你把那大杠順在外頭,肩杠、繩子、墊子都堆在這院子里。你歇會子,咱們就作起來。”褚一官道:“還歇甚么?

    大短的天,歸著歸著咱們就動手啊。”說著出去,便帶著人把那些東西都搬進來。早有在那里幫忙的村婆兒們沏了一大壺茶擱在那里。從來“武不善作”,鄧九公合褚一官便都摘了帽子,甩了大衣,盤上辮子,又在短衣上煞緊了腰,叫了四個人進來捆那繩杠。褚一官料理前頭,鄧九公照應后面。那四個長工里頭,有一個原是抬杠的團頭出身,只因有一膀好力氣,認識鄧九公。便投在他莊上。只聽他說怎樣的安耐磨兒,打底盤兒,拴腰攔兒,撒象鼻子,坐臥牛子,一口的抬杠行話。他翁婿兩個也幫著動手。十三妹只合褚大娘子站在一邊閑話,看著那口靈,略無一分悲戚留戀的光景。

    卻說鄧九公、褚一官正在那里帶了四個工人盤繩的盤繩,穿杠的穿杠,忙成一處。只見一個莊客進來,望著褚一官說道:“少當家的,外頭有人找你老說話。”他爺兒三個早明白是安老爺到了。只見褚一官一手揪著把繩,一腳蹬著杠,抬頭合那莊客道:“有人找我說話,你沒看見我手里做著活呢嗎?有甚么話你叫他進來說不結了!”莊客道:“不是這村兒的人哪。”褚一官道:“你瞧這個死心眼兒的,憑他是那村兒,便是咱們東西兩莊的人,誰又沒到過這院子里呢!”那莊客搖頭道:“喂,也不是咱莊兒上的呀,是個遠路來的。”褚一官道:“遠路來的,誰呀?”莊客道:“不認識他么。我問他貴姓,他說你老見了自然知道。他還問咱老爺子來著呢。”褚一官故意歪著頭皺著眉想道:“這是誰呢?他怎么又會找到這個地方兒來呢?”那莊客道:“誰知道哇。”褚一官低了低頭,又問道:“你看著是怎么個人兒呀?”那莊客道:“我看著只怕也是咱們同行的爺們,我見他也背著像老爺子使的那么個彈弓子么。”

    褚一官又故作猜疑道:“你站住,同行里沒這么一個使彈弓子的呀。”說著,隔著那座靈位,便叫了鄧九公聲。

    如今書里且按下褚一官這邊,再講那鄧九公。卻說他站在那棺材的后頭,看了兩個長工做活,越是褚一官這里合人說話,他那里越吵吵得緊。一會兒又是這股繩打松了,一會兒又是那個扣兒繞背弓了,自己上去攥著根繩子館那扣兒,用手煞了又煞,用腳踹了又踹,口里還說道:“難為你還沖行家呢,到底兒劣把頭么!”褚一官只管合莊客說了那半日話,他總算沒聽見。直等褚一官叫了他一聲,他才抬起頭來問:“作嗎呀?”褚一官道:“你老人家知道咱們道親里頭有位使彈弓子的嗎?”他揚著頭想了一想,說:“有哇,走西口外的,在教的馬三爸,他使彈弓子。你這會子想起甚么來了,問這話?”

    褚一官道:“你老人家才沒聽見說嗎?”鄧九公道:“我只顧做活,誰聽見你們說的是甚么。”褚一官便故意把那莊客的話又向他說了一遍,他道:“不就是馬三爸來了?”因問那莊客道:“這個人有多大年紀兒了?”莊客道:“看著中個五十歲光景。”

    鄧九公道:“那就不對了。馬三爸比我小一輪,屬牛的,今年七十一;再說,他也歇馬兩三年了,這一向總沒見他捎個書子來,這人還不知是有哇是沒了呢!”說著,又合那工人嚷道:“你那套兒打那么緊,回來怎么穿肩扛啊?”更不再合褚一官答話。

    書中卻再按下鄧九公這邊,單表那十三妹。只見他呆呆的聽了半日,眼睛一轉,像是打動了件甚么心事。列公,從來俗語說的再不錯,道是:“無心人說話,只怕有心人來聽。”何況是兩個有心的裝作個無心的彼此一答一合說話,旁邊聽話的又本是個有心人,從無心中聽得心里的一句話,憑他怎的聰明,有個不落圈套的么?所以姑娘起先聽著鄧九公、褚一官合那莊客三人說話,還不在意,不過睜著兩只小眼睛兒,不瞪兒不瞪兒的在一旁聽熱鬧兒。

    及至褚一官問出那句背著張彈弓的話,鄧九公又問出一句那背彈弓的人約莫五十歲光景的話,正碰在心坎兒上。因向鄧九公道:“師傅,你老聽,這豈不是那個話來了么?”鄧九公又裝了個楞,說:“那話呀?”

