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禪林僧寶傳
    慧洪覺范

    神鼎諲禪師

    禪師洪諲者。襄水人也。傳失其氏(或云生于扈氏)。隱于衡岳之三生藏。有湘陰男子。邦稱右族。來游福嚴。即諲室。見諲氣貌閑靖。一缽掛壁。莫能親疏之。傾愛之忘去。謂曰。師寧甘長客于人。亦欲住山乎。我家神鼎之下。鄰寺吾世植福之地。久無住持者。可俱往。諲笑曰諾。乃以己馬馱諲還。諲至。設魚鼓粥飯。如諸方。一年而成叢席。十年而有眾三十輩。僧契嵩少時游焉。諲坐堂上。受其展。指庭下兩小甕。咤曰。汝來乃其時寺。今年始有醬食矣。明日將粥。一力挾筐。取物投僧缽中。嵩睨上下。有即咀嚼者。有置之自若者。嵩袖之下堂出。以觀皆碎餅餌。問諸耆老。曰此寺自來不煮粥。脫有檀越請應供。諲次第撥僧赴之。祝令攜干殘者。歸納庫下。碎焙之。均而分俵。以當面也。堂頭言。汝來適丁其時。良然。嵩大驚。有木床一。夜則諲坐其上。三十輩者環之。聽其誨語。諲曰。洞山頌曰。貪嗔癡。太無知。果賴今朝捉得伊。行即打。坐即槌。分付心王子細推。無量劫來不解脫。問汝三人知不知。古人與么道。神鼎即不然。貪嗔癡。實無知。十二時中任從伊。行即往。坐即隨。分付心王無可為。無量劫來元解脫。何須更問知不知。又嘗曰。無量劫來賃屋住。至今不識主人公。借問諸人還識主人公也未。良久云。若有人問神鼎。向伊道作么作么。又云。不得作主人公話會參。智度寺沙門本延。謁諲夜語。還謂郡將曰。諲公所謂。本色老宿。惜陸沈山中。郡以禮請開法。諲辭免不得已曰。山僧年十八游方。亦無正意參禪。只欲往東京。聽一兩本經論。以答平生。何期行到汝州。忽值風發吹上首山。見個老和尚。劈頭槌一槌。當時浹背汗流。禮卻三拜。如今思量。悔不當初。束縛送去首山后。卻歸鄉井。古寺閑房。任運過時。豈不快哉。雖然如是。官不容針。私通車馬。今日有一炷香。也要對眾燒卻。供養此老。只是汝州土宜。乃升座問答罷。又曰。齋會已具。僧俗已集。問答已畢。佛法成辦。只將此善。上祝 今上皇帝圣壽無疆。便下座。道俗歡呼。以為未始見也。于是諲聲名普聞。僧問。鳥窠侍者。欲往諸方。學習佛法去。鳥窠但吹布毛。便悟去。如何。諲曰。此事即知。此人久積凈業。曠劫修行。方能了解。乃拈布毛舉似。復吹之曰。會么。不得辜負老僧。良久曰。我在首山。與汾陽師兄。曾如此說。汾陽作偈曰。侍者初心慕勝緣。辭師擬去學參禪。鳥窠知是根機熟。吹毛當下得心安。看他吐露。終是作家。又曾同作拄杖子偈。昭曰。一條拄杖刺蝎。勁直螺紋爆節。尋常肩上橫擔。大地乾坤挑斡。[翟*支]開懵鈍頑癡。打破伶俐尖黠。如今卓在面前。諸方作么拈掇。我即不與么道。僧曰。愿聞和尚偈。偈曰。得處不在高峰。亦非淺溪深壑。如今幸得扶持。老病是為依托。僧問。有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答曰。我不將小意對阇梨。諲曰。若有問神鼎。但向道。此一問豈是小意。會么。首山大似擔水河頭賣。神鼎只解就窩里打。良久曰。相見不揚眉。君東我亦西。有時示眾曰。雨下階頭濕。晴干又沒泥。姨姨娘姊妹。嫂嫂阿哥妻。若與么會得。猶是長連床上粥飯僧。作么生道得一句。作個出格道人。有么。良久云。適來有一人。為蛇畫足。踣跳上梵天。[祝/土]著帝釋鼻孔。帝釋惡發。雨似盆傾。諸人還覺袈裟濕么。有僧自汾州來(傳是舉道者)。諲倚拄杖曰。一朵峰巒上。獨樹不成林時如何。僧曰。水分江樹淺。遠澗碧泉深。又問。作么生是回互之機。僧曰。盲人無眼。又問曰。我在眾時。不會汾陽一偈。上座久在法席。必然明了。僧曰。請和尚舉看。諲曰。鵝王飛鳥去。馬頭嶺上住。天高蓋不得。大家總上路作么。僧舉起坐具曰。萬年松在祝融峰。諲曰。不要上座答話。試說看。僧曰。忽憶少年曾覽照。十分光彩臉邊紅。即拂衣去。諲曰。弄巧成拙。僧請益首山答佛話。諲作偈曰。新婦騎驢阿家牽。誰后復誰先。張三與李四。拱手賀堯年。從上諸圣。總皆然。起坐忪住沒兩般。有問又須向伊道。新婦騎驢阿家牽。乃又曰。雖然如此。猶未盡首山大意。進曰。如何盡首山大意。諲曰。天長地久。日月齊明。又作偈曰。長安甚樂到人稀(千圣同源)。到者方知不是歸(方可較些子)。直道迥超凡圣外(有人不肯在)。猶是曹溪第二機(青霄有路)。郴州道俗。即山迎請。住王莽山。不赴。僧問。佛不違眾生之愿。為甚有請不赴。諲曰。莫錯怪老僧好。有偈曰。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若人解了如斯意。大地眾生無不徹。諲德臘俱高。叢林尊仰之。如古趙州。同曰神鼎。閑書壁作偈曰。壽報七十六。千足與萬足。若問西來意。彼此莫相觸。何付囑。報你張三李四叔。山又青水又綠。歿時年八十余。諲少年時。與耆宿數人。游湘中。一僧舉論宗乘。頗博敏。會野飯山店供辦。而僧論說不已。諲曰。上人言三界惟心萬法惟識。惟識惟心。眼聲耳色。何人之語。僧曰。法眼大師偈也。諲曰。其義如何。對曰。惟心故根境不相到。惟識故聲色摐然。諲曰。舌味是根境否。對曰是。諲以箸挾菜置口中。含胡而言。曰何謂相入耶。坐者相顧大驚。莫能加答。諲曰。路涂之樂。終未到家。見解入微。不名見道。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多語。

