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兒女英雄傳
    文康

    第十四回 紅柳樹空訪褚壯士 青云堡巧遇華蒼頭

    上回書既把安、張兩家公案交代明白,這回書之后便入十三妹的正傳。

    卻說安老爺認定天理人情,拋卻功名富貴,頓起一片兒女英雄念頭,掛冠不仕,要向海角天涯尋著那十三妹,報他這番恩義。若論十三妹,自安太太以至安公子小夫妻、張老老夫妻,又那個心里不想答報他?只是沒作理會處。如今聽了安老爺這等說了,正合眾人的心事。當下商量定了,一面收拾行李,一面遣人過黃河去扣車輛。那時梁材也從京里回來,只這幾個家人,又有張親家老爺合程相公外面幫著,人足敷用。況大家又都是一心一計,這番去官,比起前番的上任,轉覺得興頭熱鬧。

    話休煩瑣。那消幾日,都布置停妥。安老爺本因告病,一向不曾出門,也不拜客辭行,擇了個長行日子,便渡黃北上。

    于路無話。不則一日,到了離茌平四十里,下店打尖。這座店正是安公子同張姑娘來時住的那座店。安老爺飯罷,等著家人們吃飯,自己便踱出店外,看那些車夫吃飯。見他們一個個蹲在地下,吃了個狼飧虎咽,溝滿壕平。老爺便合他們閑話,問道:“我們今日往茌平,從那里岔道下去,有個地方叫作二十八棵紅柳樹,離茌平有多遠?”內中有兩個知道的,說道:“要到二十八棵紅柳樹,為甚么打茌平岔道呢,那不是繞了遠兒往回來走嗎?要上二十八棵紅柳樹,打這里就岔下去了,往前不遠,有個地方叫桐口,順著這桐口進去,斜半簽著就奔了二十八棵紅柳樹了。到了那里,打鄧家莊兒頭里過去,就是青云堡。青云堡再走十來里地,有個岔道口,出了岔道口,那就是茌平的大道了。打這里去近哪,可就是這一頭兒沒車道,得騎牲口,不就坐二把手車子也行得。”

    老爺把這話聽在心里,看了看這座店,雖然窄些,也將就住下了。進來便合太太商議道:“太太,我看這座店也還干凈嚴密,今日我們就這里住下罷。”太太道:“再半站今日就到茌平了。到了茌平,老爺不是還有事去呢么,為甚么又耽擱半天的路程呢?”老爺道:“我正為不耽擱路程。我方才在外頭問了問,原來從這里有條小路走著近便。我們今日歇半天,明日你們仍走大路,住茌平等我,我就從這里小路走,干我的去。”太太道:“罷呀,老爺可不要鬧了!聽起來,那小道兒可不是頑兒的。”老爺道:“太太,你想是因玉格前番的事唬怕了。要知人生在世,世界之大,除了這寸許的心地是塊平穩路,此外也沒有一步平穩的,只有認定了這條路走。至于禍福,有個天在,注定的禍避不來,非分的福求不到。那避禍的,縱讓千方百計的避開,莫認作自己乖覺,究竟立腳不穩,安身不牢;那求富的,縱讓千辛萬苦的求得,莫認作可以僥幸,須知‘飛的不高,跌的不重’。太太,你只看我同玉格,一個險些兒骨肉分離,一個險些兒身命俱敗,今竟何如?這豈是人力能為的?”

    太太見老爺說得有理,便說:“既那樣,就多帶兩個人兒去。”張老聽了,說道:“親家太太放心,我跟了親家去,保妥當。”安老爺笑道:“怎么敢驚動親家呢!此去我保不定耽擱一半天,家眷自然就在茌平住下聽信。親家,你自然照應家眷為是。我同了玉格帶上戴勤、隨緣兒,再帶上十三妹那張彈弓,豈不是絕好的一道護身符么!”說著,便吩咐家人們今日就在尖站住下。因又叫戴勤:“明日雇一輛二把手小車子我坐,再雇三頭驢兒,你同隨緣兒跟了大爺,我們就便衣便帽喬妝而往。我自有道理。”戴勤笑道:“那短盤驢搭上個馬褥子倒騎得,那侉車子只怕老爺坐不來罷?”老爺道:“你莫管,照我的話弄去就是了。”戴勤只得去雇小車合驢兒,心里卻是納悶,說:“這是怎的個用意呢?”

    一時,老爺又叫戴勤家的、隨緣兒媳婦來,問道:“你母女兩個從前在那家子跟的那位姑娘,你可記得他的生辰八字?他是幾歲上裹腳,幾歲上留頭,合他那小時候可有甚么異樣淘氣的事,你可想得起一兩樁來?”

