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禪林僧寶傳
    慧洪覺范

    黃龍寶覺心禪師

    禪師出于鄔氏。諱祖心。南雄始興人也。少為書生有聲。年十九而目盲。父母許以出家。輒復見物。乃往依龍山寺沙門惠全。明年試經業。而公獨獻詩。得奏名。剃發繼住受業院。不奉戒律。且逢橫逆。于是棄之。入叢林。謁云峰悅禪師。留止三年。難其孤硬。告悅將去。悅曰。必往依黃檗南公。公至黃檗四年。知有而機不發。又辭而上云峰。會悅謝世。因就止石霜。無所參決。試閱傳燈。至僧問多福禪師曰。如何是多福一叢竹。福曰。一莖兩莖斜。僧曰不會。福曰。三莖四莖曲。此時頓覺親見二師。徑歸黃檗。方展坐具。南公曰。子入吾室矣。公亦踴躍自喜。即應曰。大事本來如是。和尚何用教人看話下語。百計搜尋。南公曰。若不令汝如此究尋。到無用心處。自見自肯。吾即埋沒汝也。公從容游泳。陸沉眾中。時時往決云門語句。南公曰。知是般事便休。汝用許多工夫作么。公曰。不然。但有纖疑在。不到無學。安能七縱八橫。天回地轉哉。南公肯之。已而往翠巖真禪師。真與語大奇之。依止二年。而真歿。乃還黃檗。南公使分座令接納。后來南公遷住黃龍。公往謁。泐潭月禪師。月以經論精義入神。聞諸方同列笑之。以謂政不自歇去耳。乃下喬木入幽谷乎。公曰。彼以有得之得。護前遮后。我以無學之學。朝宗百川。中以小疾醫寓漳江。轉運判官夏倚公立。雅意禪學。見楊杰次公。而嘆曰。吾至江西。恨未識南公。次公曰。有心上座。在漳江。公能自屈。不待見南也。公立見公劇談。神思傾豁。至論肇論會萬物為自己者。及情與無情共一體。時有狗臥香卓下。公以壓尺擊狗。又擊香卓曰。狗有情即去。香卓無情自住。情與無情。如何得成一體。公立不能對。公曰。才入思惟。便成剩法。何曾會萬物為自己哉。又嘗與僧論維摩曰。三萬二千師子寶座。入毗耶小室。何故不礙。為是維摩所現神力耶。為別假異術耶。夫難信之法。故現此瑞。有能信者。始知本來自有之物。何故復令更信。曰。若無信入。小必妨大。雖然既有信法。從何而起耶。又作偈曰。樓閣門前才斂念。不須彈指早開。扄善財一去無消息。門外春來草自青。其指法親切。方便妙密。多類此。南公入滅。公繼住持十有二年。然性真率。不樂從事于務。五求解去。乃得謝事閑居。而學者益親。謝景溫師直。守潭州。虛大溈以致公。三辭不往。又囑江西轉運判官彭汝礪器資。請所以不赴長沙之意。公曰。愿見謝公。不愿領大溈也。馬祖百丈已前。無住持事。道人相尋。于空閑寂寞之濱而已。其后雖有住持。王臣尊禮。為天人師。今則不然。掛名官府。如有戶藉之民。直遣伍伯追呼之耳。此豈可復為也。師直聞之。不敢以院事屈。愿一見之。公至長沙。師直愿受法訓。公為舉其綱。其言光明廣大。如青天自日之易識。其略曰。三乘十二分教。還同說食示人。食味既因他說。其食要在自己親嘗。既自親嘗。便能了知其味。是甘是辛。是咸是淡。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亦復如是。真性既因文字而顯。要在自己親見。若能親見。便能了知。目前是真是妄。是生是死。既能了知。真妄生死。返觀一切語言文字。皆是表顯之說。都無實義。如今不了。病在甚處。病在見聞覺知。為不如實知。真際所詣。認此見聞覺知。為自所見。殊不知此見聞覺知。皆因前塵而有分別。若無前塵境界。即此見聞覺知。還同龜毛兔角。并無所歸。師直聞所未聞。又答韓侍郎宗古問曰。承諭昔時開悟。曠然無疑。但無始已來習氣。未能頓盡。然心外無剩法者。不知煩惱習氣是何物。而欲盡之。若起此心。翻成認賊為子也。從上以來。但有言說。乃至隨病設藥。縱有煩惱習氣。但以如來知見治之。皆是善權方便。誘引之說。若是定有習氣可治。卻是心外有法。而可盡之。譬如靈龜曳尾于涂。拂跡跡生。可謂將心用心。轉見病深。茍能明心。心外無法。法外無心。心法既無。更欲教誰頓盡耶。公以生長極南。少以宏法。棲息山林。方太平時代。欲觀光京師。以餞余年。乃至京師。駙馬都尉王詵晉卿。盡禮迎之。庵于國門之外。久之南還。再游廬山。彭器資之守九江。公見之。器資從容問公。人臨命終時。有旨決乎。公曰。有之。曰。愿聞其說。公曰。待器資死即說。器資起增敬曰。此事須是和尚始得。蓋于四方公卿。合則千里應之。不合則數舍亦不往。有偈曰。不住唐朝寺。閑為宋地僧。生涯三事衲。故舊一枝藤。乞食隨緣去。逢山任意登。相逢莫相笑。不是嶺南能。可以想見公人物。黃龍南公。道貌德威。極難親附。雖老于叢林者。見之汗下。公之造前。意甚閑暇。終日語笑。師資相忘。四十年間。士大夫聞其風。而開發者眾矣。惟其善巧無方。普慈不間。人未之見。或慢謗。承顏接辭。無不服膺。公既臘高。益移庵深入。棧絕學者。又二十余年。以元符三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夜而歿。閱世七十有六。坐五十有五夏。賜號寶覺。葬于 南公塔之東。號雙塔。有得法上首。惟清自有傳。

