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禪林僧寶傳
    慧洪覺范

    云居佛印元禪師

    禪師名了元。字覺老。生饒州浮梁林氏。世業儒。父祖皆不仕。元生三歲。瑯瑯誦論語.諸家詩。五歲誦三千首。既長從師授五經。略通大義去。讀首楞嚴經。于竹林寺。愛之盡捐舊學。白父母。求出家度生死。禮寶積寺沙門日用。試法華。受具足戒。游廬山。謁開先暹道者。暹自負其號。海上橫行。俯視后進。元與問答捷給。暹大稱賞。以為真英靈衲子也。時年十九。已而又謁圓通訥禪師。訥驚其翰墨曰。骨格已似雪竇。后來之俊也。時書記懷璉。方應 詔而西。訥以元嗣璉之職。江州承天法席虛。訥又以元當遷。郡將見而少之。訥曰。元齒少而德壯。雖萬耆衲。不可折也。于是說法。為開先之嗣。時年二十八。自其始住承天。移淮山之斗方。廬山之開先歸宗。丹陽之金山焦山。江西之大仰。又四住云居。凡四十年之間。德化緇白。名聞幼稚。縉紳之賢者。多與之游。蘇東坡謫黃州。廬山對岸。元居歸宗。酬酢妙句。與煙云爭麗。及其在金山。則東坡得釋還吳中。次丹陽。以書抵元曰。不必出山。當學趙州上等接人。元得書徑來。東坡迎笑問之。元以偈為獻(或作戲)曰。趙州當日少謙光。不出三門見趙王。爭似金山無量相。大千都是一禪床。東坡撫掌稱善。東坡嘗訪弟子由于高安。將至之夕。子由與洞山真凈文禪師。圣壽聰禪師。連床夜語三鼓矣。真凈忽驚覺曰。偶夢吾等謁五祖戒禪師。不思而夢。何祥耶。子由撼聰公。聰曰。吾方夢見戒禪師。于是起。品坐笑曰。夢乃有同者乎。俄報東坡已至奉新。子由攜兩衲。候于城南建山寺。有頃東坡至。理夢事問。戒公生何所。曰陜右。東坡曰。軾十余歲時。時夢身是僧。往來陜西。又問。戒狀奚若。曰。戒失一目。東坡曰。先妣方娠。夢僧至門。瘠而眇。又問戒終何所。曰高安大愚。今五十年。而東坡時年四十九。后與真凈書。其略曰。戒和尚不識人嫌。強顏復出。亦可笑矣。既是法契(或云法器)。愿痛加磨勵。使還舊觀。自是常著衲衣。故元以裙贈之。而東坡酬以玉帶。有偈曰。病骨難堪玉帶圍。鈍根仍落箭鋒機。會當乞食歌姬院。奪得云山舊衲衣。又曰。此帶閱人如傳舍。流傳到我亦悠哉。錦袍錯落尤相稱。乞與佯狂老萬回。元所居方丈。特高名妙高臺。東坡又作詩曰。我欲乘飛車。東訪赤松子。蓬萊不可到。弱水三萬里。不如金山去。清風半帆耳。中有妙高臺。云峰自孤起。仰觀初無路。誰信平如砥。臺中老比丘。碧眼照窗幾。巉巉玉為骨。凜凜霜入齒。機鋒不可觸。千偈如翻水。何須尋德云。只此比丘是。長生未暇學。請學長不死。太子少保張公方平安道。為滁州日。游瑯玡山藏院。呼梯梯梁。得木匣發之。忽悟前身。蓋知藏僧也。寫楞伽經。未終而化。安道續書殘軸。筆跡宛然如昔。號二生經。安道欲刻以印施四方。東坡曰。此經在他人。猶為希世之瑞。況于公乎。請家藏為子孫無窮之福。元請東坡代書之。鏤板金山。時士大夫。師歐陽文忠公為古文。公佐韓子。詆我以原性。性者與生俱生之論。為銓量。元故以是勸之。又嘗謂眾曰。昔云門說法如云雨。絕不喜人記錄其語。見必罵逐曰。汝口不用。反記吾語。異時裨販我去。今室中對機錄。皆香林明教以紙為衣。隨所聞即書之。后世學者。漁獵文字語言。正如吹網欲滿。非愚即狂。時江浙叢林。尚以文字為禪。謂之請益。故元以是諷之。高麗僧統義天。航海至明州。傳云。義天棄王者位出家。上疏乞遍歷叢林。問法受道。有詔朝奉郎楊杰次公。館伴所經。吳中諸剎。皆迎餞如王臣禮。至金山。元床坐。納其大展。次公驚問故。元曰。義天亦異國僧耳。僧至叢林。規繩如是。不可易也。眾姓出家。同名釋子。自非買崔盧。以門閥相高。安問貴種。次公日。卑之少徇時宜。求異諸方。亦豈覺老心哉。元曰。不然。屈道隨俗。諸方先失一只眼。何以示華夏師法乎。朝廷聞之。以元為知大體。觀文殿學士王公韶子淳。出守南昌。自以久帥西塞。濫殺罰。留神空宗。祈妙語。以藻雪之。而元適至。子淳請說法于上藍。元炷香曰。此香為殺人不眨眼上將軍。立地成佛大居士。一眾嘩曰善。子淳亦悠然意消。靈源清禪師在眾時。廁云居法席。痛自韜晦。而聲名自然在人口。元升座。舉以為堂中第一座。叢林服其公。非特清公。如感鐵面喆真如。百丈肅。仰山簡。皆元所賞識也。李公麟伯時。為元寫照。元曰。必為我作笑狀。自為贊曰。李公天上石麒麟。傳得云居道者真。不為拈花明大事。等閑開口笑何人。泥牛漫向風前嗅。枯木無端雪里春。對現堂堂俱不識。太平時代自由身。元符元年正月初四日。聽客語有會其心者。軒渠一笑而化。其令畫笑狀。而贊之。非茍然也。閱世六十有七。坐五十有二夏。元骨面而秀清。臨事無凝滯。過眼水流云散。其為人服義疾惡。初舉感鐵面。嗣承天。感曰。使典粥飯。供十方僧。可也。如欲繼嗣。則慈感已有師。元奇之。又舉宣長老住甘露。宣后賣元。元白于官曰。宣演法未有宗旨。乞改正。宣竟以是遭逐。楊次公曰。牽牛蹊人之田。而奪之牛也。元不恤。元嘗游京師。謁曹王。王以其名。奏之神考。賜磨衲。號佛印。東坡滑稽于翰墨。戲為之贊。世喜傳。故并記之。

