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禪林僧寶傳
    慧洪覺范

    永明智覺禪師

    智覺禪師者。諱延壽。余杭王氏子。自其兒稚。知敬佛乘。及冠日一食。誦法華經。五行俱下。誦六十日而畢。有羊群跪而聽。年二十八。為華亭鎮將。嘗舟而歸錢塘。見漁船萬尾戢戢。惻然意折。以錢易之。放于江。裂縫掖。投翠嵓永明禪師岑公。學出世法。會岑遷止龍冊寺。吳越文穆王。聞其風悅慕。聽其棄家。為剃發。自受具。衣不繒纊。食無重味。持頭陀行。嘗習定天臺天柱峰之下。有烏類尺鷃巢衣褶中。時韶國師眼目出間。北面而師事之。韶曰。汝與元帥有緣。它日大作佛事。惜吾不及見耳。初說法于雪竇山。建隆元年。忠懿王移之。于靈隱新寺。為第一世。明年又移之。于永明寺。為第二世。眾至二千人。時號慈氏下生。指法以佛祖之語為銓準。曰迦葉波初聞偈曰。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我師大沙門。嘗作如是說。此佛祖骨髓也。龍勝曰。無物從緣生。無物從緣滅。起唯諸緣起。滅唯諸緣滅。乃知色生時但是空生。色滅時但是空滅。譬如風性本不動。以緣起故動。儻風本性動。則寧有靜時哉。密室中若有風。風何不動。若無風遇緣即起。非特風為然。一切法皆然。維摩謂文殊師利曰。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文殊乃曰。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來者無所從來。去者無所至。所可見者。更不可見。此緣起無生之旨也。僧問。長沙偈曰。學道之人未識真。只為從來認識神。無始時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豈離識性別有真心耶。智覺曰。如來世尊于首楞嚴會上。為阿難揀別詳矣。而汝猶故不信。阿難以推窮。尋逐者為心。遭佛呵之。推窮尋逐者識也。若以識法隨相。行則煩惱。名識不名心也。意者憶也。憶想前境。起于妄。并是妄識。不干心事。心非有無。有無不染。心非垢凈。垢凈不污。乃至迷悟凡圣。行住坐臥。并是妄識非心也。心本不生。今亦不滅。若知自心如此。于諸佛亦然。故維摩曰。直心是道場。無虛假故。智覺以一代時教。流傳此土。不見大全。而天臺賢首慈恩。性相三宗。又互相矛盾。乃為重閣。館三宗知法比丘。更相設難。至波險處。以心宗旨要。折中之。因集方等秘經六十部。西天此土。圣賢之語三百家。以佐三宗之義。為一百卷。號宗鏡錄。天下學者傳誦焉。僧問。如和尚所論宗鏡。唯立一心之旨。能攝無量法門。此心含一切法耶。生一切法耶。若生者。是自生歟。從他而生歟。共生無因而生歟。答曰。此心不縱不橫。非他非自。何以知之。若言含一切法。即是橫。若言生一切法。即是縱。若言自生。則心豈復生心乎。若言他生。即不得自。矧曰有他乎。若言共生。則自他尚無有。以何為共哉。若言無因而生者。當思有因。尚不許言生。況曰無因哉。僧曰。審非四性所生。則世尊云何說。意根生意識。心如世畫師。無不從心造。然則豈非自生乎。又說心不孤起。必藉緣而起。有緣思生。無緣思不生。則豈非他生乎。又說。所言六觸。因緣生六受。得一切法。然則豈非共生乎。又說。十二因緣。非佛天人修羅作。性自爾故。然則豈非無因而生乎。智覺笑曰。諸佛隨緣差別。俯應群機。生善破惡。令入第一義諦。是四種悉檀。方便之語。如以空拳示小兒耳。豈有實法哉。僧曰。然則一切法是心否。曰若是即成二。僧曰。審爾則一切不立。俱非耶。曰非亦成二。汝豈不聞首楞嚴曰。我真文殊無是文殊。若有是者。則二文殊。然我今日。非無文殊。于中實無是非二相。僧曰。既無二相。宗一可乎。曰是非既乖大旨。一二還背圓宗。僧曰。如何用心。方稱此旨。曰。境智俱亡。云何說契。僧曰。如是則言思道斷。心智路絕矣。曰此亦強言。隨他意轉。雖欲隱形。而未忘跡。僧曰。如何得形跡俱忘。曰本無朕跡。云何說忘。僧曰。我知之矣。要當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當大悟時節。神而明之。曰我此門中。亦無迷悟。明與不明之理。撒手似君無一物。徒勞辛苦說千般。此事非上根大器。莫能荷擔。先德曰。盡十方世界。覓一人為伴。無有也。又曰。止是一人承紹祖位。終無第二人。若未親到。謾疲神思。借曰玄之又玄。妙之又妙。但是方便門中。旁贊助入之語。于自己分上。親照之時。反視之。皆為魔說。虛妄浮心。多諸巧見。不能成就圓覺。但以形言跡。文彩生時。皆是執方便門。迷真實道。要須如百尺竿頭。放身乃可耳。僧曰。愿乞最后一言。曰化人問幻士。谷響答泉聲。欲達吾宗旨。泥牛水上行。又嘗謂門弟子曰。夫佛祖正宗。則真唯識。才有信處。皆可為人。若論修證之門。則諸方皆云。功未齊于諸圣。且教中所。許初心菩薩。皆可比知。亦許約教而會。先以聞解信入。后以無思契同。若入信門。便登祖位。且約現今世間之事。眾世界中。第一比知。第二現知。第三約教而知。第一比知者。且如即今有漏之身。夜皆有夢。夢中所見。好惡境界。憂喜宛然。覺來床上安眠。何曾是實。并是夢中意識。思想所為。則可比知。覺時之事。皆如夢中無實。夫過去未來現在。三世境界。元是第八阿賴耶識親相分。唯是本識所變。若現在之境。是明了意識分別。若過去未來之境是獨散意識。思惟夢覺之境雖殊。俱不出于意識。則唯心之旨。比況昭然。第二現知者。即是對事分明。不待立況。且如現見青白等物時。物本自虛。不言我青我白。皆是眼識分。與同時意識。計度分別。為青為白。以意辨為色。以言說為青。皆是意言。自妄安置。以六塵鈍故。體不自立。名不自呼。一色既然。萬法咸爾。皆無自性。悉是意言。故曰。萬法本閑而人自鬧。是以若有心起時。萬境皆有。若空心起處。萬境皆空。則空不自空。因心故空。有自不有。因心故有。既非空非有。則唯識唯心。若無于心。萬法安寄。又如過去之境。何曾是有。隨念起處。忽然現前。若想不生。境亦不現。此皆是眾生日用。可以現知。不待功成。豈假修得。凡有心者。并可證知。故先德曰。如大根人。知唯識者。恒觀自心。意言為境。此初觀時。雖未成圣。分知意言。則是菩薩。第三約教而知者。大經云。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此是所現本理。能詮正宗也。智覺乘大愿力。為震旦法施主。聲被異國。高麗遣僧。航海問道。其國王投書。敘門弟子之禮。奉金絲織成伽梨。水精數珠。金澡瓶。等并僧三十六人。親承印記。相繼歸本國。各化一方。以開寶八年乙亥十二月示疾。二十六日辰時。焚香告眾。跏趺而化。明年正月六日。塔于大慈山。閱世七十有二。坐四十有二夏。