    戴勤家的經這一問,一時倒蒙住了,想了想,才說:“奴才那位姑娘,今年算計著是十九歲,屬龍的,三月初三日生的,時辰奴才可記不準了。”他女兒接口道:“是辰時。那年給姑娘算命,那算命的不是說過底下四個‘辰’字是有講究的,叫甚么甚么地,甚么一氣,這是個有錢使的命,還說將來再說個屬馬的姑爺,就合個甚么論兒了,還要作一品夫人呢!”他媽也道:“不錯,這話有的。”因又說道:“那姑娘是七歲上就裹的腳,不怎么那一雙好小腳兒呢。九歲上留的頭。”

    隨緣兒媳婦又說道:“小時候奴才們跟著頑兒,姑娘可淘氣呀,最愛裝個爺們,弄個刀兒槍兒,誰知道后來都學會了呢。就只怕作活。奴才老爺、太太常說:‘將來到了婆婆家可怎么好!’姑娘說的更好,說:‘難道婆婆家是雇了人去作活不成?’奴才們背地里還慪姑娘不害羞,姑娘說:‘我不懂,一個女孩兒提起公公、婆婆,羞的是甚么?這公婆自然就同父母一樣,你見誰提起爸爸、奶奶來也害羞來著?’”安老爺合太太聽了,點頭而笑,說:“卻也說得有理。”太太便問道:“老爺此時從那里想起問這些閑話兒來?”張金鳳也接口道:“不要這位姑娘就是我十三妹姐姐罷?”老爺拈須笑道:“你娘兒們先不必急著問,橫豎不出三日,一定叫你們見著十三妹,如何?”張姑娘聽了,先就歡喜。

    當晚無話。到了次日早起,張老、程相公依然同了一眾家人護了家眷北行,去到茌平那座悅來老店落程住下。安老爺同了公子帶了戴勤、隨緣兒,便向二十八棵紅柳樹進發。安老爺上了小車,伸腿坐在一邊,那邊載上行李,前頭一個拉,后面一個推。安老爺從不曾坐過這東西,果然坐不慣,才走了幾步,兩條腿早溜下去了。戴勤笑道:“奴才昨日就回老爺說坐不慣的。”老爺也不禁大笑,及至坐好了,走了幾步,腿又溜下去,險些兒不曾閃下來。

    那推小車子的先說道:“這不行啊!不我把你老薩杭罷。”老爺不懂這句話,問:“怎么叫‘薩杭’?”戴勤說:“攏住點兒,他們就叫‘煞上’。”老爺說:“很好,你就把我‘薩杭’試試。”只見他把車放下,解下車底下拴的那個彎柳桿子來,往老爺身旁一搭,把中間那彎弓兒的地方向車梁上一襻,老爺將身子往后一靠,果覺坐得安穩。公子背著彈弓,跨著驢兒,同兩個家丁便隨著老爺的車前前后后行走。

    那時正是秋末初冬,小陽天氣。霜華在樹,朝日弄晴,云斂山清,草枯人健。安老爺此時偷得閑身,倍覺胸中暢快。一路走著,只聽那推車的道:“好了,快到了。”老爺一望,只見前面有幾叢雜樹,一簇草房,心里想道:“鄧家莊難道就是這等荒涼不成?”說話間已到那里。推車的把車落下,老爺問:“到了嗎?”他說:“那里,才走了一半兒呀,這叫二十里鋪。”

    老爺說:“既這樣,你為何歇下呢?”只聽他道:“我的老爺!這兩條腿兒的頭口,可比不得四條腿兒的頭口。那四條腿兒的頭口餓了,不會言語;俺這兩條腿兒的頭口餓了,肚子先就不答應咧。吃點嗎兒再走。”隨緣兒是不準他吃。老爺聽了,道:“叫他們吃罷,吃了快些走。”安老爺合公子也下來。只見兩個車夫、三個腳夫,每人要了一斤半面的薄餅,有的抹上點子生醬,卷上棵蔥;有的就蘸著那黃沙碗里的鹽水爛蒜,吃了個滿口香甜。還在那里讓著老爺,說:“你老也得一張罷?好齊整白面哪。”

    須臾吃畢,車夫道:“這可走罷,管走得快了。”說著,推著車子,果然轉眼之間就望見那一片柳樹。那柳葉還不曾落凈,遠遠看去,好似半林楓葉一般。公子騎著驢兒到跟前一看,原來那樹是綠樹葉,紅葉筋,因叫趕驢的在地下揀了兩片,自己送給老爺看。老爺看了,道:“這樹名叫作‘檉柳’,又名‘河柳’,別名‘雨師’。《春秋》僖公元年‘會于檉’的那個‘檉’字,即此物也。”

    閑話間,已到鄧家莊門首。老爺下車一看,好一座大莊院!只見周圍城磚砌墻,四角有四座更樓,中間廣梁大門,左右兩邊排列著那二十八棵紅柳樹,里面房間高大,屋瓦鱗鱗,只是莊門緊閉不開。戴勤才要上前叫門,老爺連忙攔住,自己上前把那門輕敲了兩下。早聽見門里看家的狗甕聲甕氣如惡豹一般頓著那鎖鏈子咬起來,緊接著就有人一面吆喝那狗,隔著門問道:“找誰呀?”安老爺道:“借問一聲,這里可是鄧府上?開了門,我有句話說。

    ”只聽那人道:“開門,得我言語一聲兒去。”那人去不多時,便聽得里面開得鐵鎖響。莊門開處,走出一個人來,約有四十余歲年紀,頭戴窄沿秋帽,穿一件元青縐綢棉襖,套著件青氈馬褂兒,身后還跟著兩三個笨漢。

    那人見了安老爺,執手當胸拱了一拱,問道:“尊客何來?”