    贊曰。公于南公圓寂之日。作偈曰。昔人去時是今日。今日依前人不來。今既不來昔不往。白云流水空裴回。誰云秤尺平。直中還有曲。誰云物理齊。種麻還得粟。可憐馳逐天下人。六六元來三十六。追玩南公曰。隨汝顛倒所欲。南斗七北斗八之語。此老為克家之子。嗚呼隕此偉人。世間眼滅。惟此未嘗不心折。讀其陳跡。尚若雨霽之夕。望東南之月。皎然萬星之中。忘其身在唾霧間也。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兴安盟 | 巴中 | 德清 | 博尔塔拉 | 文昌 | 济南 | 灌南 | 溧阳 | 安吉 | 蓬莱 | 黔西南 | 高雄 | 偃师 | 威海 | 陵水 | 义乌 | 铁岭 | 如皋 | 咸宁 | 吉林 | 台湾台湾 | 汕头 | 镇江 | 呼伦贝尔 | 温州 | 晋城 | 朝阳 | 海丰 | 贺州 | 台湾台湾 | 迁安市 | 日喀则 | 陇南 | 兴化 | 海东 | 宁波 | 石狮 | 长治 | 株洲 | 辽源 | 曲靖 | 承德 | 本溪 | 三门峡 | 南京 | 广安 | 百色 | 和县 | 保山 | 阿勒泰 | 兴安盟 | 漳州 | 万宁 | 永康 | 巢湖 | 安顺 | 青州 | 包头 | 烟台 | 荆州 | 保定 | 雄安新区 | 任丘 | 德清 | 黄冈 | 潮州 | 临汾 | 南通 | 象山 | 台北 | 秦皇岛 | 章丘 | 铜陵 | 辽源 | 雄安新区 | 嘉善 | 香港香港 | 河南郑州 | 咸阳 | 芜湖 | 屯昌 | 邳州 | 榆林 | 阿拉尔 | 顺德 | 苍南 | 余姚 | 巴音郭楞 | 本溪 | 河南郑州 | 眉山 | 石狮 | 中卫 | 阿里 | 怀化 | 和县 | 大庆 | 邳州 | 海拉尔 | 赤峰 | 三河 | 邵阳 | 巴彦淖尔市 | 南阳 | 青海西宁 | 靖江 | 江西南昌 | 吐鲁番 | 五家渠 | 莱芜 | 上饶 | 嘉峪关 | 池州 | 阿勒泰 | 宁夏银川 | 鄂尔多斯 | 伊春 | 温州 | 揭阳 | 株洲 | 衡阳 | 锦州 | 中卫 | 沛县 | 玉树 | 雄安新区 | 凉山 | 百色 | 盐城 | 兴安盟 | 昌都 | 酒泉 | 天水 | 昌吉 | 榆林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营 | 汕头 | 安顺 | 黔东南 | 文山 | 广饶 | 晋城 | 项城 | 巢湖 | 锡林郭勒 | 嘉善 | 抚州 | 白银 | 怒江 | 黑河 | 安阳 | 宝应县 | 厦门 | 海丰 | 保亭 | 阿坝 | 张北 | 延安 | 燕郊 | 临沂 | 灌南 | 博罗 | 台山 | 禹州 | 孝感 | 榆林 | 三沙 | 株洲 | 厦门 | 武夷山 | 馆陶 | 喀什 | 乌兰察布 | 龙口 | 绥化 | 宁波 | 通辽 | 昭通 | 高密 | 蓬莱 | 汝州 | 抚州 | 德州 | 武夷山 | 临沂 | 德宏 | 灌云 | 昆山 | 柳州 | 浙江杭州 | 延边 | 汕尾 | 淮北 | 池州 | 株洲 | 抚州 | 鸡西 | 承德 | 日照 | 宁德 | 燕郊 | 平顶山 | 唐山 | 澳门澳门 | 阜阳 | 扬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