    姑娘道:“瞧瞧,你老人家可了不得了,可是有點子真悖晦了!我前日交給你老人家那塊硯臺的時候,怎么說的?”鄧九公道:“是啊!要果然是這樁事,可就算來的巧極了。一則那東西是你一件傳家至寶,我呢,如今又不出馬了,你走后我留他也是無用,倒是你此番遠行帶去,是件當戧的家伙。就只是這塊硯臺,偏偏的我前日又帶回二十八棵紅柳樹西莊兒上收起來了。如今人家交咱們的東西來,人家的東西咱們倒一時交不出去,怎么樣呢?”褚大娘子一旁說道:“那也不值甚么,叫他姐夫出去見見那個人,叫他把彈弓子留下,讓他到咱們東莊兒住兩天,等你老人家完了事,再同了他到西莊兒取那塊硯臺給他,又有甚么使不得的?”十三妹先說:“有理。”鄧九公也合褚一官道:“也只好這樣。姑爺,你就去見見他,留下那弓,我不耐煩出去了。”褚一官便丟下這里的事,忙著穿衣服戴帽子。姑娘笑道:“一哥,你不用盡著打扮了,你只管見去罷,管你一見就認得,還是你們個親戚兒呢!你收了那弓,可不必讓他進來。”褚一官道:“我的親戚兒?我從那里來這么一門子親戚兒呀?”說著,穿戴好了,便出去見那人去了。

    且住,這姑娘的這話又從何而來呢?當日他同安公子、張金鳳柳林話別的時候,原說定安公子到了淮安,等他奶公華忠到后,打發華忠來送這彈弓,找著褚一官,轉尋鄧九公取那硯臺。這姑娘又素知華忠合褚一官的前妻是嫡親兄妹,如今聽說得這送彈弓的正是個半百老頭兒,可不是華奶公是兀誰?因此鬧了這么一句俏皮話兒。自己想著,這是只有我一個人心里明白,你們大家都在壇子胡同呢!

    誰想褚一官出去沒半盞茶時,依然空手回來。一進屋門,先擺手道:“不行!不行!不但我不認得他,這個人來得有點子酸溜溜,還外帶著挺累贅。我問了問他,他說姓尹,從淮安來,那弓合硯臺倒說得對。及至我叫他先留下那弓,他就鬧了一大篇子文縐縐,說要見你老人家。我說你老人家手底下有事,不得工夫。他說那怕他就在樹蔭兒底下候一候兒都使得,一定求見。”

    姑娘一聽,竟不是華奶公,便向鄧九公道:“不然你老人家就見見他去。”只聽鄧九公合褚一官道:“你不要把他擱在門兒外頭,把他約在這前廳里,你且陪他坐著,等我作完了這點活出去。”褚一官去后,不一時,這里的杠也弄得停妥,鄧九公才慢慢的擦臉,理順胡子,穿衣戴帽。這個當兒,褚大娘子問姑娘道:“你方才說這人怎的是我們的親戚?”姑娘道:“既然不是,何必提他。”褚大娘子道:“等回來老爺子出去見他,咱們倒偷著瞧瞧,到底是個甚么人兒。”姑娘也無不可。

    列公,這書要照這等說起來,豈不是由著說書的一張口,湊著上回的連環計的話說,有個不針鋒相對的么?便是這十三妹,難道是個傀儡人兒,也由著說書的一雙手愛怎樣耍就怎樣耍不成?這卻不然。這里頭有個理,列公試想,這十三妹本是個好動喜事的人,這其中又關著他自己一件家傳的至寶,心愛的兵器;再也要聽聽那人交代這件東西,安公子是怎樣一番話;便褚大娘子不說這話,他也要去聽聽,何況又從旁這等一挑逗,有個不欣然樂從的理么?