    安老爺心想:“這人一定是那褚一官了。”因問道:“足下上姓?這里可是鄧九公府上?”那人答道:“在下姓李。鄧九太爺便是敝東人,不在家里,大約還得個三五天回來。尊客如有甚么書信,以至東西,只管交給我,萬無一失,五日后來取回信。倘一定有甚么要緊的話得等著面說,我這里付一面對牌,請到前街客寓里住歇。那里飯食、油燭、草料以至店錢,看你老合我東人二位交情在那里,敝東回來,自然有個地主之情;不然,那店里也是公平交易,絕不相欺。”說到這里,只聽莊門里有人高聲叫說:“李二爺,發鑰匙開倉。”他這里一面應著,一面聽老爺的回話。

    老爺見訪鄧九公不著,只得又問道:“既如此,有位姓褚的,我們見見。”那人道:“我們這里有三四個姓褚的呢,可不知尊客問的是那一位?”老爺道:“這人,人稱他褚一官。”

    那人道:“要找我們褚一爺么,他老如今不在這里住了,搬到東莊兒去了,請到東莊兒就找著了。”才說完,里面又在那里催說:“李二爺,等你開倉呢!”那人便向安老爺一拱,說:“請便罷,尊客。”老爺還要問話,他早回頭進去了。那兩三個笨漢見他進去,隨即把門關上。老爺只得隔著門又問了一聲,說:“這東莊兒在那里?”里邊應了一句說:“一直往東去。”說著,也走了。

    安老爺此番來訪十三妹,原想著褚一官是華忠的妹夫,鄧九公是褚一官的師傅,且合十三妹有師弟之誼,因褚一官見鄧九公,因鄧九公見十三妹,再沒個不見著的。如今見褚、鄧二人都見不著,因向公子道:“怎生的這般不巧!又不知這東莊兒在那里。”那安公子此時卻大非兩個月頭里的安公子可比了,經了這場折磨,自己覺得那走路的情形都已久慣在行,因說道:“一直往東去,逢人便問,還怕找不著東莊兒么!”老爺笑道:“固是如此,難道一路問不著,還一直的問到東海之濱找文王去不成?”公子笑道:“再沒問不著的。”說著,跨上驢兒,跑到前頭。

    只見過了鄧家莊,人煙漸少,那時正是收莊稼的時候,一望無際都是些蔓草荒煙,無處可問。走了里許,好容易看見路南頭遠遠的一個小村落,村外一個大場院,堆著大高的糧食,一簇人像是在那里揚場呢。喜得他一催驢兒,奔到跟前,便開口問道:“那里是東莊兒啊?”只見那場院邊有三五個莊家坐著歇乏,內中一個年輕的轉問他道:“你是問道兒的嗎?”

    公子道:“正是。”那人說:“問道兒,下驢來問啊!”公子聽了,這才下了驢。那少年道:“你要找東莊兒,一直的往西去就找著了。”公子道:“東莊兒怎么倒往西去呢?”內中一個老頭兒說道:“你何苦要他作甚么!”因告訴公子道:“這里沒個東莊兒,你照直的往東去八里地,就是青云堡,到那里問去。”

    公子得了這句話,上了驢兒又跑回來。恰好安老爺的小車兒也趕到了,問道:“問的有些意思沒有?”公子把幾乎上賺的話說了,老爺笑道:“這還算好,他到底說了個方向兒。

    你沒見長沮、桀溺待仲夫子的那番光景嗎?”說著,又往前走了一程,果見眼前有座大鎮店。

    還不曾到那街口,早望見一個人扛著個被套,腰里掖著根巴棍子劈面走來。公子這番不似前番了,下了驢,上前把那人的袖子扯住,道:“借光,東莊兒在那邊兒?”那人正低了頭走,肩膀上行李又沉,走得滿頭大汁,不防有人扯了他一把,倒嚇了一跳,站住抬頭一看,見是個向他問路的,他一面拉下手巾來擦汗,一面陪個笑兒道:“老鄉親,我也是個過路兒的。”說完,大岔步便走了。公子心里說道:“原來離了家門口兒,問問路都是這等累贅。”老爺道:“這卻不要怪他,你這問法本叫作‘問道于盲’。找個鋪戶人家問問罷。”說著,進了青云堡那條街。只見街口有座小廟,豎著一根小小旗桿,那廟門掛一塊“三圣祠”的匾,卻是鎖著門。一進街來,南北對面都是些棧房店口,也有燒鍋、當鋪、雜貨店面。