    贊曰。不欲爭虛氣于形跡之間。唯務收實效于言意之表者。憃叟論也。予觀神鼎。殆庶幾。無愧此言。得道時未壯。隱于南岳二十年。乃領住持事。又二十年。方開堂說法。然皆緣起于他。寔非己意。譬如夜月行空。任運而去至。于甘枯淡。以遂夙志。依林樾以終天年。可以追媲其師也。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秦皇岛 | 赤峰 | 双鸭山 | 姜堰 | 伊春 | 象山 | 灌云 | 固原 | 桐城 | 馆陶 | 吴忠 | 福建福州 | 周口 | 松原 | 呼伦贝尔 | 湛江 | 鸡西 | 那曲 | 西双版纳 | 永康 | 衡水 | 阿拉善盟 | 景德镇 | 图木舒克 | 抚顺 | 铁岭 | 安顺 | 湖北武汉 | 绥化 | 毕节 | 塔城 | 固原 | 台南 | 新乡 | 台湾台湾 | 大兴安岭 | 山西太原 | 天长 | 澳门澳门 | 黄南 | 鹤壁 | 台州 | 大丰 | 平顶山 | 淄博 | 克孜勒苏 | 醴陵 | 南京 | 泉州 | 枣阳 | 百色 | 无锡 | 吉林长春 | 来宾 | 昌吉 | 库尔勒 | 文昌 | 莱芜 | 图木舒克 | 日喀则 | 日喀则 | 靖江 | 怀化 | 固原 | 延安 | 石狮 | 扬州 | 如东 | 达州 | 平潭 | 项城 | 邳州 | 娄底 | 晋江 | 万宁 | 甘南 | 临猗 | 霍邱 | 定州 | 汕尾 | 塔城 | 荆州 | 盐城 | 通辽 | 乐清 | 沛县 | 宁夏银川 | 吉林 | 吐鲁番 | 金坛 | 红河 | 晋中 | 福建福州 | 平凉 | 威海 | 阿里 | 永州 | 宿迁 | 牡丹江 | 梧州 | 台北 | 黔西南 | 清远 | 厦门 | 安吉 | 简阳 | 信阳 | 安顺 | 河南郑州 | 和田 | 呼伦贝尔 | 雄安新区 | 辽宁沈阳 | 湘西 | 苍南 | 广汉 | 宜春 | 淄博 | 嘉善 | 广元 | 扬州 | 株洲 | 喀什 | 许昌 | 红河 | 自贡 | 厦门 | 任丘 | 遂宁 | 东莞 | 沛县 | 库尔勒 | 南平 | 毕节 | 陕西西安 | 西藏拉萨 | 徐州 | 七台河 | 毕节 | 海西 | 蓬莱 | 固原 | 潍坊 | 白银 | 和县 | 燕郊 | 铁岭 | 荣成 | 桓台 | 金昌 | 项城 | 山西太原 | 珠海 | 包头 | 宜春 | 常州 | 台中 | 怀化 | 洛阳 | 禹州 | 乐平 | 四川成都 | 东台 | 固原 | 湖南长沙 | 锡林郭勒 | 平潭 | 东方 | 红河 | 阿勒泰 | 东莞 | 沭阳 | 海丰 | 宁国 | 东莞 | 灵宝 | 泸州 | 阿勒泰 | 济宁 | 日喀则 | 盘锦 | 靖江 | 安岳 | 泰兴 | 万宁 | 义乌 | 遂宁 | 宜都 | 张掖 | 七台河 | 霍邱 | 牡丹江 | 海北 | 巢湖 | 常德 | 绵阳 | 三门峡 | 庄河 | 巴中 | 邵阳 | 承德 | 荆门 | 南平 | 浙江杭州 | 白沙 | 吴忠 | 湖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