    閑話休提。卻說鄧九公收拾完了出去,十三妹便也合褚大娘子躡足潛蹤的走到那前廳窗后竊聽,又用簪子扎了兩個小窟窿望外看著。只見那人是個端正清奇不胖不瘦的容長臉兒,一口微帶蒼白疏疏落落的胡須,身穿一副行裝,頭上戴個金頂兒,桌子上放著一個藍氈帽罩子,身上背的正是他那張砑金鏤銀、銅胎鐵背、打二百步開外的彈弓,坐在那南炕的上首。

    心里先說道:“這人生得這樣清奇厚重,斷不是個下人。”

    正想著,便見褚一官指著鄧九公合那人說道:“這就是我們舍親鄧九太爺。”只見那人站起身來。控背一躬,說:“小弟這廂有禮!”鄧九公也頂禮相還。大家歸坐,長工送上茶來。

    只聽鄧九公道:“足下尊姓是尹,不敢動問大名?仙鄉那里?既承光降,怎的不到舍下,卻一直尋到這里?又怎的知道我老拙在此?”便見那人笑容可掬的答道:“小弟姓尹,名字叫作其明,北京大興人氏。合一位在旗的安學海安二爺是個至交朋友。因他分發南河,便同到淮安,幫他辦辦筆墨。”說到這里,鄧九公稱了一句,說:“原來是尹先生!”

    那人謙道:“不敢。”便說:“如今承我老東人合少東人安驥的托付,托我把這彈弓送到九公你的寶莊,先找著這位褚一爺,然后煩他引進,見了尊駕,交還這張彈弓,還取一塊硯臺,并要向尊駕打聽一位十三妹姑娘的住處,托我前去拜訪。不想我到了二十八棵柳樹寶莊上一問,說這褚一爺搬到東莊兒上去了,連九公你也不在莊上,說不定那日回來。及至跟尋到東莊,褚一爺又不在家。問他家莊客,又說有事去了,不得知到那里去,早晚一定回來,因是家下無人,不好留客,我就坐在對門一個野茶館兒里等候。只見道旁有兩個放羊的孩子,因為踢球,一個輸了錢,一個不給錢,兩個打了個熱鬧喧闐。我左右閑著無事,把他兩個勸開,又給他幾文錢,就合他閑話。問起這羊是誰家的,他便指著那莊門說:‘就是這褚家莊的。’我因問起褚一爺那里去了,他道:‘跟了西莊兒的鄧老爺子進山,到石家去了。

    ’我一想,豈不是你二位都有下落?況又同在一處。我便向那放羊的孩子說:‘你兩個誰帶我到山里找他去,我再給你幾文錢。’他道怕丟了羊回去挨打,便將這山里的方向、村莊、路徑、門戶,都告訴明白我。我就依他說的,穿過兩個村子,尋著山口上來。果然這山崗上有個小村,村里果然有這等一個黑漆門,到門一問,果是石家,果然你二位都在此。真是天緣幸會!就請收明這張彈弓,把那塊硯臺交付小弟,更求將那位十三妹姑娘的住處說明,我還要趕路。”

    鄧九公道:“原來先生已經到了我兩家舍下,著實的失迎!這彈弓合硯臺的話,說來都對。只是那塊硯臺卻一時不在手下,在我舍間收著。今日你我見著了,只管把弓先留下,這兩天我老拙忙些個,不得回家,便請足下在東莊住兩天,等我的事一完,就同你到二十八棵紅柳樹取那塊硯臺,當面交付,萬無一失。那位姑娘的住處,你不必打聽,也不必去找,便找到那里,他也等閑不見外人。有甚么話,告訴我一樣。”

    只見那尹先生聽了這話,沉了一沉,說:“這話卻不敢奉命。我老少東人交付我這件東西的時候,原說憑弓取硯,憑硯付弓。如今硯臺不曾到手,這弓怎好交代?”鄧九公哈哈的笑道:“先生,你我雖是初交,你外面詢一詢,鄧某也頗頗的有些微名。況我這樣年紀,難道還賺你這張彈弓不成?”那先生道:“非此之謂也。這張彈弓我東人常向我說起,就是方才提的這位十三妹姑娘的東西。這姑娘是一個大孝大義至仁至勇的豪杰,曾用這張彈弓救過他全家的性命,因此他家把這位姑娘設了一個長生祿位牌兒,朝夕禮拜,香花供養,這張彈弓便供在那牌位的前面。是這等的珍重!因看得我是泰山一般的朋友,才肯把這東西托付于我。‘士為知己者用’,我就不能不多加一層小心。再說,我同我這東人一路北來,由大道分手的時節,約定他今日護著家眷投茌平悅來老店住下等我,我由桐口岔路到此,完了這樁事體,今晚還要趕到店中相見。不爭我在此住上兩天,累他花費些店用車腳還是小事,可不使他父子懸望,覺得我作事荒唐?如今既是那硯臺不在手下,我倒有個道理:小弟此來,只愁見不著二位,既見著了,何愁這兩件東西交代不清?我如今暫且告辭,趕回店中說明原故。我們索性在悅來店住下,等上兩天,等九太爺你的公忙完了,我再到二十八棵紅柳樹寶莊相見,將這兩件東西當面交代明白。這叫作‘一手托兩家,耽遲不耽錯’。