    話休絮煩。一連問了幾處,都不知有這個東莊兒。一直的走出了這五里長街,只見路南一座小野茶館兒,外面有幾個莊稼漢在那里喝茶閑話。老爺說:“下來歇歇兒罷。”說著下了車,也到那灰臺兒跟前坐下,隨緣兒便從腰間拿下茶葉口袋來,叫跑堂兒的沏了壺茶。老爺問那跑堂兒說:“你們這里有個東莊兒么?”那跑堂兒的見問,一手把開水壺擱在灰臺兒上扶著,又把那只胳膊圈過來,抱了那壺梁兒,歪著頭說道:“咱們這里沒個東莊兒啊。”老爺說:“或者不在附近,也定不得?”跑堂兒指手畫腳的道:“不,啊,客人。你順著我的手瞧,西沿子那個大村兒叫金家村,這東邊兒的叫青村,正北上一攢子樹那一塊兒,那是黑家窩鋪。這往近了說,那道小河子北邊的一帶大瓦房,那叫小鄧家莊兒,原本是二十八棵紅柳樹鄧老爺子的房,如今給了他女婿一個姓褚的住著,又叫作褚家莊。”說到這里,老爺忙問道:“這姓褚的可是人稱他褚一官的不是?”跑堂兒說:“著哇,就是他。他是鏢行里的。”安老爺向公子說道:“這才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呢!原來只在眼前。他在西莊兒說話,又是他家的房子,自然就叫作東莊兒了。”公子聽了,忙著放下茶碗,說:“等我先去問他在家不在家,不要到了跟前又撲個空。”說著,也不騎牲口,帶了隨緣兒就去了。

    一過北道,便遠遠望見褚家莊,雖不比那鄧家莊的氣概,只見一帶清水瓦房,虎皮石下剪白灰砌墻,當中一個高門樓的如意小門兒,安著兩扇黃油板門,門前也有幾株槐樹。兩座磚砌石蓋的平面馬臺石,西邊馬臺石上坐著個干瘦老者,即是面西正東,看不見他的面目,懷中抱了一個孩子,又有個十七八歲的村童蹲在地下引逗那孩子耍笑。離門約有一箭多遠,橫著一道溪河,河上架著個板橋。公子才走過橋,又見橋邊一個老頭子,守著一個筐子,叼著根短煙袋,蹲在河邊在那里洗菜。公子等不得到門,便先問了他一聲,說:“你可是褚家莊的?你們當家的在家里沒有?”問了半日,他言也不答,頭也不回,只顧低了頭洗他的菜。隨緣兒一旁看不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說:“喂,問你話呢!”他這才站起來,含著煙袋,笑嘻嘻的勾了勾頭。公子又問了他一句,他但指指耳朵,也不言語。公子道:“偏又是個聾子!”因大聲的喊道:“你們褚當家的在家里沒有?”只見他把煙袋拿下來,指著口“啊啊”啊了兩聲,又搖了搖頭,原來是個又聾又啞的,真真“十啞九聾”,古語不謬!

    不想公子這一喊,早驚動了馬臺石上坐的那個人。只見他聽得這邊嚷,回頭望了一望,連忙把懷里的孩子交給那村童抱了進去,又手遮日光向這邊一看,就匆匆的跑過來。相離不遠,只見他把手一拍,口里說道:“可不是我家小爺!”公子正不解這人為何奔了過來,及至一聽聲音,才認出來,不是別人,正是他嬤嬤爹華忠!

    原來華忠本是個胖子,只因半百之年經了這場大病,臉面消瘦,鬟發蒼白,不但公子認不出他嬤嬤爹來,連隨緣兒都認不出他爸爸來了。一時彼此無心遇見,公子一把拉著嬤嬤爹,華忠才想起給公子請安,隨緣兒又哭著圍著他老子問長問短。華忠道:“咳,我這時候沒那么大工夫合你訴家常啊!”

    因問公子道:“我的爺!你怎么直到如今還在這里轉轉?我合你別了將近兩個月,我是沒一天放心。好容易扎掙起來,奔到這里,問了問寄褚老一的那封信,他并不曾收到,端的是個甚么原故?我的爺,你要把老爺的大事誤了,那可怎么好!”

    說著,急得搓手頓腳,滿臉流淚。

    公子此時也不及從頭細說,便指給他看道:“你看,那廂茶館外面坐的不是老爺?”華忠道:“老爺怎么也到了這里?敢是進京引見?”公子道:“閑話休提。我且問你:褚一官在家也不?”華忠道:“他不在家,他這兩天忙呢。”因看了看太陽,說:“大約這早晚也就好回來了。大爺,你此時還問他作甚么?”

    公子道:“這話說也話長,你先見老爺去就知道了。”華忠便同公子飛奔而來。

    于路不及閑談。到了跟前,老爺才瞧出是華忠,因說:“你從那里來?”華忠早在那里摘了帽子碰頭,說:“奴才華忠閃下奴才大爺,誤了老爺的事,奴才該死!只求老爺的家法!”