    贊曰。予初讀自行錄。錄其行事。日百八件。計其貌狀。必枯悴尪劣。及見其畫像。凜然豐碩。眉目秀拔。氣和如春。味其平生。如千江之月。研其說法。如禹之治水。孔子之聞韶。羿之射。王良之御。孫子之用兵。左丘明太史公之文章。嗚呼。真乘悲愿而至者也。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泰安 | 佳木斯 | 德宏 | 滕州 | 台湾台湾 | 马鞍山 | 荣成 | 黑龙江哈尔滨 | 大连 | 莆田 | 眉山 | 瑞安 | 肇庆 | 正定 | 吉安 | 延安 | 濮阳 | 白银 | 七台河 | 自贡 | 榆林 | 呼伦贝尔 | 莱芜 | 邳州 | 龙岩 | 三门峡 | 韶关 | 辽阳 | 杞县 | 赤峰 | 宁德 | 佳木斯 | 海南 | 崇左 | 辽阳 | 汕头 | 湘潭 | 张家界 | 白城 | 济宁 | 厦门 | 阳江 | 义乌 | 南京 | 安顺 | 桐城 | 安阳 | 荆门 | 东莞 | 汉川 | 保定 | 绍兴 | 潍坊 | 溧阳 | 海西 | 三河 | 莆田 | 巴中 | 武夷山 | 绵阳 | 新乡 | 包头 | 许昌 | 泗洪 | 许昌 | 阳泉 | 吉安 | 防城港 | 平潭 | 儋州 | 运城 | 益阳 | 巴中 | 迪庆 | 凉山 | 日照 | 固原 | 芜湖 | 商丘 | 崇左 | 徐州 | 北海 | 陇南 | 锦州 | 保亭 | 东阳 | 牡丹江 | 阳泉 | 龙岩 | 南京 | 红河 | 喀什 | 明港 | 乐平 | 沭阳 | 玉树 | 阜阳 | 钦州 | 楚雄 | 安康 | 枣庄 | 鞍山 | 巴中 | 忻州 | 灵宝 | 和田 | 保山 | 云南昆明 | 甘孜 | 蓬莱 | 灵宝 | 台湾台湾 | 吉林长春 | 清徐 | 广州 | 来宾 | 淮南 | 咸阳 | 安康 | 慈溪 | 仙桃 | 邢台 | 嘉善 | 盐城 | 姜堰 | 包头 | 宣城 | 宝应县 | 九江 | 吐鲁番 | 乐山 | 资阳 | 莱芜 | 阿里 | 荆州 | 忻州 | 固原 | 玉林 | 临沧 | 宣城 | 广元 | 运城 | 简阳 | 石狮 | 大庆 | 昆山 | 仁寿 | 益阳 | 唐山 | 辽源 | 揭阳 | 河源 | 榆林 | 咸阳 | 垦利 | 宝应县 | 阜新 | 惠州 | 惠东 | 台北 | 湘西 | 开封 | 沭阳 | 雅安 | 海南 | 湘西 | 安阳 | 绍兴 | 大兴安岭 | 慈溪 | 牡丹江 | 宝鸡 | 滁州 | 曲靖 | 赣州 | 西双版纳 | 博尔塔拉 | 曹县 | 漳州 | 包头 | 仁怀 | 黄石 | 桐城 | 新沂 | 吴忠 | 菏泽 | 阜阳 | 凉山 | 衡阳 | 雄安新区 | 韶关 | 邹平 | 义乌 | 柳州 | 萍乡 | 桐乡 | 运城 | 乐山 | 佛山 | 大庆 | 滕州 | 菏泽 | 辽宁沈阳 | 克孜勒苏 | 四平 | 四平 | 丽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