    至于那十三妹姑娘的住處,到底還求見教。”說罷,拿起那帽罩子來,就有個匆匆要走的樣子。

    姑娘在窗外看見,急了。你道他急著何來?書里交代過的,這張弓原是他刻不可離的一件東西,止因他母親已故,急于要去遠報父仇,正等這張弓應用,卻不知安公子何日才得著人送還,不能久候,所以才留給鄧九公。如今恰恰的不曾動身,這個東西送上門來,楚弓楚得,豈有再容他已來復去的理?因此聽了那尹先生的話,生怕鄧九公留他不住,便隔窗說道:“九師傅,莫放那先生走,待我自己出來見他。”不想這第一寶就被那位假尹先生壓著了!

    鄧九公正在那里說:“且住,我們再作商量。”聽得姑娘要自己出來,便說:“這更好了,人家本主兒出來了。”說著,十三妹早已進了前廳后門。那尹先生站起來,故作驚訝問道:“此位何人?”一面留神上下把姑娘一打量,只見雖然出落得花容月貌,好一似野鶴閑云,那小時節的面龐兒還仿佛認得出來,一眼就早看見了他左右鬢角邊必正的那兩點朱砂痣。鄧九公指了姑娘道:“這便是先生你方才問的那位十三妹姑娘。”

    那先生又故作驚喜道:“原來這就是十三妹姑娘。我尹其明今日無意中見著這位脂粉英雄,巾幗豪杰,真是人生快事!只是怎的這樣湊巧,這位姑娘也在此?”褚一官笑道:“怎么‘也在此’呢,這就是人家的家么。”假尹先生又故作省悟道:“原來這就是姑娘府上。

    我只聽那放羊的孩子說甚么石家石家,我只道是一個姓石的人家。——既是見著姑娘,這事有了著落,不須忙著走了。”說罷,便向姑娘執手鞠躬行了個半禮,姑娘也連忙把身一閃,萬福相還。

    那尹先生道:“我東人安家父子曾說,果得見著姑娘,囑我先替他多多拜上。說他現因護著家眷,不得分身,容他送了家眷到京,還要親來拜謝。他又道姑娘是位施恩不望報的英雄,況又是輕年閨秀,定不肯受禮;說有位尊堂老太太,囑我務求一見,替他下個全禮,便同拜謝姑娘一般。老太太一定在內堂,望姑娘叫人通報一聲,容我尹其明代東叩謝。”姑娘聽了這話,答道:“先生,你問家母么?不幸去世了。”尹先生聽了,先跌一跌腳,說道:“怎生老太太竟仙游了?咳,可惜我東人父子一片誠心,不知要怎生般把你家這位老太太安榮尊養,略盡他答報的心!如今他老人家倒先辭世,姑娘你這番救命恩情叫他何處答報?不信我尹其明連一拜之緣也不曾修得!也罷,請問尊堂葬在那里?待我墳前一拜,也不枉走這一蕩。”

    姑娘才要答言,鄧九公接口道:“沒下葬呢,就在后堂停著呢。”尹先生道:“如此,就待我拿了這張彈弓,靈前拜祝一番,也好回我東人的話。”說著,往里就走。姑娘忙攔道:“先生,素昧平生,寒門不敢當此大禮。”說完了,搭撒著兩個眼皮兒,那小臉兒繃的比貼緊了的笛膜兒繃的還緊。鄧九公把胡子一綽,說:“姑娘,這話可不是這么說了。俗語怎么說的?‘有錢難買靈前吊’。這可不當作兒女的推辭。再說這尹先生他受人之托,必當終人之事,也得讓他交得過排場去。”

    說著,便叫褚一官道:“來,你先去把香燭點起來,姑娘也請進去候著還禮。等里頭齊備了,我再陪進去。”姑娘一想,彈弓是來了,就讓他進去靈前一拜何妨。應了一聲,回身進去。

    褚一官也忙忙的去預備香燭。這個當兒,鄧九公暗暗的用那大巴掌把安老爺肩上拍了一把,又攏著四指,把個老壯的大拇指頭伸得直挺挺的,滿臉是笑,卻口無一言。言外說:“你真是個好的!都被你料估著了!”

    不一時,褚一官出來相請,那位假尹先生真安老爺同了鄧九公進去。只見里面是小小的三間兩卷房子,前一卷三間通連,左右兩鋪靠窗南炕,后一卷一明兩暗,前后卷的堂屋卻又通連,那口靈就供在堂屋正中。姑娘跪在靈右,候著還禮。早見那褚大娘子站在他身后照料。安老爺走到靈前,褚一官送上檀香盒。老爺恭恭敬敬的拈了三撮香,然后褪下那張彈弓,雙手捧著,含了兩胞眼淚,對靈祝告道:“阿,老……老太太!我阿,唏,唏,唏,唏唏!尹其明……”姑娘看了,心里早有些不耐煩起來。心里說道:“這先生一定有些甚么癥候,他這滿口里不倫不類祝贊的是些甚么?他又從那里來的這副急淚?好不著要!”