    老爺道:“不必這樣,難道你愿意害這場大病不成?起來。”華忠聽了,才帶上帽子爬起來。

    卻說一旁坐著喝茶的那些人,那里見過這等舉動?又是“老爺”“奴才”,又是磕頭禮拜,只道是知縣下鄉私訪來了,早嚇的一個個的溜開。跑堂兒的是怕耽誤了他的買賣,便向安老爺說:“我看這個地方兒屈尊你老,再,也不得說話。我這后院子后頭有個松棚兒,你老挪到后頭去好不好?”老爺正嫌嘈雜,公子聽得有個松棚兒,覺得雅致有趣,連說:“很好。”便留了戴勤看行李,跟了老爺挪過后面去。

    公子到那里一看,那里甚么松棚兒!原來是四根破柳竿子支著,上面又橫搭了幾根竹竿兒,把那砍了來作柴火的帶葉松枝兒搭在上面晾著,就著遮了日旸兒,那就叫“松棚兒”。

    不覺得一笑,忙叫人取了馬褥子來,就地鋪好,爺兒兩個坐下。老爺便將公子在途中遭難的事大略說了幾句,把個華忠急得哭一陣叫一陣,又打著自己的腦袋罵一陣。老爺道:“此時是幸而無事了,你這等也無益。”因又把公子成親的事告訴他。他才擦了擦眼淚,給老爺、公子道喜,又問:“說的誰家姑娘?姑娘十幾?”老爺道:“且不能合你說這個。你且說你怎的又在此耽擱住了呢?”

    華忠回道:“奴才自從送了奴才大爺起身,原想十天八天就好了,不想躺了將近一個月才起炕。奴才大爺給留的二十兩銀子是盤纏完了,幾件衣裳是當凈了,好容易扎掙得起來,拼湊了兩吊來錢,奴才就雇了個短盤兒驢子,盤到他們這里。

    他們看奴才這個樣兒,說給奴才作兩件衣裳好上路,打著后日一早起身。不想今日在這里遇見老爺,也是天緣湊巧,不然一定差過去了。”

    老爺道:“這里自然就是你那妹夫褚一官的家了。他在家不在家?”華忠道:“他上縣城有事去了,說也就回來。”老爺說:“他不在家也罷,我們先到他家等他去,我要見他,有話說。”華忠聽了,口中雖是答應,臉上似乎露著有個為難的樣子。老爺道:“他既是你的至親,難道我們借個地方兒坐也不肯?你有甚么為難的?”華忠道:“倒不是奴才為難,有句話奴才得先回明白了。他雖在這里住家,這房子不是他自己的,是他丈人的。”老爺道:“你這話怎么講?褚一官是你妹夫,他丈人豈不就是你老子,怎么他又有個丈人起來?”華忠聽了,自己也覺好笑,又說道:“這里頭有個原故,原來奴才那個妹子倆月頭里就死了,他死的日子正是奴才同大爺在店里商量給他寫信的那兩天。奴才也是到這里才知道。”安公子聽了,便對安老爺道:“哦,這就無怪那日十三妹說他夫妻斷不能來了。”

    老爺連連點頭,一面又往下聽華忠的話。他又道:“奴才這妹子死后,丟下一個小小子兒無人照管,便張羅著趕緊續弦。他有個師傅叫作鄧振彪,人稱他是鄧九公,是個有名的鏢客,褚一官一向跟他走鏢,就在他家同住。那鄧九公今年八十七歲,膝下無兒,止有個女兒,他因看著褚一官人還靠得,本領也去得,便許給他作了填房,招作女婿。這老頭子在西莊兒住家,因疼女兒,便把這東莊兒的房子給了褚一官,又給他立了產業,就成果起這分家來。那鄧九公一個月倒有二十天帶了他一個身邊人在女兒家住。這個人靠著有了幾歲年紀,又掘又橫,又不講禮,又不容人說話,褚一官是怕得神出鬼入,只有他這個女兒降的住他。他這幾日正在這里住著,每日到離此地不遠一座青云山去,也不知甚么勾當。據奴才看,好像有甚么機密大事似的。那老頭子天天從山里回來,不是垂涕抹淚,便是短嘆長吁,一應人來客往他都不見,并且吩咐他家等閑的人不許讓進門來。如今老爺要到他家去,此刻正不差甚么是那老頭子回來的時候,萬一他見了,說上兩句不知高低的話,奴才持不住。所以奴才在這里為難。”

    老爺聽了,也為起難來,說:“我找褚一官,正為找這姓鄧的說話。這便怎么樣呢?”華忠道:“老爺找他有甚么話說?”

    老爺指著公子身上背的那張彈弓道:“我交還他這件東西,還訪一個人。”華忠道:“依奴才糊涂見識,老爺竟不必理那個瘋老頭子也罷了。此地也不好久坐,這條街上有幾座店口,奴才找處干凈的請老爺歇息,竟等褚一官回來,奴才把他暗暗的約出來,老爺見了他,先問他個端的。請示老爺可使得?”

