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4wec"><optgroup id="g4wec"></optgroup>
  •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xmp id="g4wec"><tt id="g4wec"></tt>
    <menu id="g4wec"><strong id="g4wec"></strong></menu>
  • <nav id="g4wec"><code id="g4wec"></code></nav>
  • 禪林僧寶傳
    慧洪覺范

    云居宏覺膺禪師

    禪師名道膺。幽州玉田人也。生于王氏。兒稚中。骨氣深穩。言少理多。十歲出家于范陽延壽寺。又十五年。乃成大僧。其師使習毗尼。非其好。棄之游方。至翠微會。有僧自豫章來。夜語及洞上法席。于是一缽南來。造新豐。謁悟本價禪師。價問。汝名什么。對曰。道膺。價曰。何不向上更道。對曰。向上即不名道膺。價喜以謂。類其初見云巖時祗對。容以為入室。膺深入。留云峰之后。結庵而居。月一來謁價。價呵其未忘情。于道為雜。乃焚其庵。去海昏登歐阜歐阜。廬山西北崦。冠世絕境也。就樹縛屋而居。號云居。衲子亦追求。而集散處。山間樹下。久成苫架。說法其下曰。佛法有什么多事。行得即是。但知心是佛。莫愁佛不解語。欲得如是事。還須如是人。若是如是人。愁個什么。若云如是事即難。自古先德。淳素任真。元來無巧設。有人問。如何是道。或時答[鹿*瓦]磚木頭。作么。皆重元來他根本。腳下實有力。即是不思議人。握土成金。若無如是事。饒汝說得。簇花簇錦相似。直道我放光動地。世間更無過也。盡說了合殺頭。人總不信受。元來自家。腳下虛無力。汝等譬如獵狗。但尋得有蹤跡底。若遇羚羊掛角時。非但不見蹤跡。氣息也不識。僧便問。羚羊掛角時如何。答曰。六六三十六。曰。會么。僧曰。不會。曰。不見道無蹤跡。又問。世尊有密語。迦葉不覆藏。如何是世尊密語。膺呼問者名曰。會么。曰。不會。曰。汝若不會。世尊有密語。汝若會。迦葉不覆藏。乃曰。僧家發言吐氣。須有來由。莫當等閑。這里是什么所在。爭受容易。凡問個事。也須識好惡。若不識尊卑良賤。不知觸犯。信口亂道。也無利益。并(音旁)家行腳。到處覓相似語。所以尋常。向兄弟道。莫怪不相似。恐怕同學多去。第一莫將來。將來不相似言語。也須看他。前頭八十老人。出場屋。不是小兒戲。不是因循底事。一言參差。即千里萬里。難為收攝。蓋為學處容易。不著力。敲骨打髓。須有來由。言語如鉗如夾。如鉤如鎖。須教相續不斷。始得。頭頭上具。物物上明。豈不是得妙底事。一種學。大須子細研窮。直須諦當。的的無差。到這里。有什么[跳-兆+典]跣處。有什么擬議處。向去底人。須常慘悚戢翼。始得。若是知有底人。自解護惜。終不取次。十度發言。九度休去。為什么如此。恐怕無利益。體得底人。心若獵月扇。口邊直得醭出。不是強為。任運如此。欲得與么事。須是與么人。既是與么人。不愁恁么事。恁么事即難得。又曰。汝等直饒學得佛邊事。早是錯用心了也。不見古人。講得天花落。石點頭。尚不干自己事。自余是什么閑。如今擬將有限身心。向無限中用。有什么交涉。如將方木逗圓孔中。多少聱訛。若無與么事。饒汝說得。簇花簇錦。也無用處。未離情識在。若一切事。須向這里及盡。始得無過。方得出身。若有一毫發去不盡。即被塵累。豈況便多。差之毫厘。過犯山岳。不見古人道。學處不玄。盡是流俗。閨合中物。舍不得。俱為滲漏。直須向這里。及取去。及去及來。并盡一切事。始得無過。如人頭頭上了。物物上通。只喚作了事人。終不喚作尊貴。將知。尊貴一路自別。便是世間極重極貴物。不得將來。向尊貴邊。須知不可思議。不當好心。所以古人道。猶如雙鏡。光光相對。光明相照。更無虧盈。豈不是一般。猶喚作影像邊事。如日出時。光照世間。明朗是一半。那一半。喚作什么。如今人未認得。光影門頭戶底。粗淺底事。將作屋里事。又爭得。又曰。得者不輕微。明者不賤用。識者不咨嗟。解者無厭惡。從天降下。即貧窮。從地涌出。即富貴。門里出身則易。身里出門則難。動則埋身千尺。不動則當處生苗。一言迥脫獨拔當時語言不要多。多則無用處。僧問。如何是從天降下。即貧窮。曰不貴得。又問。如何是從地涌出。即富貴。曰無中或有。又曰。了無所有。得無所圖。言無所是。行無所依。心無所托。及盡始得無過。在眾如無眾。無眾如在眾。在身如無身。處世如無世。豈不是無嬈其德。超于萬類。脫一切羈鎖。千人萬人得。尚道不當自己。如今若得。共起初一般。古人曰。體得那邊事。卻來這邊行李。那邊有什么事。這邊又作么生行李。所以道。有也莫將來。無也莫將去。現在底。是誰家事。又曰。欲體此事。直似一息不來底人。方與那個人相應。