    可憐姑娘那里知安老爺此刻心里的苦楚!大凡人生在世,挺著一條身子,合世界上恒河沙數的人打交道,那怕忠孝節義都有假的,獨有自己合自己打起交道來,這“喜怒哀樂”四個字,是個貨真價實的生意,斷假不來。這四個字含而未發,便是天性;發皆中節,便是人情。世上沒下循天性人情的喜怒哀樂;喜怒哀樂離了天性人情,那位朋友可就離人遠了。這顆豆兒自從被朱考亭先生咬破了之后,不斷跳不出這兩句話去。

    安老爺是個天性人情里的人,此時見了十三妹他家老太太這個靈位,先想起合他祖父的累代交情,又感動他搭救公子的一段恩義,更看著他一個女孩兒家,一身落魄,四海無家,不覺動了真的了。所以未從開口,先說了一個“阿”字的發語詞,緊接一個“老”字,意思要叫“老弟婦”,及至那“老”字出了口,一想,使不得。無論此時我暫作尹其明不好稱他“老弟婦,就便我依然作安學海,這等沒頭沒腦的稱他聲“老弟婦”,這姑娘也斷不知因由,就連忙改口,稱了聲“老太太”。緊接著自己稱名祝告,意思就要說“我安學海”,一想,更使不得。這一個真名道出來,今日的事章法全亂了!

    幸而那“安”字同“阿”字是一個字母,就跟著字母納音轉韻,轉作個“阿”字,接了個“唏,唏,唏,唏”,和了個唏噓悲切之聲。連忙改說:“我尹其明受了我老少東人的托付,來尋訪令愛姑娘,拜謝老太太,送這張雕弓,取那塊端硯。我東人曾說,倘得見面,命我稱著他父子安學海、安驥的名字,替他竭誠拜謝,還有許多肺腑之談。不想老太太你先騎鶴西歸,叫我向誰說起?所喜你的音塵雖遠,神靈尚在,待我默祝一遍,望察微衷。老太太,你可受我一拜!”祝罷,把那張彈弓供在桌兒上,退下來,肅整威儀拜了三拜,淚如泉涌。姑娘還著禮,暗道:“他可叨叨完了!彈弓兒是留下了,這大概就沒甚么累贅了。我索性等他出去我再起來。”

    誰想這個當兒,偏偏的走過一個禮儀透熟的禮生來,便是褚大娘子,把他攙了一把,說:“姑娘,起來朝上謝客。”不由分說,攙到當地,又拉了一個坐褥,鋪在地下,說:“尹先生,我們姑娘在這里叩謝了。”姑娘只得向上磕下頭去。那先生連忙把身子一背,避而不受,也不答拜。你道這是為何?原來這是因為他是替死者磕頭,不但不敢答,并且不敢受。

    是個極有講究的古禮。姑娘磕頭起來,正等著送客,這個當兒,可巧又走過一個積伶不過的茶司務來,便是褚一官。手里拿著一個盤兒,托著三碗茶,說:“尹先生,我們姑娘是孝家,不親遞茶了。”他便把尹先生的一碗安在西間南炕炕桌上首,下首又給鄧九公安了一碗,還剩一碗,說:“姑娘,這里陪。”

    便放在靠北壁子地桌下首。姑娘此時無論怎樣,斷不好說:“你們外頭喝茶去罷。”怎當那鄧九公又盡在那邊讓先生上坐,只見那先生并不謙讓,轉過去坐定。開口便問道:“這位老太太想是早過終七了?”鄧九公道:“那里,等我算算。”說著,屈著指頭道:“五兒、六兒、七兒、八兒、九兒,今日才第五天,明日伴宿,后日就抬埋入土了。”姑娘正嫌鄧九公何必合他絮煩這些話,只見那先生望著姑娘,把眼神兒一足,說:“難道今日是第五天?我聞古禮‘殮而成服,既葬而除’,如今才得五天,既不是除服日期,況且大殮已經五天,又斷不至于作不成一領孝服,這姑娘怎的不穿孝?”