    老爺道:“自然也要見見那褚一官。既如此,就在這里坐著等他罷,近便些。你倒是在那里弄些吃的來,再弄碗干凈茶來喝。”華忠忙道:“這個容易。奴才這個續妹妹卻待奴才很親熱,竟像他哥哥一般,也因這上頭,他父親才肯留奴才住下。奴才如今就找他預備些點心茶水來。”說著一徑去了。

    華忠去后,安老爺把他方才的話心中默默盤算:“據他說鄧九公那番光景,不知究竟是怎生一路人?他家又這等機密,不知究竟是何等一樁事?好叫人無從猜度。”正在那里盤算著,只見華忠依然空著兩手回來。安老爺道:“難道他家就連一壺茶都不肯拿出來不成?”華忠忙答道:“有!有!奴才方才把這番話對奴才續妹子說了,他先就說,既是老爺的駕到了,況又是奴才的主兒,不比尋常人,豈有讓在外頭坐著的理?及至奴才說到那彈弓的話,他便說:‘這更不必講了。’叫奴才快請老爺合奴才大爺到他家獻茶。他還說,便是他父親有甚話說,有他一面承管。既這樣,就請老爺、大爺賞他家個臉,過去坐坐。”安老爺聽了甚喜,便同了公子步行過去。兩個家人付了茶錢,連牲口車輛一并招護跟來。

    卻說安老爺到了莊門,早見有兩個體面些的莊客迎出來。

    見老爺各各打恭,口里說:“二位當家的辛苦。”原來外省鄉居沒有那些“老爺”“爺”的稱呼,止稱作“當家的”,便如稱主人“東人”一樣。他這樣稱安老爺,也是個看主敬客的意思。揖無不答,老爺也還了個禮。

    一進門來,只見極寬的一個院落,也有個門房,西邊一帶粉墻,四扇屏門。進了屏門便是一所四合房,三間正廳,三間倒廳,東西廂房,東北角上一個角門,兩間耳房,像是進里面去的路徑。那莊客便讓老爺到西北角上那個角門里兩間耳房坐定,他們也不在此相陪,便干他的事去了。早有兩個小小子端出一盆洗臉水、手巾、胰子,又是兩碗漱口水,放下;又去端出一個紫漆木盤,上面托著兩蓋碗沏茶,余外兩個折盅,還提著一壺開水。華忠一面倒茶,內中一個小小子叫他道:“大舅哇,我大嬸兒叫你老倒完了茶進去一蕩呢。”說著,便將臉水等件帶去。一時華忠進去。老爺看那兩間屋子,葦席棚頂,白灰墻壁,也掛兩條字畫,也擺兩件陳設,不城不村,收拾得卻甚干凈,因合公子道:“你看,倒是他們這等人家真個逍遙快樂。”正說著,華忠出來回道:“回老爺,奴才這續妹子要叩見老爺。”老爺道:“他父親、丈夫都不在家,我怎好見他?”

    說話間,那褚家娘子已經進來。安老爺見了,才起身離坐。只見他家常打扮,穿條元青裙兒,罩件月白襖兒,頭上戴些不村不俏的簪環花朵,年紀約有三十光景,雖是半老佳人,只因是個初過門的新媳婦,還依然打扮的脂光粉膩。只聽他說道:“老爺請坐,小婦人是個鄉間女子,不會京城的規矩,行個怯禮兒罷。”說著,福了兩福便拜下去。老爺忙說:“不要行禮。”也恭恭敬敬的還了一揖。他回身又見了公子。安老爺便道:“我們是特地找褚一爺來說句話,倒驚動了。請進去歇著罷。”褚家娘子道:“我丈夫不在家,大約也就回來。

    老爺既是我這大哥的主人,也同我們的衣食父母一樣,我該當伺候的。并且還有一句話請老爺的示下。”安老爺道:“既如此,請坐下好講話。”那褚家娘子那里肯坐?安老爺讓再讓三,說:“大娘子,你不肯坐,我也只得站著陪談了。”還是華忠從旁說:“姑奶奶,既老爺這等吩咐,‘恭敬不如從命’,你竟是伺候坐下,好說話。”他才搬了一張杌子,斜簽著坐了。便問老爺道:“我方才聽見我們這大哥說,老爺帶了一張彈弓到這里,要訪一個人,我大膽問老爺,這彈弓從何而來?這要訪的又是個何等樣人呢?”

    老爺見他問的不像無意閑談,開口便道:“我這彈弓是此地十三妹的東西,因我這孩子前番在路上遇了歹人,承這十三妹救了性命,贈給盤纏,又把這張彈弓借與他護送上路。我父子受他這等的好處,故此特地來親身送還他這張彈弓。又曉他合你尊翁鄧九公有師徒之誼,因此來找你們褚一爺引見九公,問明了那十三妹的門戶,好去謝他一謝。”

    那褚家娘子聽了,道:“這事幸得我先見著老爺,老爺假如這等的問我家一官,管取他還摸不著頭腦呢!我也再不想這張彈弓竟在老爺手里,只是可惜老爺來遲了一步,只怕這十三妹老爺見他不著了。”老爺忙問原故,只見他嘆了口氣,道:“要說起這十三妹來,真真的算個奇人罕事!他從兩年前頭奉了他母親到這里,誰也不得知他的來路,誰也不得知他的根由,他只說是逃荒來的。后來合我父親結了師徒。我父親見他母子無依,就要留他在家同住,他是執意不肯,在這東南青云山山崗兒上結了幾間茅屋,自己同了他母親住。”老爺聽了,便向公子道:“此‘云中相見’的這句詞兒所由來也。”