若體得這個人意。方有少許說話分。方有少許行李分。暫時不在。如同死人。豈況如今。論年論月。不在。如人長在。愁什么家事不辦。欲知久遠事。祗在如今。如今若得。久遠亦得。如人千鄉萬里歸家。行到即是。是即一切總是。不是即一切總不是。直得頂上光焰生。亦不是。能為一切。一切不為道。終日貪前頭事。失卻背后事。若見背后事。失卻前頭事。如人不前。后有什么事。僧問。有人衣錦繡入來。見和尚后。為甚寸絲不掛。曰。直得琉璃殿上。行撲倒。也須粉碎。乃曰。若有一毫許。去及不盡。即被塵累。豈況更多。不見尋常道。升天底事。須對眾掉卻。十成底事。須對眾去卻。擲地作金聲。不須回頭顧著。自余有什么用處。不見二祖當時。詩書博覽。三藏圣教。如觀掌中。因什么。更求達磨安心。將知此門中事。不是等閑。所以道。智人不向言中取。得人豈向說中求。不是異于常徒。息一切萬累道。暫時不在涂路。便有來由。非但惡眷屬。善眷屬。也覓不得。甚處去。通身去。歸家去。省覲去。始脫得諸有門去。去得牢籠。脫險難。異常徒。又曰。如掌中觀物決定。決定方可隨緣。若一如此。千萬亦然。千萬之中。難為一二。一二不可得。不見道。顯照底人即易得。顯己底人即難得。不道全無。即是希有。若未得如此。不受強為。強為即生惱。生惱即退道。退道則罪來加身。即見不得。說什么大話。汝既出家。如囚免獄。少欲知足。莫貪世榮。忍饑忍渴。志存無為。得在佛法中。十生九死。也莫相拋出。生入死。莫違佛法。斬釘截鐵。莫負如來。事宜無多。各自了取。有事近前。無事莫立。膺住持三十年。道遍天下。眾至千五百人。南昌鐘王師尊之。愿以為世世師。唐天復元年秋示微疾。十二月二十八日。為大眾開最后方便。敘出世始卒之意。眾皆愴然。越明年正月三日。問侍者。今日是幾。對云。初三。師云。三十年后。但云只這是。乃端然告寂。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慈溪 | 雅安 | 苍南 | 阿拉尔 | 襄阳 | 日喀则 | 建湖 | 烟台 | 巴音郭楞 | 遂宁 | 云南昆明 | 临沧 | 忻州 | 黔西南 | 衢州 | 滨州 | 汕尾 | 济源 | 莆田 | 红河 | 文昌 | 九江 | 广饶 | 贵港 | 山东青岛 | 白山 | 任丘 | 怒江 | 丽水 | 铁岭 | 梧州 | 商洛 | 吕梁 | 海西 | 万宁 | 菏泽 | 天长 | 十堰 | 遵义 | 本溪 | 呼伦贝尔 | 厦门 | 昌都 | 云南昆明 | 莱州 | 中卫 | 丽江 | 青海西宁 | 乌兰察布 | 保山 | 湛江 | 靖江 | 铜陵 | 黄南 | 广安 | 德宏 | 日照 | 张家界 | 铁岭 | 台中 | 惠东 | 莱州 | 台北 | 烟台 | 定安 | 伊犁 | 菏泽 | 张北 | 衡水 | 启东 | 吉林长春 | 雅安 | 开封 | 阳泉 | 榆林 | 乐平 | 吐鲁番 | 松原 | 海丰 | 台湾台湾 | 白城 | 扬州 | 台湾台湾 | 长治 | 凉山 | 芜湖 | 灌云 | 宜宾 | 镇江 | 乐平 | 灌南 | 黄冈 | 山西太原 | 青州 | 宁国 | 江苏苏州 | 连云港 | 景德镇 | 天长 | 南充 | 安顺 | 湖北武汉 | 遂宁 | 宁德 | 单县 | 咸宁 | 迪庆 | 肥城 | 乐山 | 迁安市 | 简阳 | 乐清 | 安顺 | 武安 | 广饶 | 本溪 | 铁岭 | 中山 | 长垣 | 长垣 | 十堰 | 景德镇 | 威海 | 达州 | 邹平 | 黔南 | 大兴安岭 | 瓦房店 | 海拉尔 | 阿克苏 | 大丰 | 云浮 | 焦作 | 启东 | 云浮 | 澳门澳门 | 锦州 | 南充 | 武夷山 | 沭阳 | 甘孜 | 灌南 | 迪庆 | 恩施 | 周口 | 甘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溧阳 | 清远 | 雄安新区 | 文昌 | 张北 | 鞍山 | 海拉尔 | 贵港 | 博尔塔拉 | 绵阳 | 武夷山 | 乌兰察布 | 岳阳 | 商洛 | 新泰 | 固原 | 寿光 | 海宁 | 吐鲁番 | 保亭 | 五家渠 | 通化 | 常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岳 | 克孜勒苏 | 肥城 | 鹤岗 | 公主岭 | 黑河 | 岳阳 | 铜陵 | 那曲 | 建湖 | 肥城 | 海东 | 日喀则 | 德阳 | 德宏 | 长治 | 嘉峪关 | 山西太原 | 烟台 | 淮北 | 保定 | 秦皇岛 | 迁安市 | 淮安 | 大庆 | 玉溪 | 铜陵 | 兴安盟 | 简阳 | 绵阳 | 深圳 | 邵阳 | 呼伦贝尔 | 葫芦岛 | 任丘 | 吉林 |