    罷了,姑娘心里真沒防他問到這句,又不肯說:“我因為忙著要去報仇,不及穿孝。”尤其不好說:“你管我呢!”只管支吾道:“此地風俗向來如此。”那先生說道:“喂,豈有此理!雖說‘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冠婚喪祭,各省不得一樣,這兒女為父母成服,自天子以至庶人,無貴賤,一也。怎講到‘此地向來如此’起來?”姑娘道:“此地既然如此,我也只得是隨鄉兒入鄉兒了。”那先生道:“呀呸!更豈有此理!縱說這窮山僻壤不知禮教,有了姑娘你這等一個人在此,正該作個榜樣,化民成俗,怎生倒講起‘隨鄉入鄉’的話來?這等看來,‘聞名不如見面’這句話,古人真不我欺。據我那小東人說得來十三妹姑娘怎的個孝義,怎的個英雄,我那老東人以耳為目,便輕信了這話。而今如此,據我尹其明看了,也只不過是個尋常女子。只是我尹其明一身傲骨,四海交游,何嘗輕易禮下于人?今日倒累我揖了又揖,拜了又拜。——小東人,你好沒胸襟,沒眼力!累我枉走這一蕩!咦,我尹其明此番來得差矣!”

    列公,你看十三妹那等俠氣雄心兼人好勝的一個人,如何肯認“尋常女子”這個名目?無如報仇這樁事自己打著要萬分慎密,不穿孝這樁事自己也知是一時權宜,其實為去報仇所以才不穿孝,兩樁事仍是一樁事,只因說不出口,轉覺對不住人,卻又一片深心,打了個“呼牛亦可,呼馬亦可”的主意,任是誰說甚么,我只拿定主意,干我的大事去。不想這位尹先生是話不說,單單的輕描淡寫的給加上了“尋常女子”這等四個大字,可斷忍耐不住了。

    只見他一手扶了桌子,把胸脯兒一挺,才待說話。

    不防這邊嘡的一聲把桌子一拍,鄧九公先翻了,說:“喂,尹先生!你這人好沒趣呀!拿了一張彈弓子,我說留下,你又不留;你說要走,你又不走,倒像誰要拐你的似的。及至人家本主兒出來了,你交了你的彈弓子就完了事了,又替你東人參的是甚么靈!是我多了句嘴,讓你進來。人家謝客遞茶讓坐,是人家孝家的禮數,你是會的,就該避出去;不出去,坐下也罷了。人家穿孝不穿孝,可與你甚么相干?用你冬瓜茄子、陳谷子爛芝麻的鬧這些累贅呀!”那尹先生道:“我講的是禮,禮設天下。大凡于禮不合,天下人都講得。難道我到了你們這不講禮的地方,也‘隨鄉入鄉’,跟你們不講禮起來不成?”

    一句話,鄧九公索興站起來了,說:“咄,姓尹的,你莫要撒野呀!不是我作老的口剗,你也是吃人的稀的,拿人的干的,不過一個坐著的奴才罷咧,你可切莫拿出你那外府州縣衙門里的吹六房詐三班的款兒來。好便好,不然叫你先吃我一頓精拳頭去!”那先生聽了,安然坐在那里不動。只見他揚著個臉兒,望了鄧九公道:“我尹其明一介儒生,手無縛雞之力,也不敢妄稱作英雄豪杰,卻也頗頗見過幾個英雄豪杰。今日因這樁事、這句話領你這頓拳頭,倒也見得過天下的英雄豪杰!”說著,把脖頸兒一低,膀根兒一松,說:“領教!”

    姑娘在旁一看,說:“這是塊魔,不可合他蠻作!”因攔鄧九公道:“師傅,不必如此。他是客,你我是主,便打他兩拳也不值一笑。況他以禮而來,尤其不可使他藉口。他既滿口的講禮,你我便合他講禮,等他講不過禮去,再給他個利害不遲。”鄧九公道:“姑娘,你不見是我讓進他來的嗎,他這里叫我受著窄呢么!”一面說著,一面依舊坐下,帽子也摘了,拿一只大寬的袖子搧著,就氣得他喲,咈哧咈哧的,真作了個“手眼身法步”一絲不漏!