    公子忙起身答應了一聲。又聽他往下說道:“我從作女孩兒的時候,合他兩個人往來最為親密,雖是這等親密,他的根底他可絕口不提。不想前幾天他這位老太太死了,我合父親商量,等他事情完了,這正好請他到家,我們作個長遠姐妹,將來就在此地給他找個好好的人家,又可當親戚走著,豈不好呢!誰想也遭了這樣大事,哀也不舉,靈也不守,孝也不穿,打算停靈七天,就在這山中埋葬,葬后他便要遠走高飛。”

    老爺詫異道:“他待后遠走高飛到那里去?”褚家娘子道:“老爺可說么!大約他走的這個原故,止有我父親知道,也是他母親死后他才說的。我父親把這事機密的了不得,不肯向人說,連我問著也是含含糊糊的。我這兩日聽那口風兒,看那神情兒,倒像不是件甚么小事兒,也不知倒底是甚么因由。只是我想他究竟是個女孩兒,無論甚么樣的本領,怎生般的智謀,這萬水千山,曉行夜住,一個女孩兒就有多少的難處!因此我勸了他這幾天,教他且莫急著就走,也等完了事,慢慢的商量一個萬全的打算,再走不遲。無奈說破了嘴,他也是百折不回。為甚么方才我聽得老爺的駕到了,又說帶著張彈弓兒,我心里可就一動。甚么原故呢?因前日他母親死后,他忽然的告訴我父親,說他的張彈弓借給人用去了,早晚必送來,他如今要走,等不得;又交給我父親一塊硯臺,說倘他走后有人送那彈弓來,把這硯臺交那人帶去,把那彈弓就留在我家,作個記念。他也不曾說起老爺合少爺,更不曾提到途中相救的一個字。這硯臺我父親交給我了,我卻斷不想到這番原由就在老爺身上。如今恰好老爺、少爺都到了這里,況且又受過他的好處,正要訪他,老爺是念書作官的人,比我們總有韜略,怎么得求求老爺想個方法見著他,留住了他,也是樁好事。不然,這等一個人,此番一去,知他怎么個下落呢?可不心疼死人嗎!”

    安老爺聽了這番話,正合了自己的心事,心里說:“看不得這鄉間女子竟有如此的言談見識!前番我家得了一個媳婦張金鳳,是那等的深明大義;今番我遇見這褚家娘子,又是這等的通達人情。可見地靈人杰,何地無才!更不必定向錦衣玉食中去講那德言工貌了。”因又把他方才的話度量一番,這十三妹要走的原故,心里早已明白八九,只是此時不好說破。

    便對褚家娘子道:“大娘子怎生說到一個‘求’字,這也正是我身上的事。如今就煩你少停引我見見尊翁,我二人商量個良策,定要把這樁事挽回轉來。”

    褚家娘子聽了,連連搖手,說:“老爺,這不是主意。我這位老人家雖合他有師徒之分,只是他老人家上了幾歲年紀,又愛吃兩杯酒,性子又烈火轟雷似的,煞是不好說話。外加著這兩年有點子反老還童,一會兒價好鬧個小性兒。就這十三妹的這樁事,我好容易勸得他活動些了,他老人家在旁邊兒又是甚么‘英雄’咧,‘好漢’咧,‘大丈夫要烈烈轟轟作一場’咧,說個不了,把那個越發鬧得回不得頭、下不來馬了。老爺如今合他老人家一說,管保還是這套,甚而至于機密起來,還合老爺裝糊涂,說不認得十三妹呢。”老爺道:“若不仗尊翁作個線索,我縱有千言萬語,怎得說的到那十三妹跟前?”

    那褚家娘子低頭想了一想,笑道:“這樣罷,老爺要得合我父親說到一處,卻也有個法兒,只是屈尊老爺些。”老爺忙問:“怎樣?”褚家娘子道:“他老人家雖說是這等脾氣,卻是吃順不吃強,又愛戴個高帽兒。第一,最愛人贊一句,說是個英雄豪杰;第二,最喜歡人說這樣年紀怎的還得這樣精神飽滿,心思周到;第三卻難,他老人家酒量極大,不用講家里,便是外面,交遍天下,總不曾遇見個對手的酒量,往往見人不會吃酒,便說這人沒出長兒,沒干頭兒;只要遇著一個大量,合他老人家坐下說入了彀,大概那人說西山煤是白的,他老人家也斷不肯說是灰色的,說太陽從西邊兒出來,他老人家也斷不肯說從西南犄角兒出來。只是那有這等一個大酒量呢!老爺白想想,這難不難?”