    贊曰。佛印種性從橫。慧辨敏速。如新生駒。不受控勒。蓋其材足以御侮。觀其臨事。護法之心深矣。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鹰潭 | 林芝 | 靖江 | 东阳 | 怒江 | 眉山 | 明港 | 吐鲁番 | 广西南宁 | 朝阳 | 平顶山 | 抚州 | 松原 | 阿勒泰 | 广安 | 桐乡 | 抚顺 | 天水 | 锡林郭勒 | 台中 | 安徽合肥 | 湖州 | 任丘 | 馆陶 | 牡丹江 | 庆阳 | 琼海 | 阜阳 | 延边 | 扬中 | 宿迁 | 文昌 | 阜阳 | 武安 | 宜昌 | 广元 | 邯郸 | 台州 | 海西 | 灌南 | 桓台 | 滨州 | 日土 | 佛山 | 单县 | 楚雄 | 白山 | 东海 | 宁波 | 灌云 | 营口 | 宣城 | 洛阳 | 岳阳 | 三亚 | 廊坊 | 朝阳 | 兴化 | 吉林 | 安岳 | 衢州 | 锦州 | 醴陵 | 辽阳 | 图木舒克 | 四平 | 大连 | 抚顺 | 临沂 | 辽阳 | 泰安 | 毕节 | 阜新 | 德宏 | 邹平 | 塔城 | 南通 | 屯昌 | 昌吉 | 锡林郭勒 | 浙江杭州 | 文昌 | 莱芜 | 昌都 | 塔城 | 南京 | 湘西 | 台山 | 台北 | 开封 | 大庆 | 寿光 | 广汉 | 亳州 | 马鞍山 | 青海西宁 | 大连 | 安康 | 长兴 | 莱州 | 单县 | 汕头 | 阳春 | 益阳 | 丹阳 | 海西 | 洛阳 | 资阳 | 乐清 | 南平 | 三门峡 | 沧州 | 海拉尔 | 西双版纳 | 赣州 | 三亚 | 商洛 | 海南海口 | 克拉玛依 | 库尔勒 | 博尔塔拉 | 南平 | 佳木斯 | 和县 | 海门 | 驻马店 | 运城 | 巴彦淖尔市 | 常德 | 周口 | 阿坝 | 宁国 | 深圳 | 昭通 | 九江 | 巴中 | 潜江 | 大兴安岭 | 仁寿 | 莒县 | 湛江 | 大庆 | 葫芦岛 | 临汾 | 酒泉 | 海南 | 白城 | 荣成 | 襄阳 | 扬中 | 衡阳 | 海南 | 东营 | 如皋 | 台南 | 日喀则 | 阿勒泰 | 通辽 | 建湖 | 湛江 | 大连 | 十堰 | 安徽合肥 | 滁州 | 五家渠 | 屯昌 | 常德 | 湛江 | 潮州 | 衢州 | 神木 | 安阳 | 楚雄 | 阳泉 | 周口 | 鹤壁 | 桐城 | 盘锦 | 嘉峪关 | 马鞍山 | 鸡西 | 朔州 | 淮安 | 昌都 | 咸阳 | 吉林 | 霍邱 | 宜都 | 黄山 | 临夏 | 滕州 | 潍坊 | 东方 | 中卫 | 吐鲁番 | 包头 | 金坛 | 绥化 | 金华 | 五指山 | 武威 | 黔西南 | 惠东 | 石狮 | 濮阳 | 深圳 | 吉林长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