    姑娘勸住了鄧九公,也就歸坐。先看了那先生一眼,只見他手捻著幾根小胡子兒,微微而笑。姑娘納著氣從容問道:“尹先生,我先請教,你從那處見得我是個‘尋常女子’?”那先生道:“‘尋常’者,對‘英雄豪杰’而言也。英雄豪杰本于忠孝節義,母死不知成服,其為孝也安在?這便叫作‘尋常女子’。”姑娘聽了這話,口里欲待不合他辯,爭奈心里那點兼人好勝的性兒不準不合他辯,便又問道:“我再請教,這盡孝的上頭,父親、母親那一邊兒重?”尹先生沉吟一會,道:“‘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其重一也。這話卻又有兩講。”

    姑娘道:“怎的個兩講呢?”尹先生說:“你們女子有同母親共得的事,同父親共不得;有合母親說得的話,合父親說不得。這叫作‘父道尊,母道親’。看得親,自然看得重。

    據此一說,未免覺得母親重。”姑娘道:“那一說呢?”尹先生道:“一個人有生母,便許有繼母,有嫡母,便許有庶母,推而至于養母、慈母,事非常有。只這生、繼、嫡、庶,皆母也,所謂坤道也,地道也。講到父親,天道也,乾道也。乾道大生,坤道廣生,看得大,更該看得重。據此一說,自然應是父親更重。”

    姑娘道:“你原來也知道父親更重。我還要請教,這盡孝的事情上頭,為親穿孝,為親報仇,那一樁要緊?”尹先生連忙答道:“這何消問得?自然是報仇要緊。拿為親穿孝論,假如遇著軍事,正在軍興旁午,也只得墨绖從戎,回籍成服;假如身在官場,有個丁憂在先,聞訃在后,也只得聞訃成服。便是為人子女,不幸遇著大故,立刻穿上一身孝,難道釋服后便算完了事了不成?你只看那大舜的大孝,終身慕父母,以至里名勝母;曾子不入,邑號朝歌;墨子回車,便不穿那身孝,他心里又何嘗一時一刻忘了那個‘孝’字?所以叫作‘喪服外除’。‘外除’者,明乎其終身未嘗‘內除’也,這是被終身無穿無盡有工夫作的事。

    至于為親報仇,所謂‘父仇不共戴天’,豈容片刻隱忍?但得個機會,正用著那‘守如處女,出如脫兔’的兩句話,要作得迅雷不及掩耳,其間間不容發,否則機會一失,此生還怎生補行得來?豈不是終天大恨?何況這報仇正是盡孝,自然報仇更加要緊。”

    姑娘道:“原來你也知道報仇更加要緊!這等說起來,我還不至于落到個‘尋常女子’。”尹先生道:“這話我就不解了,難道姑娘這等一個孝義女子,還有人合姑娘結仇不成?”姑娘這個當兒,一肚子的話是倒出來了,“尋常女子”四個字是擺脫開了,理是抓住了,憑他絮絮的問,只鼓著個小腮幫子兒,一聲兒不哼。

    問來問去,把個鄧九公問煩了,說道:“我真沒這么大工夫合你說話,不說罷,我又憋的慌。人家這位姑娘有殺父大仇,只因老母在堂,不曾報得。如今不幸他老太太去世了,故此他顧不得穿孝守靈,到了首七葬母之后就要去報仇。這話你明白了?”尹先生道:“哦,原來如此。這段隱情我尹其明那里曉得!只是我還要請教,姑娘這等一身本領,這仇人是個何等樣人,姓甚名誰,有多大膽敢來合姑娘作對?”鄧九公道:“這個我不知道。”尹先生道:“老翁,我方才見你二位的稱呼,有個師生之誼,豈有不知之理?”鄧九公道:“我不能像你,相干的也問,不相干的也問;問得的也問,問不得的也問。人家報仇,與我無干。

    我沒問,我不知道!”尹先生道:“報仇的這樁事,是樁光明磊落見得天地鬼神的事,何須這等狗盜雞鳴遮遮掩掩?況且英雄作事,要取那人的性命,正要叫那人知些風聲,任他怎的個心機手段,我定要手到功成,這仇才報得痛快。這位鄧老翁大約是年紀來了,暮氣至矣,也未必領略到此。姑娘,你何不把這仇人的姓名說與尹其明聽聽,大家痛快痛快。”

    正經姑娘此時依然給他個老不開口,那位尹先生也就入不進話去了。無奈聽著他這幾句話來得高超,且暗暗有個菲薄自己的意思,又動了個不服氣。便冷笑了一聲,道:“我的仇人與你何干,要你痛快?我便說了他的姓名,你聽了,也不過把舌頭伸上一伸,頸兒縮上一縮,又知道他何用!”那尹先生搖著頭道:“姑娘,你也莫過逾小看了我尹其明。我雖不拈長槍大戟,不知走壁飛檐,也頗頗有些肝膽。或者聽了你那仇人名姓,不到得伸舌縮頸,轉給你出一臂之力,展半籌之謀,也不見得。”姑娘道:“惹厭!”