    老爺聽罷,哈哈大笑,說:“這三樁事都在我身上。第一,據他的本領,本是個英雄,就贊揚他兩句也不是虛話;第二,論年紀,他比我長著幾乎一半子呢,我就作個前輩看待他,也很使得;第三尤其容易,據我這酒量,雖不曾合他同過席,大約也可以勉強奉陪。”褚家娘子聽了大喜,說:“果然如此,只怕這事有些指望了。”因又囑咐安老爺道:“只是我老人家少刻見了老爺,可難保得齊禮貌周全,還求老爺海量,耽待他個老;更切切不可提我方才說的這番話。”老爺道:“不消囑咐,既如此商定,豈但不提方才的話,并且連這彈弓也先不好提起。我自有道理。”因吩咐先把彈弓收好。

    正說著,褚一官也回來了。他本是個走江湖的人,甚么不在行的?見了老爺也恭恭敬敬的請了安。他娘子便把安老爺的來意合方才這番話告訴了他。只見他口里答應,心里卻是忐忑。他娘子道:“你不必著忙,萬事有我呢。”褚一官道:“我不怕別的,他老人家是個老家兒,咱們作兒女的,順者為孝,怎么說怎么好。就是他老人家掄起那雙拳頭來,我可真吃不克化!”他娘子道:“也到不了那個場中。你在這里伺候老爺,我預備點心去。”說著去了。

    少時拿出點心粥湯來,老爺一腔的心事,不過同公子略吃了些,便揀下去。又問了問褚一官走過幾省,說了些那省的風土人情,論了些那省的山川形勝。正談得熱鬧,只聽得前面莊客嚷了一聲,道:“老爺子回來了!”褚一官聽了,發腳往外就跑,連那華忠也有些不得主意,兩個服侍的小小子嚇得蹤影全無。這正是:

    非關猛虎山頭吼,早見群狐穴底藏。

    要知那鄧九公回來見了安老爺怎的個開交,下回書交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石狮 | 唐山 | 海西 | 包头 | 湖北武汉 | 寿光 | 昌吉 | 任丘 | 余姚 | 大丰 | 汕头 | 鹤壁 | 瑞安 | 霍邱 | 醴陵 | 宜昌 | 苍南 | 荆门 | 崇左 | 南京 | 乐清 | 金华 | 桐乡 | 湖北武汉 | 正定 | 丽水 | 江门 | 辽宁沈阳 | 黄山 | 酒泉 | 山南 | 云南昆明 | 邳州 | 溧阳 | 海南 | 吴忠 | 本溪 | 塔城 | 湘潭 | 眉山 | 晋江 | 淮南 | 天门 | 肇庆 | 海南海口 | 武夷山 | 漯河 | 龙岩 | 邢台 | 黔南 | 连云港 | 果洛 | 三河 | 怒江 | 赣州 | 曲靖 | 石河子 | 桂林 | 金华 | 赣州 | 镇江 | 宜昌 | 萍乡 | 永州 | 蓬莱 | 哈密 | 玉溪 | 阳春 | 喀什 | 陇南 | 大丰 | 仁寿 | 常德 | 金华 | 兴安盟 | 莆田 | 慈溪 | 三门峡 | 聊城 | 广饶 | 鞍山 | 章丘 | 大兴安岭 | 黑河 | 曲靖 | 阳江 | 赣州 | 阿拉尔 | 张家口 | 台山 | 阿坝 | 南京 | 高雄 | 蚌埠 | 偃师 | 五指山 | 高雄 | 石嘴山 | 仁怀 | 濮阳 | 简阳 | 明港 | 高密 | 厦门 | 牡丹江 | 汉川 | 博罗 | 陵水 | 乐山 | 杞县 | 濮阳 | 台州 | 台湾台湾 | 武夷山 | 达州 | 莱芜 | 济南 | 桂林 | 运城 | 乐山 | 吉林长春 | 许昌 | 张家口 | 琼中 | 澄迈 | 乐平 | 威海 | 海拉尔 | 广饶 | 信阳 | 黑河 | 海拉尔 | 酒泉 | 衡水 | 昭通 | 长兴 | 河池 | 保亭 | 铜川 | 邢台 | 绵阳 | 通辽 | 克孜勒苏 | 黑河 | 凉山 | 马鞍山 | 永康 | 南平 | 垦利 | 兴安盟 | 和县 | 四平 | 山南 | 潜江 | 图木舒克 | 博罗 | 遵义 | 蚌埠 | 河源 | 天长 | 大连 | 菏泽 | 泉州 | 铜陵 | 哈密 | 广汉 | 绍兴 | 阿勒泰 | 甘南 | 阳春 | 南平 | 建湖 | 临猗 | 襄阳 | 揭阳 | 通辽 | 大连 | 宁德 | 信阳 | 仁寿 | 嘉兴 | 东海 | 舟山 | 如东 | 阜阳 | 天门 | 张家口 | 武夷山 | 通辽 | 河池 | 鹤岗 | 简阳 | 漯河 | 长垣 | 承德 | 松原 | 安庆 | 吉林长春 | 大连 | 三亚 | 保亭 | 临沂 | 浙江杭州 | 邯郸 | 义乌 | 玉溪 | 邳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