    那尹先生聽到“惹厭”兩個字,他轉呵呵大笑,說:“姑娘你既苦苦不肯說,倒等我尹其明索興惹你一場大厭,替你說出那仇人的姓名來,你可切莫著惱。”姑娘聽他說的這等離離奇奇、閃閃爍爍,倒不免有些疑忌起來,道:“你說!”那尹先生疊兩個指頭說道:“你那仇人,正是現在經略七省掛九頭鐵獅子印禿頭無字大將軍紀獻唐!你道我說的錯也不錯?”

    他說完這句,定睛看著那十三妹姑娘,要看他個怎生個動作。只見那十三妹不聽這話猶可,聽了這話,腮頰邊起兩朵紅云,眉宇間橫一團清氣,一步跨上炕去,拿起那把雁翎寶刀,拔將出來,翻身跳在當地,一聲斷喝,說道:“咄!你那人聽者!我看你也不是甚么尹七明尹八明,你定是紀獻唐那賊的私人!不曉得在那里怎生賺得這張彈弓,喬妝打扮,前來探我的行藏,作個說客。你不曾生得眼睛,須得生著耳朵,也要打聽打聽你姑娘可是怕你來探的,可是你說得動的?你快快說出實話,我還佛眼相看;少若遲延,哼哼!尹其明!只怕我這三間小小茆檐,任你闖得進來,叫你飛不出去!”這正是:

    不曾項下解金鈴,早聽山頭哮虓虎。

    要知那十三妹合那假尹先生真安老爺怎的個開交,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衡阳 | 鄂尔多斯 | 浙江杭州 | 毕节 | 靖江 | 海门 | 廊坊 | 甘肃兰州 | 锡林郭勒 | 广安 | 牡丹江 | 余姚 | 扬州 | 吉林长春 | 呼伦贝尔 | 阿克苏 | 昌都 | 海东 | 十堰 | 广汉 | 蓬莱 | 山东青岛 | 常州 | 通辽 | 河南郑州 | 青州 | 台州 | 巴彦淖尔市 | 大理 | 屯昌 | 十堰 | 中山 | 单县 | 海西 | 甘孜 | 固原 | 怒江 | 通化 | 广州 | 金坛 | 临沂 | 招远 | 武夷山 | 通辽 | 潜江 | 洛阳 | 济南 | 黄南 | 邹平 | 临汾 | 宁夏银川 | 阜新 | 宝鸡 | 梅州 | 保定 | 临夏 | 开封 | 海东 | 阿拉尔 | 灌南 | 儋州 | 伊犁 | 溧阳 | 济南 | 张掖 | 青海西宁 | 张家口 | 台山 | 果洛 | 包头 | 自贡 | 慈溪 | 黄冈 | 贵州贵阳 | 云浮 | 锦州 | 如皋 | 晋中 | 临海 | 宁德 | 周口 | 诸暨 | 曲靖 | 灌南 | 屯昌 | 乌兰察布 | 甘南 | 牡丹江 | 延安 | 德宏 | 鄂尔多斯 | 韶关 | 衢州 | 西藏拉萨 | 巴彦淖尔市 | 红河 | 淮安 | 阜新 | 锦州 | 南京 | 新沂 | 汝州 | 鹤岗 | 阳泉 | 吉林 | 濮阳 | 阿勒泰 | 乐平 | 石狮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新余 | 伊犁 | 邵阳 | 连云港 | 甘南 | 燕郊 | 铜川 | 马鞍山 | 保亭 | 十堰 | 厦门 | 山西太原 | 包头 | 天门 | 白山 | 包头 | 广州 | 甘孜 | 保亭 | 基隆 | 攀枝花 | 莱芜 | 洛阳 | 邵阳 | 滁州 | 德宏 | 滨州 | 霍邱 | 河池 | 河池 | 商洛 | 溧阳 | 邯郸 | 承德 | 烟台 | 顺德 | 启东 | 张家口 | 博尔塔拉 | 鹤岗 | 定州 | 张家界 | 朔州 | 绥化 | 蚌埠 | 云南昆明 | 溧阳 | 张掖 | 洛阳 | 济源 | 库尔勒 | 阿拉尔 | 张家界 | 舟山 | 南阳 | 安吉 | 佛山 | 鹰潭 | 肥城 | 台州 | 慈溪 | 武威 | 河南郑州 | 菏泽 | 吐鲁番 | 神木 | 海拉尔 | 贵州贵阳 | 安阳 | 垦利 | 周口 | 常德 | 毕节 | 新乡 | 瓦房店 | 义乌 | 滨州 | 克拉玛依 | 扬州 | 潍坊 | 怒江 | 淮北 | 伊犁 | 基隆 | 改则 | 眉山 | 乌海 | 山东青岛 | 宜都 | 云南昆明 | 黑河 | 海拉尔 | 常德 | 新余 | 屯昌 | 南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